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82章    戳穿杨沫沫

    江莫被关在别墅里。

    虽然吃喝不愁,但这种禁闭的感觉,还是快将他逼疯了。

    他醒来之后,完全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干了那种事。

    他本来只是想找洛浅说清楚,希望姐姐可以说服贺家,放过他们。

    然而,去了甜品店之后,他不知怎么的就发疯了。

    完全失去了理智,被仇恨所蒙蔽。

    当时他的心,已经变成黑的了。

    他想的是毁掉洛浅,再杀掉洛浅。

    现在清醒过来,却是懊恼不已。

    就算姐姐是仇人,但也不能那样对她。

    没有姐姐,自己不会有今日,也不会上学。

    他是怨是恨,但那只是对贺家,对洛浅却没半点恨意。

    但他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好像被恶魔控制了一般。

    慕云靳刚刚进院,便听到江莫在疯狂的吼叫。

    苏夜辰已经先一步到了。

    慕云靳皱眉,“他两日一直如此?”

    苏夜辰点了点头,“没错,一直如此。”

    叫的嗓子都哑了,也不肯停下来。

    “浅浅呢?”

    苏夜辰没看到洛浅,到底有些诧异。

    他其实也担心洛浅过来之后,情绪会崩溃。

    虽然能揭发真相,但是那些过往,却是抹不掉了。

    “你以为我会让浅浅再见这些人?”

    慕少脸色微冷,提起这些人,他心情便极度的不爽。

    最伤人的其实还是自己的亲人。

    “这事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不管什么事,你都该遵循浅浅的意见。”

    “浅浅是我老婆,她的事情我做主。”

    慕少毫不客气的回击。

    苏夜辰:“”

    “你们虽然是夫妻,但你不能不尊重她。”

    “苏夜辰,你什么时候见我不尊重浅浅了?”

    慕云靳皱眉看着他,神色冷冽,“我与浅浅的事,那是我们的事,似乎与你并无关系。”

    慕少醋意十足,不管什么原因。

    他依然讨厌别人干涉他们夫妻间的事。

    在这事上,慕少也是小气的不要不要的。

    见此,苏夜辰也只是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看在他对妹妹一片真心的份上。

    他这个哥哥的确没什么多说的资格。

    若说愧疚,他们苏家愧对妹妹的最多。

    而慕云靳虽然伤害过洛浅。

    但他依然是她唯一的避风港。

    两人进了客厅。

    江莫在一个小卧室里关着。

    保镖打开了门。

    江莫立刻冲了出来。

    保镖上前按住了江莫。

    “放开我。”

    江莫怒吼一声,而后抬头看着两人,怒道:“你们为什么囚禁我,为什么!”

    “你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

    苏夜辰眼神微冷,颇为不耐的看着他,“你连自己的姐姐都害,你对得起她一直打工赚钱供你上学,供你花销?”

    摊上这么个弟弟,浅浅菇凉才真是可怜。

    “那是我跟姐姐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来管。”

    江莫别过了脸去。

    “那是我老婆,你伤害我老婆,你觉得我会怎样?”

    慕少脸色一冷,伸手掰了掰手腕,忽然上前,一拳砸在了江莫脸上。

    江莫瞬间吐出口血来。

    苏夜辰微微一怔,没想到慕云靳会自己动手。

    依着他的身份,就算想打人,也应该是让别人动手才是。

    然而,这一拳慕少很早前就想打了。

    这么欺负他媳妇,不打这一拳,实在难消心头那口气。

    江莫被保镖按着,不能还手。

    即便能还手,他也打不过慕云靳。

    他低着头,不吭声。

    若说这一拳是为洛浅打的。

    他心甘情愿的受着。

    毕竟是他对不起姐姐。

    慕云靳打完这一拳,便没打第二拳。

    只是冷漠的看了江莫一眼道:“从今以后,不要再去找浅浅,你不再是她的弟弟,她也不再是你的姐姐,你们两人恩断义绝。”

    “凭什么!”

    江莫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猛地抬起头,狠狠的瞪着慕云靳怒道。

    “就凭你为了杨沫沫,一再的伤害她,也不配做她弟弟。”

    “浅浅不会来见你,她不想见你。”

    见了如何,只怕见了才更难受,心头像是插了一把刀一样。

    所以,相见不如不见,就此断掉姐弟情。

    江莫有瞬间的沉默。

    他知道他做了荒唐事,也的确没脸见洛浅。

    “这事不关沫沫的事,我一个人敢作敢当。”

    江莫还在维护杨沫沫。

    须臾,他又道:“你们要处罚我,我接受,但是能不能先让我回家看看沫沫,沫沫还怀着孕,奶奶身体也不好。”

    闻此,保镖都快笑了。

    真是刚成年的年轻人啊,一脑子的翔。

    到现在居然还要为罪魁祸首开脱。

    “带他过来。”

    苏夜辰面色淡淡的吩咐了一声,然后转身去了别的房间。

    房间内有个大屏幕,屏幕上出现了杨沫沫的身影,正是楼上的房间。

    “沫沫!”

    江莫看到杨沫沫的身影,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你们为什么要抓沫沫,她怀着孕呢,你们有什么冲我来,不要伤害沫沫!”

    “你们这群没人性的家伙!”

    “封了他的嘴。”

    慕云靳实在嫌他厌烦,让人封了江莫的嘴。

    不然还不知道江莫会叫多久。

    杨沫沫也被关在这好几天了。

    她用过各种方法,又是威胁,又是寻死,又是装可怜的,想要出去。

    奈何这里的人根本不理她,该送饭送饭,该如何如何,绝不会跟她多说一句。

    须臾,门被打开。

    那个冒充江莫奶奶的老太太,还有贺家夫妇都被推了进去。

    “你们怎么来了?”

    杨沫沫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

    怎么所有人都被抓来了,苏家真的想一手遮天吗?

    见到杨沫沫,童露似乎更生气,愤怒的冲了过去,对着杨沫沫就是一巴掌,骂道:“都是因为你害了我们贺家,你还问我们怎么来了。”

    啪的一声,杨沫沫被打的退后几步,狼狈的很。

    江莫通过监控看到杨沫沫被打,又开始剧烈的挣扎。

    结果被保镖一脚踹地上按住,便彻底老实了。

    江莫的脑残,实在是连保镖都看不下去了。

    杨沫沫被打的糊里糊涂的。

    她伸手捂住脸,眼眸喷火,咬牙切齿道:“童露,你这个疯狗,你想做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