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78章  再做亲子鉴定

    没人想到,作为弟弟,江莫会出手伤洛浅。

    保镖可以保证洛浅的安全,随时跟着她。

    但总不能她在哪里,保镖都在场。

    没有谁会想到去防范自己的亲人。

    所以,这次的事不能怪保镖,也不能怪洛浅。

    要怪只能怪人心险恶,计谋狠毒,专门拿人亲人下手。

    好在这次有惊无险,苏夜辰赶到的及时。

    所以,洛浅算是顺利逃过一劫。

    “她还在昏睡,暂时醒不了。”

    苏夜辰皱了皱眉,本想发火。

    但想着眼前这人是自己的妹夫,也就罢了。

    毕竟小妹爱他。

    “你为什么会知道今日的事?”

    慕云靳转头看向苏夜辰,眼中满是疑惑。

    这事他都没得到任何风声。

    而且之前贺家那对夫妇的出现,他的确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却不想,贺家夫妇竟然是江莫的仇人。

    但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一出连环计。

    “我不想她受到伤害,自然会知道。”

    苏夜辰神色有些冷,皱眉看着慕云靳,“你是她老公,是最应该保护她的人。”

    “但是每次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在哪里?”

    “你连她身边潜在的危险,都察觉不到,你是真的爱她?”

    虽然苏大少没怎么发火,但是这指责也已经够严重了。

    慕云靳沉静的脸色,有所变化。

    他沉默半响,冷着脸开口,“我与浅浅的事,无需你一个外人过问。”

    苏夜辰一噎,眉头微微皱了下,眼中闪过一抹不知名的情绪。

    他现在的身份,的确只是个外人。

    “虽然我只是个外人。”

    苏夜辰沉默片刻,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冷冽,“但是我不许浅浅再受任何伤害,若她再受伤害,我会带她离开。”

    说完,苏夜辰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昏睡的洛浅,便离开了病房。

    慕少面色微冷,越发疑惑。

    他们夫妻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插嘴了?

    苏夜辰出了病房门。

    项灏在外面等着,“总裁,医生联系好了,亲子鉴定能立刻着手做。”

    “嗯,我亲自去。”

    苏夜辰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头发,神色复杂。

    他其实有很多机会可以做这个亲子鉴定。

    血迹,头发都可以。

    然而,他之前亲口问过洛浅,洛浅不肯做。

    他不想伤害妹妹。

    可如今看到妹妹还是一再的遭受苦难。

    他还是决定去做一次。

    有了这份亲子鉴定,谁都没办法往洛浅身上泼脏水。

    即便查不到当年的真相,只要有这份鉴定在。

    就不会有人质疑洛浅的身份。

    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接妹妹回家。

    “魏潇潇醒了没有?”

    苏夜辰边往医生办公室走边问道。

    “医生说今天能醒,咱们的人盯着呢,二少爷早上也来过了。”

    项灏急忙开口回了一句。

    “嗯,继续盯着,等魏潇潇醒了,立刻通知我。”

    苏夜辰已经知道了那日所发生的事。

    “还有林妈,一并盯着。”

    “总裁放心,林妈我们一直盯着,保证盯死了她。”

    林妈出手大婚魏潇潇。

    苏夜辰便明白了,这个林妈大有问题。

    只是他不知道林妈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

    摸不准是不是苏晴收买了林妈,还是林妈另有隐情。

    关于林妈的事,他也已经派人着手调查。

    相信没几日就会出结果。

    项灏联系好了相关医生。

    苏夜辰亲自将头发给了医生,“这件事一定要保密,对任何人都保密,你亲自盯着做,不要出任何差错。”

    上次的鉴定结果,肯定被人做了手脚。

    至于为什么会被做手脚。

    那是因为苏晴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自然会有所防备。

    现在苏夜辰想来,也觉得自己实在大意,当时不该在公开场合同慕云靳说那些事。

    被人听去了也不知道。

    苏夜辰特意派了人盯在魏潇潇病房外。

    只等着魏潇潇醒来之后问话。

    苏晴得知此事之后,在家中坐立不安。

    “都是你,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手,现在好了,大哥他们起了疑心,二哥天天往医院跑,他们在等魏潇潇醒来。”

    “魏潇潇已经与我撕破了脸皮,一旦醒来,肯定会揭穿我!”

    苏晴在卧室内烦躁的来回走着。

    她气恼的指责着林妈,面色极冷。

    她怕魏潇潇醒来指认她。

    现在已经魏山峰还没处理完,魏潇潇又与她撕破了脸皮。

    安莹儿还在催促她帮助安家东山再起。

    她唯一的办法就是偷盗苏氏的商业机密,然后去卖给别人,拿到钱解决安莹儿的威胁。

    同时也能给自己一个不错的保障。

    可是魏潇潇即将醒来。

    眼看身份的秘密再也压不住,苏晴几乎疯魔了。

    林妈站在一旁备受指责与煎熬。

    她当时只是想让魏潇潇闭嘴。

    却没想到这一砸,竟然砸出这么大的事。

    “你说话啊,哑巴了,当初打人的时候,怎么动作那么快,现在却什么也不说了,是要死了吗?”

    苏晴转头看着林妈怒道:“林妈,如果我完了,你也不会好过,咱们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你知不知道!”

    苏晴的指责很让林妈伤心。

    她做了这么多,甚至已经想到了杀人。

    为的只是女儿能好好的。

    她对女儿向来是别无所求。

    “怎么办,魏潇潇马上就要醒了,我要完了,我要被赶出苏家了,我不要过洛浅以前那种生活,我不要变的像她一样穷,什么都买不起,我才不要!”

    苏晴抓着自己的头发,狼狈的坐了下来。

    她眼眸通红,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一心想要掩埋身份的秘密。

    可越是掩埋,越是埋不住。

    越是掩埋,证据就越多,证人也就越多。

    苏晴几乎要疯癫了。

    林妈站在一旁,看着女儿这样痛苦,心中也是痛苦的很。

    而且苏晴怕,她也怕。

    她不怕自己出事,怕的是女儿失去所有的幸福。

    她当年费了那么大的力气,那么多的心思,才能让女儿在苏家留下来。

    如今怎能因为一个魏潇潇,那个男人的女儿,失去这一切呢?

    “晴儿,你别担心,我这就去解决那个祸害!”

    林妈一咬牙,打定了主意,转身下楼,急匆匆的赶往医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