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77章  苏大少飞身救人

    洛浅的保镖见此,立刻意识到不好。

    急忙下车跟了上去。

    记者们看到苏家少爷,顿时感觉来了新闻源。

    一个个的想要偷拍。

    谁知他们刚刚拿出相机,还没开拍。

    保镖便全粗鲁的打开了车门,直接抢过相机砸了。

    “啊,你们干什么。”

    “不要砸我相机啊。”

    杨沫沫坐在车上,正津津有味的等着。

    忽然看到苏夜辰出现,顿觉不好。

    她二话不说,驾车便逃。

    然而,车子刚刚转过去。

    就被两辆车拦住了。

    保镖开车一前一后拦下了她。

    杨沫沫被迫停车。

    一个保镖上前砸开车门,拽住了她的肩膀。

    “啊,让开,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要碰我,滚开!”

    杨沫沫瞪大了眼睛,不断的挣扎,“干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我要报警了,放开我!”

    然而,保镖根本不搭理她,眼神都没丢给她一个,直接将人拽了下来,塞进了他们自己车子里。

    然后毫不客气的用绳子绑了。

    另外一个保镖直接拿了胶带,封住了杨沫沫的嘴。

    项灏只见自家总裁一脚踹开了里面某间小屋的门,怒不可遏。

    他感觉,接下来会有人倒霉。

    他已经联络了经理清场,直接包下了甜品店。

    甜品店里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赶走了所有客人。

    所以,今日不论出什么事,都不会有别人看到。

    苏夜辰踹开门的时候。

    江莫还在撕扯洛浅的衣服。

    洛浅靠在墙角,像个破碎的娃娃,无助哀伤绝望。

    看到这一幕,苏夜辰脸色蓦地一冷,心底压制的怒火,顷刻间全部爆发出来。

    他一个箭步冲上去,握紧拳头,一拳砸在了江莫肩上。

    随后一脚将人狠狠的踹飞。

    江莫的身子狼狈的砸在墙上,又滚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

    洛浅浑浑噩噩的闭上眼睛,又睁开。

    她迷迷糊糊中,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她本能的伸手求救,绝望的发出低吼,“救我,求求你,救我”

    她不能跟弟弟发生这种事,天理不容!

    她不能背叛自己的老公。

    “浅浅,别怕。”

    苏夜辰见她身上的衣服被扯的凌乱不堪,急忙脱下西装外套给她穿上,系好扣子,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浅浅,没事的,我带你离开这。”

    他尽力压住内心想要杀人的怒气,温和出言安抚妹妹。

    洛浅伸手,用尽力气抓住他的袖子。

    她身上很热,像是火炉一般。

    她难受的几乎死去,那种熟悉的感觉,几乎将人折磨疯。

    她泪如雨下,绝望的看着他,“送我去医院,我好难受。”

    真的好难受,恨不得去死。

    苏夜辰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脸色潮红,浑身滚烫。

    一看便是中了药。

    苏夜辰担心的很,不敢有所耽搁,抱紧她,低声道:“浅浅,我这就带你去医院,你放心大哥会一直陪着你,不会有事的。”

    苏大少连闯了无数红灯才跑到这。

    但仍然觉得自己来晚了。

    如果自己再早几分钟,妹妹就不至于受这些罪了。

    苏夜辰带着洛浅火速赶往医院。

    临走的时候,他转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江莫,冷声道:“打,留一口气便可。”

    那意思是只要人不死,随便怎么打都成。

    洛浅被欺负成这个样子。

    他这个当哥哥的怎么可能山善罢甘休。

    当苏夜辰抱着洛浅从甜品店出来的时候。

    杨沫沫彻底傻眼了。

    怎么会!

    她的计划天衣无缝,怎么会被人发现。

    杨沫沫面如死灰,直接瘫坐在了车中。

    这是她最好一次机会。

    一旦江莫清醒,就再也不可能相信她了。

    她再也没机会鼓动江莫陷害洛浅了。

    这次是背水一战。

    不想却还是失了手。

    洛浅被送进了医院。

    她中了不止一种药。

    医生给她打了针。

    好在送的及时,没什么大事。

    只是人很疲惫,筋疲力竭,正沉沉的睡着。

    苏夜辰守在一旁,看着沉睡中的妹妹有些心疼。

    “浅浅。”

    他伸手,替她撩开挡在额前的发,叹了口气轻声道:“对不起,都怪大哥不好,你丢了这么多年,大哥却一直没察觉。”

    “之前第一次见到你,也未能怀疑什么。”

    “这几日,大哥去查了你以前的事,知道了很多,那些事虽然大哥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一幕幕却都很奇怪的在脑海中出现,一点一滴,挥之不去。”

    “大哥真的很抱歉,从未真正疼爱过你,让你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

    苏夜辰满心愧疚,而且几乎在这种愧疚中无法自拔。

    他刻意去查了许多事。

    洛浅从小到大的资料,全部摆在了他面前。

    还有她经历的那些苦难。

    贫穷、欺辱,多少的责任压在她肩头。

    她硬生生的一步步咬牙挺了过来。

    苏家有多少钱?

    连他自己都不能有个准确的数字。

    苏家缺什么,也不会缺钱。

    然而,为了钱,洛浅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每次交学费,都是她最痛苦的时候。

    学费东拼西凑,连存钱罐的钱都拿出来,还要延期交,才能交的上。

    好在洛浅学习成绩好,老师对她不错,经常帮她垫付学费,也不催她。

    不然,她大概连高中都上不完。

    毕竟,她不止要付学费,还有自己的生活费,以及弟弟的生活费。

    纪珍赚的那点钱,也不足以供两个学生。

    苏夜辰不想回顾那些事。

    但是他必须回顾,他要一件件的,一点点的回忆。

    他要记住妹妹受的这些苦。

    他要一点点补偿她,倾尽一生,将她所受的苦都补偿回来。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很急促。

    除了慕少大概没谁了。

    苏夜辰神色微微一变。

    他起身,帮洛浅掖好被子,犹豫了片刻,还是轻轻的扯下了洛浅的头发,攥在了手中。

    慕云靳推门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滚开!”

    他愤怒的低吼,疾步走了过来。

    苏夜辰握紧手中的头发,退到了一旁。

    “浅浅。”

    慕云靳走过来,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轻轻换了一声,心疼至极。

    千防万防,防得住外人,防不住自己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