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76章  你是仇人的女儿

    洛浅着实被江莫这个样子吓到了。

    江莫好像魔怔了似的。

    “小莫,你怎么了?”

    她走上前,伸手摸了摸江莫的额头。

    江莫的额头很烫,似乎是发烧了。

    “小莫,你发烧了,怎么没去看医生呢,走,我带你去看医生。”

    洛浅伸手,欲要带江莫去看医生。

    谁知江莫却狠狠的将她推开。

    洛浅狼狈的退后几步,身子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她疼的皱起了眉头,脸色难看的很,“小莫,你干什么?”

    “姐。”

    江莫红着眼睛看着她,忽然逼近她,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为什么要杀我父母,你为什么要让我变成一个没家的孩子!”

    他掐着洛浅的双手逐渐用力。

    洛浅瞬间窒息,浑身软绵绵的也没力气。

    不知道这房间里是不是有人下了药。

    她想要挣脱江莫,却根本没力气。

    她费力的张了张嘴,视线模糊。

    看着面色扭曲的弟弟,她心中一片痛苦与绝望。

    她防着很多算计她,设计她,报复她。

    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弟弟也会设计她。

    她对弟弟完全没有任何设防之心。

    却不想,最终还是要毁在亲人身上。

    “小莫,我是你姐姐”

    洛浅眼中的泪水,在眼眶不断的打转。

    她是跟他相依为命的姐姐啊。

    为了这个弟弟,她可以说是掏心掏肺。

    却没想,弟弟最后要掐死她。

    听到这话,江莫的意识,突然有瞬间的清醒。

    他猛地松开了洛浅,连连后退。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瞪大了眼睛,不知自己在做什么。

    然而,他又忽然想起了父母的仇。

    于是便愤怒的冲着洛浅吼,“你是贺家的女儿,贺家因为你害死了我爸妈,都是因为你。”

    洛浅缓缓滑落在地上,一点力气没有。

    她听的一头雾水。

    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莫的父母是谁?

    她紧紧皱着眉头,动了动唇,轻声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是贺家的女儿,谁告诉你这些的,杨沫沫?”

    她直觉除了杨沫沫那个女人,大概也没谁能设计这一出了。

    “你不要再狡辩了,你就是贺家的女儿!”

    “贺家因为丢了你,把气全撒到我爸妈身上,害死了他们,使我成为了孤儿!”

    江莫愤怒的说着,情绪不太受控制。

    他双眸通红,恶狠狠的瞪着洛浅大喊道:“虽然你照顾我,关心我,供我上学,可这都是你该做的,你是在还债!”

    “但即便如此,也换不回我父母的命,换不回来!”

    洛浅有气无力的靠在墙角,她已经不想跟江莫说什么了。

    她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只觉浑身上下都难受的很。

    而且身体里充斥着一股燥热,正缓缓的漫布全身。

    那种感觉很熟悉。

    她脑子一懵,难道中了那种药?

    而对面的男人是她弟弟。

    洛浅开始觉得恶心,想吐。

    她恨不得爬起来,杀了那个下药的人。

    然而,她没有半分力气。

    江莫说着说着,语气忽然又变了,他一脸哀求的看着洛浅道:“姐,求求你跟你爸妈说说,放过奶奶吧,奶奶她年事已高,经不起你们这样的毒打的。”

    “奶奶,奶奶怎么了?”

    洛浅咬着唇,努力的去散着身体的不适感。

    她凝眉看着江莫,脑子一片混乱。

    依然不知江莫在说什么。

    为什么奶奶有事她不知道?

    “奶奶被你害死了,快被你害死了!”

    江莫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

    洛浅感觉江莫已经疯了。

    她不再与江莫废话,着急的去翻自己的手机。

    谁知江莫看到她这一举动,却是猛地上前,将她的包夺过来扔到了一旁。

    “你不许动,不许动听到没有”!

    “你想做什么,打电话给慕云靳吗,让他来抓我吗?”

    江莫将洛浅的包丢到一边,甚至还踩了一脚。

    啪的一声,洛浅放在包里的手机,直接被他踩碎了。

    “江莫,你到底要做什么,你给我滚出去!”

    洛浅扶着墙,欲要起来。

    可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她用尽力气冲着江莫喊,眼泪几乎奔流而出。

    为什么她最疼爱的弟弟会变成这样1

    “为什么要我滚,是不肯答应放过奶奶吗,你们都把我爸妈害死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残忍,斩尽杀绝!”

    “我爸妈已经不在了,你们还要怎样,姐我们姐弟这么多年,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跟我的家人!”

    江莫蹲在她面前,一脸痛苦的看着她,表情无比纠结。

    洛浅感觉身体里的不适感,越来越浓。

    她甚至无力与江莫说话。

    当然,很快江莫也中了招,兽欲突发。

    这股**来的实在太快,

    连江莫自己都没想到。

    等他差距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猛地伸手抓住了洛浅的肩膀,眼中的恨意,逐渐转化为**。

    洛浅对那种眼神实在太熟悉了。

    她不断的摇头,面上闪过一抹惊恐,“小莫,你清醒一些,我是你姐姐,你不能这样”

    她现在很清醒,很明白。

    她是被人算计了,而且一定有人在外面等着。

    等她跟江莫发生什么,便会冲进来。

    就算有保镖在,估计也拦不住。

    而且现在也没人知道她的处境。

    没人来救她。

    江莫开始撕扯她的衣服,红着眼睛,没有任何理智。

    洛浅的意识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她费力的抓紧衣服,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为什么就连弟弟也这样对她!

    这样的事情,荒唐至极!

    杨沫沫躲在外面看好戏。

    她一直没下车,所以保镖没发现她。

    她联络好的媒体记者,也早就在周围等着了。

    只需要杨沫沫一个信息过去。

    他们便会立刻闯进去。

    杨沫沫没说别的,只说有关慕家少奶奶。

    关于慕家的新闻,他们可一向关心的很。

    黑色的宾利疾驰而来。

    苏夜辰一身白色西装从车上走下来。

    他神色有些急,眉头紧皱,一副生人勿进的气息。

    后面跟着停了一排的车。

    项灏调动了不少人过来。

    “除了杨沫沫之外,其他人全部让他们滚!”

    苏夜辰冷漠的吩咐了一声,便着急的进了甜品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