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让我好好想想。”

    苏晴皱了皱眉,也有些为难。

    慕氏比起苏氏,不但一点不差,而且可能更胜一筹。

    因为曾经对慕云靳有过兴趣,所以她是调查过慕云靳的事情的。

    知道这位慕家大少是个狠角色,根本不好招惹。r1

    只是她对慕云靳的话还有些疑惑。

    感觉二人根本不像是结了婚的样子。

    她刚刚偷偷观察过洛浅的神色,很不自然。

    两人似乎并不熟悉似的,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唉,我说芊柔你大哥也真是的,晴儿多好啊,身份高贵,长得又漂亮,人又聪明有才学,他怎么就处处护着洛浅,今日还让晴儿出丑,我都看不下去了。”

    洛姝雅见苏晴有所动摇,故意开口,激发矛盾。

    “我哥只是一时糊涂,他还是喜欢晴儿的,更何况在我心里,晴儿才是我唯一的嫂嫂,你别胡说。”

    白芊柔顿时不满起来,狠狠的瞪了洛姝雅一眼。

    洛姝雅也就识趣的闭了嘴。

    但苏晴听到这话,便想起了之前白陌枫看洛浅的眼神,顿时面色一冷,哼了一声道:“按照原计划进行,慕云靳刚刚不是说了吗,他是洛浅唯一的男人,所以我今日就要让他看看,他的女人被一群乞丐玩弄的样子!“

    苏晴眼中浸染了一抹毒辣。

    见此,洛姝雅低头,无声一笑。

    看这次洛浅那个贱人还怎么嚣张。

    最好能被乞丐弄大肚子,让她生不如死。

    二十分钟之后。

    订婚宴进行到最激动人心的时候。

    苏晴与白陌枫拥吻。

    苏晴闭着眼睛,宛如高贵的公主。

    白陌枫却一脸的木然,吻上苏晴的时候,脑海里全是洛浅的影子。

    “好!”

    宾客们鼓掌欢呼,送上祝福。

    蓝芷在一旁看着,颇为感慨。

    女儿订婚了,也算是成大人了,希望以后少点任性吧。

    人人都知道苏家这位唯一的小姐刁蛮任性,在学校里就是小太妹,不知道打了多少她看不惯的同学。

    严重的时候,差点闹出人命。

    不过苏家家大业大势力大,所有的事情都被摆平。

    本来蓝芷不想让女儿这么早订婚。

    这都什么年代了,很少有年轻男女喜欢很早订婚结婚的。

    奈何,苏晴一心扑在白陌枫身上。

    她无奈只好同意二人先订婚。

    至于结婚的事情,等苏晴学业完成再说。

    洛浅始终很安静,即便跟大家一起举起杯中的酒,也是最真挚的祝福。

    她不喜欢苏晴,却希望白陌枫可以幸福。

    她知道对自己,白陌枫从没有恶意。

    之后,开始播放舞曲,大家三三两两的跳舞。

    不喜欢跳舞的,便拿着酒杯跟好友交谈。

    虽然是苏晴跟白陌枫的订婚宴。

    但慕大总裁一到,却成了闪光点,生意场上的各位老总,轮番过来打招呼。

    都想借着这次机会,跟慕总裁结识一下,希望能跟慕家合作。

    他们谈的事情,洛浅没有兴趣,便悄悄的推了出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安静的品她喜欢的甜点。

    女孩子都是喜欢甜点的,洛浅也不例外。

    不想,洛万成却端着一盘蛋糕挤了过来,“浅浅,爸爸知道你喜欢吃蛋糕,特意给你拿过来的。”

    此刻的洛万成,掩饰掉了所有的威严跟冷酷,笑的温和,甚至带了点谄媚的味道。

    洛浅冷眼看着,伸手推开洛万成的蛋糕道:“多谢洛总,我吃云靳特意为我选的甜点就好。”

    这是她第一次喊慕云靳的名字,无外乎是想气一气这个过分的养父罢了。

    慕大总裁虽然距离她有点远,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深邃的黑眸,微微一闪。

    忽然觉得自己的名字,由她小嘴里喊出来,特别舒服。

    “那是,那是,当然是慕少的眼光好。”

    洛万成识趣的将自己选的蛋糕丢在了一旁,笑着问道:“浅浅把你的银行账号给爸爸一个,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爸爸会按时给你打生活费的。”

    “不必了,云靳给了我卡。”

    “”

    “那不一样,慕少是慕少的,爸爸是爸爸的心意”

    “洛总,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宴会马上结束了,我还要跟云靳回去。”

    洛浅冷声打断了他的话。

    洛万成脸上划过一抹尴尬,却还是开了口,“浅浅,你知道爸爸的公司最近遇到了点危机,也没什么好的项目,所以能不能跟慕少说一声,给我们公司两个项目,不,一个项目也成。”

    慕氏集团只要给洛万成一个小小的项目,就够他翻身的了。

    现在不过是弄到了一笔不多的资金,在强撑而已。

    洛浅眯眼看着他,看着昔日想要卖掉自己的父亲,站在这不断的祈求自己。

    她心中没有任何快意,唯有恶心,恶心这男人的嘴脸。

    “浅浅,我知道以前的事情是爸爸不好,但你我终归是父女,你说小时候你那么点就到了洛家,如果不是爸爸你能长大吗?”

    洛万成开始打亲情牌。

    然而,洛浅跟他的那点亲情,早被他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给磨灭了。

    洛万成一直说,洛浅只是安静的听,不再多发一言。

    这难免让洛万成有些尴尬。

    就在这时,洛姝雅笑着走了过来,手里端了两杯红酒。

    “爸,您过去跟那些叔叔伯伯说话吧,我跟姐姐说说。”

    洛姝雅笑的灿烂,纯良无害。

    “姝雅,别闹。”

    洛万成皱眉,担心小女儿再惹出什么事来。

    “爸,您就别担心了,我知道我错了,这不我专门端了酒来,跟姐姐道歉了吗?”

    洛姝雅轻笑一声,将洛万成推开,催促道:“快走了,我跟姐姐好久没在一起说话了,你不要打扰我们。”

    待到洛万成走后,洛姝雅将其中一杯酒递给了洛浅,咬了咬唇,有些尴尬的开口,“对不起姐姐,之前是我错的太离谱了,我,我还真以为你在外面做了那样的事呢,没想到你是跟慕少在一起了。”

    “姐姐,这杯酒就当妹妹向你赔罪了。”

    洛姝雅端着那杯酒不放,眨了眨眼睛,委屈道:“姐姐,不用多喝,只要一小口你就算原谅妹妹了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