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68章  仇人

    老人坐在长椅上,抹了把眼泪,心酸道:“事情是这样的,二十一年前,他们家女儿出生。”

    “他们家跟我们家是邻居,关系很好,但那时候都很贫穷,日子不好过,他们家还出了事,养不起女儿。”

    “我儿媳就提议,把孩子送孤儿院,后来我儿媳陪着童露去了圣晨孤儿院,将孩子丢给了孤儿院。”

    “可自那以后,童露就因为想孩子,天天上我们家闹,说是因为我们才丢了孩子。”

    老人叹了口气,继续讲,“我们以为他们闹闹也就罢了,后来我们搬了家,也不做邻居了,儿子做生意渐渐有了起色,他们家也过的不错,我们家小孙子也出生了。”

    “谁知他们怀恨在心,设计搞垮了我儿子的生意,还怂恿我儿子去借高利贷,最后我儿子实在还不起,便跳楼自杀了,儿媳也殉情随着他一起去了,孙子不知道被他们扔去了哪家孤儿院。”

    “他们贺家害的我们家破人亡,如今见了我还百般毒打,实在没有天理。”

    老人说的很悲伤。

    杨沫沫跟江莫听的也很气愤。

    他们将老人送回了家,才打车回去。

    路上江莫愤愤不平道:“这贺家真不是东西,他们自己丢了姐姐,还要怪别人,害的别人家破人亡。”

    “这种行为,简直猪狗不如!”

    “是啊,也不知道老人家的孙子,若是知道父母被人害死会怎样。”

    杨沫沫依偎在江莫怀里轻轻叹了口气。

    江莫愤愤不平道:“那还用说,肯定要找贺家报仇,弄的他们家破人亡,才算让父母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江莫脾气一向冲动。

    而且年轻,血气方刚,听到这种不平的事情,会表现的很激动。

    杨沫沫仔细观察着江莫的神色,轻轻的勾了勾嘴角。

    真好啊

    她要的就是他们姐弟自相残杀。

    三日之后,江莫在家陪着杨沫沫看书,还给肚子里的孩子讲故事。

    纪珍则早就拿起了针线,戴着老花镜,给还未出生的小孩子做衣服。

    虽然现在很多衣服,已经不用自己做了。

    可纪珍却总想为自己宝贝的小孙孙做些事情。

    不想,外面来了不速之客,被保安拦住不许进。

    有人来叫江莫,说有位老太太要见他。

    江莫出去之后,才发现是那天被打的老人。

    “老奶奶,您有事?”

    江莫一头雾水的看着那位老人。

    老人穿的很薄,一个劲的打颤。

    江莫看着有些担忧,忙道:“您还是进来吧,有什么事情进来再说。”

    老人跟着江莫进了屋。

    杨沫沫放下手中的书,惊讶道:“老奶奶,怎么是您啊,您有事吗?”

    老人没看她,而是忽然抓着江莫的手,哭了起来,“宝贝孙子,奶奶可算找到你了。”

    “奶奶找了很久,前天才翻到你妈妈遗留下的日记,找到了你的下落。”

    老人抱着江莫哭了起来。

    江莫则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意思?

    纪珍也唬了一跳,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来看着那位老人道:“这是怎么回事,你跟我孙子什么关系?”

    老人抬头看了纪珍一眼,不住的摇头,“他不是你孙子,他是我孙子,他爸妈走了,我就这么一个亲人了,你们不能抢走我孙子啊。”

    “老奶奶,您有什么话,好好说,别激动。”

    杨沫沫急忙出言劝慰。

    老人哭了很久,情绪才算恢复过来。

    她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一个泛黄的笔记本。

    里面记录了一个女人心酸的一声,以及将儿子扔进圣晨的绝望。

    而日记本上所描述的,跟江莫进孤儿院的情况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江莫是老人的孙子,乳名腾腾。

    江莫不肯相信这个结果,跟老人去了圣晨,查了档案,证明他的确是当年那个孩子。

    档案上清晰的记录着,他十几年前,被一个女人抱着进了圣晨,还留下了一些东西。

    “也就是说,害死我爸妈的仇人是贺家?”

    江莫从圣晨回来,已经是晚上了。

    他狼狈的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

    老人狠狠的点了点头,“没错,的确是贺家,是他们设计害死了你爸妈,可惜他们不是直接杀人,警察也不管。”

    “所以咱们家的仇,到现在都不能报。”

    “腾腾,你原本应该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中,可他们因为丢了女儿,却拿咱们家人撒气,再后来他们的女儿被人领养,他们找不回女儿,便下了狠手,害死了你爸妈。”

    “可贺家的女儿是姐姐啊,那”

    杨沫沫惊呼一声,话还没说完,便吓的伸手捂住了嘴巴。

    纪珍在楼上休息,并未听到动静。

    江莫浑身一震,坐在沙发上,脸色惨白。

    也就是,他跟姐姐是仇人。

    是因为姐姐的丢失,自己爸妈才死的?

    “腾腾,你爸妈死的冤枉啊,你可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啊,不然他们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

    老人还在一旁撕心裂肺的哭。

    江莫心中的滋味难以言喻。

    虽然他对父母没有记忆,可他到底是他的亲生父母。

    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洛浅的事,他也不会成为孤儿。

    更何况,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为人子女者,若是不为父母报仇,那还算人吗?

    可那个仇人是他姐姐啊

    起因全都是因为洛浅。

    姐弟俩明明应该是世界上的至亲亲人,但是现在却成了仇敌。

    他不知该怎么办。

    偏偏老人还在一旁哀嚎。

    杨沫沫转身去倒水,藏在手中的一粒药,瞬间丢入了杯中,很快融化。

    “小莫,来先喝杯水,不要冲动。”

    她将水递给江莫,一脸关切之态。

    江莫看到她的笑容,情绪稍微平静了些。

    他接了水,一口口喝下,却错过了杨沫沫眼中的算计。

    那些药啊

    老人还在一旁说着贺家的恶行,并且一直将话题往洛浅身上引。

    江莫听的有些头疼,有些烦躁。

    开始只是轻微的烦躁,后来便成了暴躁。

    在听老人喋喋不休抱怨三个小时之后,忽然猛地一拍桌子喝道:“住口,别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