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67章  派人盯紧他们

    “女儿,你为什么不认我们,我们可是你的亲生父母啊,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童露被保镖拽走,仍然不死心,愤怒的大喊大叫。

    陈晴丹更是夸张,一拍胳膊大喊起来,“洛浅,你这样实在太没良心了,他们找你找的那么苦,你却因为自己成了慕家的人,攀了高枝,不想认你的父母。”

    “他们为你愁白了头,你怎么就这么没良心,你这样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女儿,你不能不认我们,这事就算闹到警察局,闹到法院,你也是我们的女儿,改变不了。”

    “洛浅,你不认亲生父母,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童露哭,陈晴丹闹,真是好一处闹剧,还惹来不少围观的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洛浅也实在悲催,好端端的惹祸上身。

    还以为这事就此结束,谁知道那个所谓的副院长,会带着她那所谓的父母出现。

    看到那两人的时候,她心中是没什么感觉的。

    甚至有些厌恶。

    所以,她相信自己内心的判断。

    哪怕有亲子鉴定在,她也不相信自己是他们的女儿。

    几人被保镖赶走。

    陈晴丹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在看到洛浅不肯认亲的时候,一直指责她。

    似乎她不肯认那对所谓的父母就该去死似的。

    “姐,他们真是你父母吗,我看有圣晨的证明。”

    “对了,还有那亲子鉴定,我看也是权威医院做的。”

    江莫头脑简单,看到证明,就以为是真的。

    更何况,那些人还带了不少证物过来。

    而且江莫也不会多想,有人会冒充这个。

    “不知道。”

    洛浅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并不想寻找什么亲生父母。”

    见此,江莫也道:“姐,你别担心了,你不想认就不认,想认就认,不管怎样,你永远都是我姐,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

    杨沫沫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了桌上,笑看着洛浅,甜甜的开口,“姐姐,奶奶给你做的排骨,正好我跟小莫没事,过来给你送,你记得趁热吃哦。”

    她一口一个姐姐,叫的实在亲切。

    洛浅脑子有些乱,随便敷衍了一句。

    “嗯,我一会就吃,你们回去休息吧。”

    童露与贺明的出现,让她感觉很奇怪。

    多少年了,没人寻找她,怎么现在就冒出来了。

    甚至连亲子鉴定都做好了。

    看上去很真,可又看上去很假。

    保镖将几人赶出去。

    那几人除了嚷嚷之外,竟然没任何反抗的意思,似乎给个台阶便下似的。

    苏大少被人忽视的彻底。

    江莫仇视苏家人,所以并未跟苏大少打招呼。

    至于杨沫沫,不过完全将自己当个局外人罢了。

    “那姐姐不要忘了,下次我再来给姐姐送,我跟小莫先回去啦。”

    杨沫沫开心的很,精神好了许多,人也胖了不少,跟前几天比,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拉着江莫离开。

    江莫给她整了整衣服,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才带她离开了浅滩。

    两人恩爱的样子,对于大街上那些单身狗来说,实在是暴击。

    二人走后,苏夜辰走过去,帮洛浅整理东西,看到她心情并未受很大的影响,才算放心了些。

    “浅浅,你不必听他们胡说,圣晨的管理,一直很混乱,里面孩子保留下来的头发,早就没了。”

    “所以他们去做亲子鉴定根本不可能,那份亲子鉴定一定不是拿你的头发做的。”

    这种小小的把戏,谎言拙劣,一戳就破。

    童露装作很悲伤的样子。

    可强装出来的悲伤,还是很容易露出破绽的。

    闻此,洛浅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她立刻抬头,敏锐的看向苏夜辰问道:“大少爷,你是怎么知道,圣晨那些孩子的头发早就不在了的?”

    圣晨为了让那些孩子认亲方便,每个孩子都留下了头发,入了档案。

    这样有人来寻亲,做个亲子鉴定就好。

    可惜的是圣晨管理混乱,还几次发生意外。

    二十多年前的东西早没了。

    当初苏夜辰入手查的时候,就先想到了这一点。

    可惜的是头发找不到,他无法做亲子鉴定。

    因此,事情一直拖到苏远帆出事,他才猜到真相。

    这个真相整整迟到了二十一年。

    “我之前去圣晨调查过你的身世。”

    苏夜辰倒也没隐瞒。

    而且之前洛浅也确实知道他查过自己的身世,还去做了亲子鉴定。

    “哦。”

    洛浅不知想了些什么,轻轻的点了点头。

    须臾,她若有所思的看了苏夜辰一眼道:“苏少爷,我要工作了,你还有事吗?”

    浅浅菇凉下了逐客令。

    苏大少也不好多呆,便驱车离开了浅滩。

    路上,他打电话给了项灏。

    “调查一下贺明与童露这两人,派人盯紧他们。”

    那两人突然出现,绝非如此简单,肯定有什么阴谋。

    不止冒认的问题。

    所以他担心洛浅会受到伤害,便让项灏盯着。

    却不想,项灏还没来得及盯。

    江莫跟杨沫沫便遇到了那夫妻两人。

    夫妻两人正对着一个老人又踢又打,一边踢打,一边骂,“都是因为你们家那死儿媳,女儿才不认我们,你这老太婆,活该儿子死,儿媳死,孙子丢。”

    夫妻两人下手很重。

    老人被打的浑身是血。

    “小莫,快去阻止他们!”

    见此,杨沫沫立刻怒喊一声,“住手,不能打老人,太过分了!”

    江莫已经上前,拉开了两人。

    两人依然骂骂咧咧的,“滚,我们与他们家的恩怨,你们掺和什么!”

    “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这样殴打一位老人,实在过分,你们再这样,我报警了。”

    夫妻两人听说江莫要报警,这才匆忙离开。

    “奶奶,您快起来,没事吧。”

    杨沫沫上前欲要扶起老人。

    “沫沫,你别动,我来。”

    江莫生怕她动了胎气,急忙上前,抢先一步扶起了那位老人。

    好在老人身上的血,都是擦伤所致。

    并没什么生命危险。

    江莫提议送她去医院,她不肯。

    两人扶着她到了附近公园的长椅上坐下休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