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55章    苏晴为什么要杀苏远帆

    慕少在家的时候不来陪她。

    她感觉非常不习惯。

    好像老公真不要自己了似的。

    书房就在隔壁。

    慕少已经在里面呆了大半天了。

    洛浅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等了片刻,没人回应。

    “老公。”

    她轻声开口,“你打开门,我有事跟你说。”

    慕少还是没有回应。

    洛浅顿时无语凝噎,微微垂了眸子,站在那看着地板发呆。

    这次他是真的火大了。

    她该怎么哄?

    以前他生气,她要么撒撒娇,卖卖萌,装装可怜。

    要么强硬一点,吵着不理他了,肯定会让他回心转意。

    然而现在

    洛浅站在那,纠结了半天,始终没纠结出什么来。

    风姨上来叫小两口吃饭,见她赤着脚站在书房门口,顿时惊讶道:“哎呀,少奶奶,你怎么不穿鞋,你在这站多了?”

    洛浅闷声闷气回答了一句,“一个小时。”

    她真的站了一个小时,腿酸的很。

    就在这时,门忽然打开,慕少出现在了她面前。

    那高大冷峻的身影,带着丝丝冷意。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冷厉。

    洛浅垂着眸子,没敢看他,低声嘟囔,“我都站在这一个小时了,老师罚站也就一节课的时间,我都这么瘦了,再站下去就瘦成竹竿了,你一点也不心疼我,一点也不爱我,对我一点都不好,你变心了。”

    浅浅菇凉委屈的数着慕少的不是。

    她肚子饿的咕咕叫,脑子也昏昏沉沉的。

    肩膀上的伤口还疼的很。

    洛浅无精打采的抬起了头。

    慕少眉头微微一皱,漠然的看着她问道:“你爱我吗?”

    洛浅点点头。

    “你在乎我吗?”

    浅浅菇凉还是点了点头。

    “你在乎我,就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你在乎我,就不顾一切的去救别人,却没想过你出事了我怎么办。”

    “你在乎我,就是屡次不听我的话,胡作非为!”

    “洛浅,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对我的感情?”

    慕少冷眼看着她,一番话说的她哑口无言。

    洛浅抿了抿唇,心中的愧疚逐渐递增。

    她知道每次她做这种傻事,伤到的都是他。

    “可是我不能”

    “你不能见死不救,那我呢,你想过别人,可有想过我?”

    慕云靳皱眉,他承认他是很自私。

    救人可以,但至少在保证她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才可以。

    “我错了。”

    浅浅菇凉欲哭无泪。

    所有的解释都说不出话,卡在了喉咙里。

    他也没再说话,两人就这么沉默着。

    许久之后,洛浅才抬起头看着他,嘟了嘟嘴,问道:“那怎么办,你不要我了?”

    “错都已经犯了,无法改变,除非你不要我了。”

    浅浅菇凉可怜的很。

    慕少静静的看了她两眼,沉默许久,忽然弯腰,将她抱在了怀里,朝着卧室走去。

    洛浅伸手想搂住他的脖子。

    “别动。”

    慕少沉声开口。

    她只好老实下来,但仍旧忍不住嘟囔,“果然不爱我了,我在你心中的的地位降低了,以前犯错都能原谅我的,现在犯错不行了。”

    “虽然我挺喜欢惹事,但你就再原谅我一次,老公”

    浅浅菇凉化身唠叨婆,一个劲的唠叨个不停。

    慕云靳将她抱进卧室,放在床上,低头看着她,目光里写满了侵略。

    洛浅愣了愣,眨了眨眼睛看着他道:“要想求你原谅,难道需要肉偿?”

    慕少:“”

    他沉默片刻,伸手去剥她的衣服。

    洛浅闭上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罢了,罢了,肉偿能被原谅也好啊。

    在老公面前,还讲什么底线。

    然而,慕云靳剥开她的衣服,只是检查了下她的伤口。

    当他看到她肩上那道极深的伤口时,脸色立刻变得难看无比。

    伤口比他想象的深多了。

    虽然洛浅没有挣扎,但是总要有所动作,所以伤口还是有些渗血。

    慕少一言不发的让人拿了纱布药酒来。

    因为浅浅菇凉,家里准备了许多纱布跟药酒。

    他亲自帮她把伤口重新包扎了下。

    洛浅睁开眼睛,愣愣的看着他,乖巧的任由他帮自己包扎,一言不发。

    折腾了半个小时后只会,总算折腾好。

    洛浅才看着他开了口,“别生气了,我知道你心疼我,可有些事也是无法预料的。”

    闻此,慕云靳面色微微一变,沉默了半天,总算开了口,“下次”

    但是刚刚开口,他便无奈一笑,话锋一转道:“我带你下去吃饭。”

    他想说下次不要再这样以身犯险了。

    可想了想,这话已经说了很多次,就算说再多次也没用。

    遇到这样的事,她还会如此去做。

    “你不生气了?”

    洛浅眨了眨眼睛,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看她受了伤,还能俏皮起来的样子。

    慕少就算心中有气,这下也没气了。

    风姨做了不少补身的食物。

    慕少拿了碗,帮她夹菜。

    满满的一小碗菜肉。

    “全都吃了,剩一口,把你关家里一个月。”

    洛浅:“”

    在慕少的监控下,洛浅乖乖的吃完了所有的饭菜。

    “老公,你说那个清洁工是不是苏晴派去的?”

    “苏晴为什么要杀苏远帆?”

    洛浅当时没看到魏山峰的脸。

    而且魏山峰戴着口罩,脸也被划破了,全都是血。

    根本辨认不出是谁。

    “这事警察会查,你就不要再想了,以后不许再去掺和苏家的事。”

    慕少觉得她最近已经完全是热心过了头。

    洛浅呆在家中养伤。

    魏山峰被警察控制。

    但人在医院,他的脸已经被划烂了,需要医治。

    苏晴走进医院的时候。

    医院内早就恢复了平静。

    病房外的血迹早已经被清楚的干干净净。

    保镖依然在外面守着,看上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苏晴站在病房外,脸色惨白的很。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着自己紧张的情绪,伸手轻轻的推开了门。

    其实,事发的时候,她一直在医院外徘徊。

    她在等魏山峰的好消息。

    她在等苏远帆死亡的消息。

    然而,最终听到的却是警笛声。

    她吓坏了,一直在外面藏着,不敢进来。

    藏到现在藏不下去了,才鼓足勇气进来看情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