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53章  魏山峰被抓

    苏远帆住的是高级病房。

    周围并没有别的病房。

    他那一般是非常安静的。

    医患纠纷闹到这来,那不是很奇怪吗?

    不过,洛浅听到有个女的骂,“躲什么躲,还往这边跑,左右你们都出不了这家医院,还想跑到哪里去!”

    “我告诉你,这事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就砸了你们医院!”

    “对,砸了他们!”

    “砸,使劲砸!”

    因为闹的太厉害,医生已经叫了保安。

    五六个保安冲上去制止这一切。

    场面更加混乱不堪。

    苏家的保镖没有离开病房门口。

    神色淡漠的站在那,根本都不多看一眼。

    始终保持着他们原本的姿势。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基本的职业素养。

    但是事情越闹越大,参与的人越来越多。

    很多人上前拉架。

    结果却被家属推了出去。

    家属跟保安纠缠在一起,你打我,我打你。

    最后只听几声惨叫声响起。

    好多人因为打架被波及,一下撞在了保镖身上。

    苏远帆病房门口,顿时因此围满了人。

    “我给你钱,你帮我打他们,快点!”

    其中一个男人,从钱包里拿出一些钱,塞在了保镖手中。

    保镖看都不看,便扔了出去,喝道:“马上离开这里!”

    然而,保镖的喝止没用。

    三十个人混战在一起,闹的非常厉害。

    不时有人倒在保镖什么。

    倒在病房门口,甚至还有人往病房里躲。

    保镖无奈,只好出手制止。

    洛浅悄悄的退后几步瞧着。

    忽然见一个清洁工,趁着保镖去阻拦那些人的时候,偷溜进了病房。

    场面实在是太混乱了。

    那么多人纠缠在一起,谁都没注意到突然发生的这一切。

    然而,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洛浅看到明明白白。

    苏远帆病房里的卫生,向来是苏家的下人过来打扫的。

    他们不用这里的人。

    除了医生护士外,全用的自己人。

    更何况,这个时候打扫卫生,那不是胡扯吗?

    洛浅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二话没说便跑了过去,着急的往病房里冲。

    见此,有两个闹事的家属,忽然挥舞着棍子,对着洛浅的脑袋敲了下来。

    他们带着棍子一直跟保安纠缠。

    这会子看到洛浅冲过去,却立刻将目标对准了她。

    好在洛浅身边也跟着保镖,上前制住了那两人。

    而其他家属却也都冲着洛浅冲了过来,完全放弃了围攻医生护士。

    似乎洛浅才是那个害死人的医生。

    所有的人全部集中精力攻击洛浅,棍棒什么的都往她身上招呼。

    见此,苏家的保镖也动了。

    洛浅猛地伸手推开其中一人,靠着自己小巧灵活的优势,猛地推开门,闯进了病房。

    苏家保镖早就明白发生了何事,一部分留下挡住那些人。

    还有几个人跟着洛浅进了病房。

    病房内,魏山峰穿着清洁工的衣服,戴着口罩,已经拔了苏远帆身上所有的管子。

    他听到有人冲进来,二话不说,摸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对着苏远帆就刺了下去。

    他其实本来想弄点意外,再将管子插回去的。

    这样或许他能逃过一劫。

    谁知道洛浅会突然闯进来破坏他的好事。

    “住手!”

    洛浅见魏山峰要杀苏远帆,慌忙扑了过去,将魏山峰狠狠的撞开。

    只是冲力太大,她没稳住,险些摔倒在地。

    魏山峰恼羞成怒,一个转身,手中的匕首对着洛浅的胸口便刺了过去。

    洛浅扶住病床,情急之下,猛地侧了侧身子。

    匕首虽然没有刺中她的心脏,却还是刺中了她的肩膀。

    鲜血顺着衣服流了下来。

    洛浅疼的皱起了眉头。

    苏家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扑过来,按住了魏山峰。

    魏山峰奋力挣扎,骂道:“放开老子,放开老子!”

    挣扎的时候,被自己的匕首所伤,脸上划了好几道大口子,鲜血淋漓。

    “少奶奶。”

    洛浅的保镖也闯了进来,见到她受伤,皆是头疼不已。

    为什么少奶奶又抢戏,到底什么时候少奶奶才能安分一点?

    苏夜辰来看弟弟,刚走到门口,便接到了保镖的电话。

    项灏是跟着一起来的。

    手里拿了一些东西。

    他忽然感觉不对劲,急忙抬头,结果看到的只是自家少爷的一片衣角。

    少爷速度怎么这么快?

    苏夜辰赶到的时候。

    魏山峰满脸是血的在地上大喊大叫。

    医院的负责人已经赶过来了。

    外面闹事的人被保安制住。

    一个个抱着头跟犯人似的蹲在墙角。

    有人想要逃跑,也被苏家的保镖截住了。

    慕家的保镖正围着自家少奶奶,劝她赶紧去包扎。

    洛浅伸手捂住肩膀,疼的要死,手上也都是血。

    医生正在对苏远帆进行救治。

    管子一拔,小命差点没了。

    好在时间短,还不至于酿成大祸。

    “浅浅。”

    苏远帆看到洛浅身上跟手上的血,脸色倏然一变。

    他急忙上前,扶住洛浅皱眉道:“走,我带你去包扎。”

    “不用了,你还是看五少爷的情况吧,我自己去包扎就行。”

    洛浅摇了摇头,有些担忧的看了苏远帆一眼。

    她这种充其量就是外伤罢了。

    苏远帆的情况才严重,本来人都要好了。

    谁知道会遭受这么一击。

    先前苏夜辰防的是苏晴。

    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程咬金。

    其实不该只装**,应该连报警器一起装才是。

    再加上刚刚许多人闹事,故意拦住了保镖,便给了魏山峰机会。

    洛浅在保镖的陪同下去包扎。

    魏山峰被保镖胖揍一顿,这下再也起不来了。

    只是他满脸是血,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样,估计脸要毁完了。

    苏夜辰打电话去了警察局。

    警察很快赶到,带走了魏山峰,已经闹事的人。

    “苏少爷,听说慕少奶奶是目击证人,不知她去了哪里,我们想做个笔录。”

    洛浅作为目击者,已经跟歹徒搏斗的人,肯定是要做笔录的。

    闻此,苏夜辰顿时皱起了眉头,“改天吧,她受了伤,还在处理,有几个医生护士当时都在病房外,还有这几个保镖,他们也是目击证人,先问他们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