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52章    杀苏远帆

    苏晴试了几次都没成功。

    不仅是因为有保安,更因为她害怕,下不了手。

    所以每次都失败。

    因此她打算让魏山峰出手。

    “你真的拿到保险柜的密码了?”

    魏山峰眼前一亮,看着苏晴惊喜的问道。

    保险柜里有苏大少最绝密的文件。

    苏夜辰做事向来严谨。

    尤其是公司里的事,很多事,很多文件,只有他自己看过。

    即便项灏这个心腹,也有许多事不知道。

    所以苏晴一直没拿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苏夜辰的办公室不许外人进入。

    尤其是他不在的时候,就连苏晴这个亲妹妹都别想靠近。

    魏山峰正头疼这事,如今一听顿时高兴起来。

    “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拿到的,整整查了两个月。”

    “但是我需要时间,若是苏远帆立刻醒来,文件还没拿到,我们就完了。”

    “更何况,我会想办法弄点钱出来,现在苏家只有我妈信任我,我能从她那拿一笔钱。”

    “我妈身上有蓝氏的股份,名下房产、车子、商铺价值过亿,这些我都要拿到手,所以你必须杀掉苏远帆!”

    苏晴咬牙切齿的说着。

    事到如今,她对苏远帆的兄妹之情,已经完全没了。

    现在在她眼中,苏远帆就是一块挡路石,她恨不得立刻将这块挡路石搬走。

    “那行,杀了苏远帆这事,就交给我来办!”

    魏山峰一听苏晴可以弄到这么多财产,顿时心血澎湃,答应下来。

    杀个人算什么,有了钱,逃到国外,还不是想怎么逍遥怎么逍遥。

    更何况,苏远帆这种情况比较特殊。

    稍稍动动手脚,说不准就能造成意外的假象。

    “不过”

    魏山峰刚答应下来,忽然感觉到不对。

    他摸了摸下巴,脸上的疤痕,依然明显。

    “晴儿,你不会是想引我上套,除去我吧。”

    魏山峰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他这人不相信任何人,亲女儿如何,对他来说不过是棋子一枚。

    他年轻的时候,跟人生的女儿多了去了,不过是因为这个有利用价值,才高看一眼的。

    魏山峰只有女儿,没有儿子,他当初以为林妈怀的是儿子,还高兴不已,以为他们老魏家后继有人了。

    但知道苏晴是女儿之后,便失望的很,只把她当做棋子来看待。

    “我是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我才找你的,你若是不想做,我找别人便是。”

    苏晴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讥讽的很。

    魏山峰顿时笑了起来,“随便说说而已,只是病房外有保镖,我怎么办,我一个人真没办法将他们调开。”

    那些保镖都是练过的。

    而且那地方是医院,不适合带人去群殴。

    “我想想”

    苏晴也知道这个问题有些难办。

    但是苏远帆的情况已经好转。

    若是再不下手,她连下手的机会都没了。

    她蹙眉思忖着,须臾眼前一亮,不知想起了什么。

    父女二人在服装店里小声嘟囔,商量了许久,最后一拍即合,定下了计划。

    他们却不知道,病房内早就安装了微型**。

    无论谁进去,一举一动都会被记录清楚。

    同时,苏晴安排的另外一套计划也在紧密的进行。

    她找了一位曾经在圣晨担任过管理工作的人合谋。

    打算利用身份的事情来打击洛浅。

    魏山峰为了杀掉苏远帆,整整准备了一周。

    一周之后,他穿着清洁工的衣服,进了医院。

    因为服装都差不多。

    所以,没人怀疑他的身份。

    魏山峰拿着拖把,假装拖地,计算着时间。

    洛浅在纪珍病房里照顾纪珍。

    纪珍恢复的很好,只是期间一直询问杨沫沫的事。

    因为担心她情绪激动,所以没人告诉她杨沫沫为什么离开。

    洛浅也没解释。

    她知道纪珍一定以为是她赶走了杨沫沫。

    纪珍心中对她肯定是有怪意的,只是没说罢了。

    从病房里离开,见江莫回来。

    姐弟二人最近一直这样。

    洛浅来江莫走。

    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洛浅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清淡。

    江莫也看了她一眼,最终低头,轻声道:“姐,你要走了。”

    这是二人冷战以来,江莫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嗯。”

    洛浅淡淡的应了一声,“你去学校吧,奶奶这我会照顾。”

    虽然姐弟两人闹成那样。

    可洛浅也不能真的不管他。

    江莫有些心虚,他早就悄悄的退了学。

    而且因为退学的事情,跟老师闹的很不愉快。

    所以学校那边并未通知洛浅。

    洛浅现在还蒙在鼓里。

    江莫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急忙扯了个谎,“我前几天请假了,还有一周的假期,学校那边正好有活动,已经开始了,我现在回去没办法参加,等假期结束我再回去。”

    洛浅皱了皱眉,“有活动你怎么不早说?”

    江莫脸色一变。

    洛浅仔细打量了他一眼,想着那个时候,他跟自己冷战,也不可能说什么。

    “下周赶紧去学校,我会把生活费给你打卡上。”

    说完,洛浅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江莫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

    退学这事他没有告诉姐姐。

    而且当时他一心想退学,打工赚钱养杨沫沫。

    老师苦口婆心的劝他,他跟着了魔似的,死活不听。

    因此还跟老师吵了起来。

    此事在学校里影响很恶劣。

    所以,无论如何他是回不去了。

    他对不起姐姐。

    为了让他上学,姐姐不知付出了多少心血。

    但是现在已经被他亲手毁了。

    洛浅出了医院,外面的天依然冷,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似的。

    即便早就开了春,可也未见丝毫暖意。

    洛浅紧了紧身上的大衣,拿出车钥匙刚想开车,忽然想起还在昏迷的苏远帆。

    她站在那,怔了片刻,想起自己答应苏夜辰的,便转身又进了医院。

    但是她还没到病房,就听到一片吵闹声。

    一群人围着几个医生护士大闹,嘴里喊着要医生负责之类的,甚至还有人动手推搡,场面混乱的很。

    看上去像是医患纠纷。

    但是距离苏远帆的病房非常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