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50章  能不能重新做n

    苏夜辰想洛浅不可能无缘无故提出这种建议,肯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说的。

    闻此,洛浅瞬间陷入了沉默。

    她怎么说?

    她说她怀疑苏晴要杀苏远帆?

    她说她看到了许多不正常的事。

    苏晴可是苏远帆的亲妹妹。

    就算苏晴再恶毒,也不应该杀亲哥哥。

    更何况,兄妹两人还会有什么巨大的冲突吗?

    洛浅沉默着不知该不该说。

    苏夜辰察觉到她的犹豫,便温声道:“浅浅,有什么话直说,我知道你并非无理取闹的人。”

    “五弟现在依然昏迷着,我们全家人都很担心,所以你若是知道什么,希望你能直接告诉我。”

    他相信她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

    她既然这么说,多多少少有一定的依据。

    “我,我感觉苏晴的表现不太对,今天进病房的时候,我见五少爷的被子被人掀开了,被褥凌乱,脸色有些红,所以我觉得有些怪异。”

    “我没有要破坏你们兄妹感情的意思,我只是感觉而已,如果你觉得我胡说八道,就当我没说过。”

    洛浅感觉自己这样实在有点缺德。

    怀疑别人亲兄妹自相残杀。

    可她怕不提醒苏夜辰,苏远帆会被人暗算。

    听了这话,苏夜辰握着手机的手陡然一僵。

    这件事确实是他忽略了。

    他仔细想了想,苏晴确实很不对劲。

    苏晴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吓的跌坐在地上。

    腿酸什么的理由,实在是太烂,根本让人无法相信。

    而且当时他也是疏忽大意,没有仔细观察苏远帆的情况。

    实在是因为他处于一个当局者的位置。

    病房里的两个人,一个是他亲弟弟,一个是他亲妹妹。

    他第一反应肯定不会去怀疑什么。

    最多只是觉得苏晴奇怪罢了。

    而洛浅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

    所以洛浅这么一说。

    苏夜辰便觉得当时到处都是疑点。

    “嗯,我知道了,浅浅你说的这些对我都很有用,我们家最近发生了许多事,很多事我并未去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所以确实疏忽了许多。”

    苏夜辰沉思片刻,面上闪过一抹复杂,而后道:“浅浅,你能不能再配合一次,我们重新做一次n。”

    这次他选择开门见山的说。

    那是因为他不想像上次一样瞒着洛浅,等她知道后又要伤心生气。

    这样的事,她有权力知道。

    洛浅面色一怔,“重新做一次?”

    “为什么要重新做一次?”

    “我不知道上次的结果是否有问题,这次我亲自盯着做。”

    上次虽然他也找了人,可并不排除意外。

    他确实掉以轻心,只让项灏拿了头发过去。

    自己没去盯着,也没派别人盯着。

    所以结果有没有猫腻,实在说不好。

    苏晴的反常,让他很疑惑。

    除非苏晴在遮掩什么,否则绝不会如此反常。

    洛浅凝眉,咬了咬唇,心中的感觉很复杂。

    其实,有些事她是感觉到的。

    可她内心却是排斥的很。

    她脸色微微一变,握紧手机,无声的沉默。

    苏夜辰倒也不催促她。

    他知道,他贸然提出这种事。

    她的确会不舒服。

    “我不想去做。”

    洛浅沉默了很久,终于开了口,给出了答案。

    “不管结果有没有问题,我觉得我跟苏家,始终处于两个世界,我们从未有过什么交集,二十多年都过来了,也没必要去改变什么。”

    “况且,我自己过了二十年,早就习惯没有家,没有父母,因此我从未考虑过寻找自己的父母,我不会纠结这事。”

    “苏少爷,我还有事,电话先挂了。”

    洛浅急匆匆的挂了电话,伸手一摸,眼角是湿的。

    她心中某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可她却不敢去面对。

    曾经她跟苏家的矛盾很深。

    让她再去面对另外一种结果,她受不了。

    苏夜辰看着手机,呆愣片刻,无奈苦笑。

    她到底是不同意。

    他也不想再去找慕云靳。

    明知她不同意,还要强行去验证。

    苏夜辰决定还是去查,毕竟他不想违背洛浅的意愿。

    他收起手机,走到窗前,看着还在昏迷的苏远帆。

    他心中满是担忧。

    “五弟,你一定要快些醒过来,只有你醒过来,我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夜辰吩咐人装了微型**。

    此事是秘密进行,只有他跟几个保镖知道。

    苏大少还吩咐保镖,不用看的那么紧,故意松散一些就是。

    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放松警惕。

    杨沫沫被江莫狠心赶走,无处可去,只能打电话联系苏晴。

    可怎么也联系不到人,便去了苏晴的服装店。

    安莹儿在看店。

    她也没事可做。

    还一直追着苏晴要钱花。

    所以苏晴只能把这服装店交给她。

    进货的钱苏晴拿,卖货的钱安莹儿得,完全是纯利润。

    “真是蠢死了,你还什么正事都没干,便被赶出来了。”

    安莹儿听了杨沫沫的经历,顿时讥讽起来。

    还说要气死洛浅,结果呢,也不知道谁气死谁。

    “说的好像你不蠢似的,也不知道是谁被逼的公司破产,到现在也没能报仇。”

    杨沫沫冷笑一声,反唇相讥,而后忍不住骂道:“现在的男人果然不可信,前一秒还说如何如何爱你,下一秒不过几张照片,便翻脸不认人了,谁特么的处女身就为他留着,他以为他是皇帝总统了?”

    她从未担心过自己跟前男友的事情被抖出来。

    因为她对自己的魅力很自信,相信江莫不会因此抛弃她。

    然而,她到底还是低估了江莫的怒气。

    就在二人互相讥讽的时候。

    苏晴开车而来。

    她提着包,脸色惨白的走了进来。

    她从医院出去之后,直接便瘫倒在外面,很久才站起来。

    可现在双腿还不听使唤。

    苏晴是阴毒,但她从没杀过人。

    所以今日下手杀人,还差点没哥哥发现,她实在是吓了个半死。

    “怎么了?”

    杨沫沫还要靠着她吃饭,态度很是殷勤,急忙上前问了一句。

    苏晴烦躁不已,摘了墨镜丢在一边。

    她一脚踹开躺在前面的椅子,坐在了内侧的沙发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