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45章  洛浅的怀疑

    江莫挠了挠头,视线定格在洛浅送来的饭菜上。

    很明显,不是一人份,他那份也有。

    江莫心中满是愧疚。

    虽然姐姐生他的气,但是却从没真正的抛下他。

    洛浅并没离开医院。

    苏远帆就住在这家医院里。

    她想去看看。

    只是苏远帆病房外有保镖,一般人不许进入。

    现在是苏晴轮班。

    本来家里人没安排她,她倒是殷勤的很。

    没人知道苏晴跟杨沫沫其实是同一时间来的。

    杨沫沫坐了苏晴的车。

    苏焱刚刚回去。

    苏晴一个人守着苏远帆。

    此时,病房内,静悄悄的。

    苏晴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保镖。

    保镖时不时的走来走去,很让她心烦。

    保镖是苏夜辰专门安排的,专业性很强。

    即便有苏家的人在。

    他们也会下意识的每隔一会看看病房里是什么情况。

    所以,苏晴几次对苏远帆下手都没成功。

    上次还险些被一个保镖发现。

    苏晴站在病床前,皱眉看着昏迷不醒的苏远帆。

    这个最小的哥哥,为她打过架,逃过课,撒过谎。

    虽然苏远帆是家中几个男孩中最不靠谱的,可是他对妹妹的好,依然让人嫉妒。

    所以,苏远帆在外人眼里再怎么不好,对苏晴也是无话可说。

    苏晴的手有些抖。

    她手中握着一枚细长的针。

    苏远帆身上插满了管子。

    苏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只要在某根管子处多扎几个孔,苏远帆就会慢慢死去。

    但她被查出来,所以她在犹豫着。

    “小姐。”

    保镖见她一直站着床边发呆便敲了敲门。

    “什么事?”

    苏晴握紧手中的针,没有回头,咬牙切齿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事,只是看小姐一直在那站着,怕小姐不舒服,所以多嘴问了一句。”

    保镖虽然没看到苏晴有什么动作。

    可苏晴站在窗前,挡住保镖的视线。

    保镖看不到苏远帆的情况,因此有些担心。

    这或许是一种职业本能。

    苏晴转头,冷漠的看了那保镖一眼,“没事。”

    保镖急忙点了点头,没有再看。

    他到底只是个保镖,不敢违拗苏晴的心意。

    苏晴手心里满是汗。

    看似波澜不惊,其实心虚的很。

    她收起手中的针,弯腰低头,仔细的看着沉睡的苏远帆,轻声道:“五哥,我真的没想杀你,你本来也可以活的好好的,可谁让你自己作死,发现了洛浅的身份呢?”

    “你说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你非要将她接回来,你们分离二十多年,从未做过兄妹,现在接回来有个屁用!”

    “况且,那个女人本来就下贱的很,根本不配做苏家的千金,我才是苏家唯一的千金小姐,对了五哥,苏家的家产以后也会是我的,我不管是谁,只要想挡我的路,绝对不得好死!”

    说完,苏晴便伸手捂住了苏远帆的嘴巴跟鼻子。

    她弯着腰,挡住了保镖的视线。

    而刚刚保镖已经问过她一次,这会也不敢说什么,只是有些奇怪,觉得小姐很反常。

    尚在昏迷的苏远帆,还不知道苏晴想要他的命。

    这个他宠了21年的妹妹,竟然如此蛇蝎心肠的对他,实在让人寒心。

    洛浅给苏夜辰打了电话,想来看苏远帆。

    恰巧苏大少爷外出谈生意,距离这也不远,索性赶了过来。

    两人正往病房走。

    “下个月就可以醒吗,看样子这边的医生还不错。”

    洛浅听说下个月不出意外的话,苏远帆就能醒过来,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苏夜辰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浅浅,你跟五弟以前似乎并不熟。”

    洛浅对苏家人都带着一种淡淡的敌意。

    除了能跟他多说几句外,与其他人似乎没什么交集。

    上次他们还没说完话,洛浅便挂了电话。

    “五少爷上次去工作室,送我一件礼物,他刚送完我礼物便出事了,所以我感到很难过。”

    “而且之前我们在国外,确实碰到过多次。”

    想起那个可爱的玩偶娃娃,洛浅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

    她很喜欢那个娃娃。

    因此实在难以想象苏远帆前一刻还搞怪的给她送娃娃。

    后一刻,便出了事,昏迷不醒。

    “礼物,什么礼物?”

    苏夜辰微微一愣。

    五弟居然上门送礼物,实在太奇怪了。

    还有那日他到底想跟自己说些什么?

    “是一个玩偶娃娃,我给你看照片。”

    洛浅拍了张照片,打开手机,拿给苏夜辰看。

    苏夜辰看了一眼,面色微变。

    他记得以前五弟最喜欢给小妹买玩偶娃娃,而且都是这一系列的。

    莫非五弟发现了什么?

    “那五弟有没有说什么?”

    苏夜辰又问。

    洛浅沉默片刻摇了摇头,“他只说想在我这定做服装,没说别的什么话,他是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跟别人吵架了?”

    她一直很疑惑,到底是怎么摔的,居然摔的那么严重,险些丢了性命。

    而且还是在自己家。

    “不知道,当时大家都在房间里,等发现五弟的时候,他已经摔下楼梯了。”

    苏夜辰皱眉,神色凝重。

    当时苏远帆出事之后,他曾经把家中所有的佣人都盘查了一遍。

    出事的时候,没人在客厅。

    倒是有人在厨房,可是他们听到动静跑出来,苏远帆已经倒在血泊里了。

    林妈正在着急的大喊大叫。

    他也审问过林妈,林妈说自己在楼上打扫卫生,跟她一起打扫卫生的,还有另外两个女佣。

    大家都有不在场的证据。

    而且佣人推苏远帆下楼,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没有报警吗,没有请警察过去调查吗?”

    洛浅皱眉看了苏夜辰一眼。

    虽然苏家有很多保镖,苏夜辰手下也很多人。

    可说到查案,不应该报警吗?

    警察他们有最专业的手段,可以调取各种指纹痕迹。

    “当时情况很混乱,现场已经被破坏,而且五弟被送往医院之后,佣人已经打扫了家中,即便有痕迹也被消除的干干净净,无法下手查。”

    苏夜辰摇了摇头,神色清冷。

    当时苏远帆出事,众人都急的很,也没想到报警什么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