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44章  你是不是处

    江莫神色呆滞,低头愣愣的看着她,问了一句,“杨沫沫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第一次,你是不是处!”

    杨沫沫瞬间一怔,大眼睛扑闪扑闪的。

    “小莫,你说什么呀。”

    她害羞的很,轻声道:“你又不是没看到我流血,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流血?”

    江莫瞬间呵呵笑了起来。

    是啊,他看到了床上的血迹。

    当时他很高兴,高兴的几乎快要发疯了。

    因为他完整的拥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

    但是今日的照片呢,所谓的现实呢?

    “你确定你那层膜不是补的?”

    江莫冷着脸问。

    看着扑在怀里,娇娇滴滴的女朋友。

    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喜欢的女人,怎么就跟那么多人上过床呢?

    可他今天打了那么多电话。

    很多人都承认跟杨沫沫有关系。

    难道慕家还能麻烦到找各种各样的人来栽赃陷害?

    其实,江莫心中早就明白什么是真相了。

    只不过他一直骗自己,不肯相信罢了。

    “小莫,你说什么呢?”

    杨沫沫退后两步,抬头惊愕的看着他,瞪大了眼睛。

    “杨沫沫,我从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才二十岁便交了那么多男朋友,你把我当什么了?”

    江莫拿出那些照片砸在了杨沫沫脸上。

    两三百张照片,砸在脸上,痛的杨沫沫喊了一声。

    一张张照片散乱在地。

    她低头看去,脸色大变。

    什么人把她这些旧照翻出来了?

    她跟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难免会拍些照片。

    那些人手上多的是,她也不在乎。

    却没想到今个竟然成了指控她的证据。

    “这,这是谁拍的,这根本不是”

    杨沫沫慌乱的很,手中的食保温盒在了地上。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怎么解释。

    因为资料实在是太详细了。

    “别解释了,这些照片是真的,这些人的联系方式我也有,他们说你在床上表现很好,很让他们满意,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去伺候他们吧,我不需要你!”

    江莫伸手猛地将杨沫沫一推,推出去好远。

    洛浅也带了吃的来,恰巧看到这一幕。

    其实,她是掐着点来的。

    顾臻送照片过来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

    “杨沫沫,你是不是就是拿我当棋子使,你只是为了报复我姐姐才接近我的!”

    江莫攥着拳头,心痛的大喊。

    但他始终没舍得对杨沫沫出手。

    洛浅停下脚步,神色淡淡的看着。

    看到弟弟这般歇斯底里,她不知该说什么。

    她已经麻木了。

    其实没有这些证据,就能看出杨沫沫的怪异。

    因为杨沫沫的话中漏洞实在太多。

    当你撒一个谎的时候,势必要用另外一个谎去圆。

    结果谎越来越多,便真的圆不起来了。

    可江莫却始终看不到这一点。

    直到这些证据砸在他头上,才将他砸清醒。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我没有想报复姐姐。”

    杨沫沫被推到一旁,先是一怔,随后便跪在了江莫面前。

    洛浅轻笑一声,讥讽的很。

    杨沫沫不但做戏足,也实在是豁得出去。

    跟这个下跪跟那个下跪的膝盖不疼吗?

    “叶澜那些事,我都没有说谎,至于感情方面,我也没有欺骗你,我的确是喜欢你的,我”

    “你所谓的喜欢,就是骗我你是我的初恋,补了层膜,骗我你是处,这就是喜欢吗,杨沫沫我是喜欢你,但并不代表我真的没有脑子,什么都可以容忍!”

    “小莫,你听我解释,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以前那是有原因的,我其实,其实”

    杨沫沫不顾尊严的跪在地上,抱住江莫的腿,哭着解释。

    江莫却不想听她狡辩,挣扎了几下,弯腰将她推开,怒道:“你爱去哪,去哪吧,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说完,江莫便进病房去了。

    纪珍因为病痛睡的格外的沉。

    杨沫沫跪在地上发呆。

    忽然,她感觉到一道嘲笑的视线传了过来。

    她回头看去,便见洛浅站在那,神色漠然的看着她。

    洛浅明明没有笑。

    可落在她眼中,却觉得洛浅在笑她。

    杨沫沫咬了咬牙,起身走了过去。

    洛浅不躲不避,扬眸看着她。

    “是你做的?”

    杨沫沫压低了声音问道。

    反正也不会有别人听到。

    所以杨沫沫并不担心什么,本性暴露。

    “我做了什么?”

    洛浅冷笑一声,“你自己跟几百个男人睡过,照片是你男朋友拍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洛浅,你别不要脸,试图用这种方法破坏我跟江莫的感情,我告诉你,你得逞不了的!”

    杨沫沫气的咬牙切齿。

    关键是这女人太没脸皮,竟然指责洛浅破坏她跟江莫的感情。

    “杨沫沫,你想害死我的家人,也不可能的,想用他们打击我更是不可能。”

    洛浅神色冷淡的反唇相讥。

    “呵呵呵。”

    杨沫沫讥笑一声,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抹狠辣。

    清秀的小脸上,表情有些扭曲,看上去很是恐怖。

    “洛浅,我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这次扳不到你,还有下次,除非你们不怕犯法,把我弄死,不然我们不死不休,我是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的!”

    杨沫沫怒骂一声,拿着包,趾高气扬的离去。

    即便战败,却也表现的像个胜利者一样。

    洛浅早就见惯了她这种姿态,并不觉得惊讶。

    跳梁小丑是永远都改不了本性的。

    她拿着吃的进了病房。

    江莫抬头看向她有些尴尬。

    杨沫沫的背叛,给了他重重一击。

    但他心里却在疑惑,叶澜的事情到底是真到底还是假的?

    洛浅没有理他,将吃的放好。

    她见纪珍还在睡着,也就没忍心叫醒。

    姐弟俩谁都不说话,气氛尴尬的很。

    洛浅坐了一会,见纪珍还没醒的样子,便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病房。

    江莫看着她瘦弱的背影,那句姐姐始终没叫出口。

    前几日,他还跟姐姐大吵大闹。

    今日却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女孩,感情是竟然那么糜烂。

    而且他记得姐姐曾经警告过他的,但是那时候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