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41章  十足十的暴力狂

    洛浅这一觉睡的很不安稳。

    头疼的难受,医生还没来。

    慕少刚刚出去,正在门口打电话。

    她翻来覆去有点恶心。

    忽然,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把铃声取消了,只留了震动。

    手机一直震个不停。

    她被吵的睡不着。

    终于忍不住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过了手机。

    发现手机发来好多条消息,是个陌生的号码。

    “纪珍旧病复发,正在医院抢救,速来。”

    “纪珍马上要死了,不来吗?”

    “纪珍因为你死了,死了!”

    接连几条都是这种消息。

    洛浅猛地清醒过来,着急的打电话过去。

    结果提示已经关机。

    对方没说纪珍在哪家医院。

    洛浅着急的给江莫打电话。

    但是打了很久都没人接。

    江莫的手机在杨沫沫手中。

    杨沫沫看着洛浅着急的一遍遍打来电话,就是不肯接。

    洛浅急的快要疯掉。

    她跑下床,连鞋子都没穿,便要往外跑。

    慕少听到动静进来看,见她如此急忙伸手拦住了她。

    “浅浅,怎么了?”

    “云靳,我奶奶住院了,我不知道她在哪家医院。”

    洛浅急的几乎要发疯。

    江城医院那么多。

    她怎么知道江莫送纪珍去了哪家医院。

    “我打电话让人查,马上带你过去,先去换衣服。”

    慕云靳皱眉,急忙打电话让顾臻去查。

    随后,他拿了外套给洛浅穿上。

    又弯腰拿了鞋,亲自给她穿。

    顾臻的速度很快,三分钟后回了电话。

    慕云靳开车带洛浅去了医院。

    洛浅本就头疼难受,现在因为纪珍的事情,更是急的要死,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随时有倒下的意思。

    如果不是她强撑着,只怕这会就昏过去了。

    对方之所以打电话告诉她纪珍的事,却又不说地址,无非就是想急死她。

    洛浅到的时候,纪珍还在抢救室里抢救。

    江莫浑身是伤的蹲在地上,整个人暴躁不已。

    杨沫沫站在一旁劝着。

    “奶奶怎样了?”

    洛浅冲过去,一把拽起了江莫。

    江莫眼神涣散的摇了摇头。

    纪珍已经被推进去有段时间了,医生护士都没出来。

    所以具体情况如何他也不知道。

    “奶奶为何会突然犯病,你们怎么刺激她了?”

    洛浅揪住江莫的衣领,愤怒的问。

    纪珍的情况早就稳定下来。

    慕少一直让人从国外拿的特效药给纪珍吃,效果还不错。

    所以如果没人刻意刺激,纪珍不可能会这样。

    江莫低着头不想说话。

    杨沫沫在一旁帮腔,“不怪,不怪小莫,是我说错了话,都是我不小心,对不起姐姐。”

    “又是你!”

    洛浅听到这话,脸色倏地一变,伸手对着杨沫沫就是一巴掌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这巴掌打的极狠。

    医院来来往往的人都看到了。

    杨沫沫一下呗打的跪在了地上。

    看这样子,浅浅菇凉就是个十足十的暴力狂。

    很多人驻足观看,杨沫沫趴在地上起不来。

    “姐,谁让你打沫沫的!”

    江莫猛地站了起来,伸手狠狠的推了洛浅一把。

    洛浅本就头晕脑胀。

    被他这么一推,直接朝墙上撞了过去。

    好在慕少身影一闪,挡在她面前,做了肉墙,才不至于使她受伤。

    洛浅眼前一黑,身子软软的倒在慕少怀里。

    而江莫根本没管她,只着急的去拉杨沫沫,摸着她的脸心疼至极。

    慕少脸色一冷,便想出手打人。

    洛浅急忙睁开眼睛拉住了他,冲着他摇了摇头。

    她现在已经无力去管江莫了。

    江莫着了迷,入了魔。

    只要别人提一句杨沫沫,他就会疯癫。

    洛浅一直强撑着。

    杨沫沫的余光看到她煞白的脸色,不知道有多开心。

    这个女人敢毁她的计划。

    她就让这女人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抢救室的灯一直亮了两个小时。

    纪珍的情况很严重,所以虽然命保住了,可三天后必须准备手术。

    这手术本来就一直拖着。

    现在已经到了不做不行的地步。

    医生通知家属准备手术。

    慕少联系了院长,找了最好的专家,准备三日后的手术。

    “小莫,我们去照顾奶奶吧。”

    杨沫沫伸手挽住江莫的胳膊。

    “滚!”

    洛浅指了指外面,怒道:“奶奶不用你们照顾,尤其是你这个贱人!”

    浅浅菇凉已经失去了理智。

    然而,她越是失去理智。

    杨沫沫越是高兴。

    闻此,杨沫沫故意往江莫身后躲了躲。

    江莫皱眉看着洛浅,讥讽道:“如果不是听说你挨了打,奶奶会昏倒吗,奶奶是因为担心你才昏倒的,这事与沫沫无关,你不要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你。”

    江莫愤怒的指责洛浅。

    现在他对这个姐姐的状态完全是仇视的。

    杨沫沫装模作样的去拽江莫,“小莫,别这样,姐姐她不是有意的。”

    “什么不是有意的,她都这样对你了,还不是有意的,我看她就是个瞎子聋子傻子,只知道相信慕家人!”

    江莫气恼的很,觉得这个姐姐完全是脑子有坑。

    却没想到,脑子有坑的其实是他。

    听着弟弟指责的话,洛浅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眼前一黑,便彻底昏了过去。

    慕少伸手抱住她,叫了医生。

    转身时,他神色漠然的看了杨沫沫一眼,眼中透露出几许杀意。

    杨沫沫浑身一颤,吓的退后几步,心虚的很。

    虽然她决定鱼死破,可她还是怕慕云靳的。

    倒是江莫跟个傻叉似的,抓住杨沫沫的胳膊道:“沫沫,别担心,不用怕他们,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本事,真以为有钱了不起吗,狗屁!”

    杨沫沫站在江莫身后,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明明自己是个傻叉,还说别人是傻叉,真是好笑。

    洛浅很快醒过来,医生正帮她检查头部,后脑勺一个大包已经起来了。

    医生皱眉问道:“慕少奶奶,你这包是磕的,怎么磕的?”

    洛浅:“”

    她抬眸,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慕少。

    发现慕少的脸色很难看。

    她无奈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磕的。”

    她总不能承认这包是被老公打的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