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38章    容忍不了苏晴在这上蹿下跳

    “你给我闭嘴!”

    苏远帆回头,气的都想给她一巴掌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

    霸占了别人的身份,竟然要别人滚蛋。

    这女人还有心吗?

    “我为什么要闭嘴,我告诉你苏远帆,我才是苏家大小姐,苏家的一切都是我的,洛浅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根本不配得到这一切,她就是个十足十的小贱货。”

    “那样的贱货早就该死了!”

    “滚!”

    苏晴的话骂的实在难听。

    苏远帆怒喝一声,伸手便给了她一个巴掌。

    之后,苏远帆离开卧室,着急的去揭露真相。

    他实在容忍不了苏晴在这上蹿下跳了。

    再容忍下去,他亲妹妹就要死了。

    然而,苏远帆刚刚走到楼梯口,忽然旁边房间窜出一人,狠狠的推了他一把,直接将他从楼梯上推了下去。

    苏远帆滚下楼梯,头狠狠的撞在地面上。

    砰地一声,响声巨大,苏远帆直接昏迷过去。

    站在楼梯上的林妈先是一愣,而后着急的走下去,捂住了苏远帆的口鼻,意图憋死他。

    听到动静的佣人着急的跑出来。

    林妈慌忙拿开手,装模作样的大喊,“来人啊,快叫医生,五少爷不小心从楼梯上跌下来了,小姐,小姐快叫医生。”

    “啊!”

    纷纷赶来的佣人,看到地上的血迹,皆是惊叫不已。

    之后,苏家混乱一片。

    打电话的打电话,扶人的扶人。

    林妈也着急的帮忙。

    没人注意到,她时不时把手放在苏远帆口鼻上,一直想憋死他。

    苏远帆一直在短暂的窒息中挣扎。

    “五哥,五哥你怎么了?”

    苏晴从房间里跑出来,见此一幕,先是一愣,而后反应过来,装模作样的开始喊。

    心中却是松了口气。

    还好有林妈在,还好,还好。

    蓝芷最近身体很不好,晚上严重失眠,白天偶尔会睡一会。

    她刚刚在睡觉,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直到佣人的惊呼声吵醒她。

    她才知道儿子出了事。

    苏晴立刻打电话通知了苏夜辰苏睿等人。

    苏远帆被众人送往医院。

    苏晴坐在车上,不断的祈祷,祈祷苏远帆就此死去,千万不要醒来。

    若是苏远帆就此沉寂,这秘密便不会被说出去了。

    苏远帆在医院抢救了一天一夜。

    最终人还是没醒过来。

    他的头部受到了重创,送医院的时候,还耽搁了时间。

    以至于病情加剧,所以目前什么时候醒来不好说,还需要看医院的进一步治疗。

    但是医生也没说苏远帆成为植物人,可这个情况

    如果运气好,可能明天就会醒。

    运气不好就要看后续治疗情况了。

    苏远帆没死,只是伤到了头部,而且很可能随时醒来。

    守在外面的苏晴很着急。

    她魂不守舍的回到了家中跟林妈商量对策。

    “怎么办,五哥万一突然醒了,那不就麻烦了,你当时应该下手再重一点,不给他任何活着的机会,现在留下这么大一隐患,实在是让人发愁。”

    苏晴心情烦躁的很。

    就怕苏远帆中途醒来。

    而且苏远帆去给洛浅送娃娃,到底说了什么。

    有没有说胎记的事,洛浅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她的计划还没布置好。

    无法对洛浅下手。

    所以这个时候,她的身份若是被揭穿,就只能被赶出苏家了。

    “小姐,你别急,五少爷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只要他一日不醒来,我们就有时间,我们可以”

    林妈想了想,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小姐,我们可以在医院里下手,让他死在医院里,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了,只有死人财能保守秘密。”

    林妈想杀了苏远帆,否则苏远帆就是苏晴的噩梦。

    “还有那个胎记。”

    苏晴皱了皱眉,又道:“洛浅身上有胎记,我们必须想办法抹去,哪怕把她的肩膀砍去,也必须将那个胎记抹去,不然还会被别人发现。”

    “嗯,这件事我们从长计议,小姐你一定要稳住,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哪怕我拼了命,也会保住小姐。”

    林妈神色坚定的很。

    为了亲生女儿,哪怕杀人放火又如何,

    洛浅知道苏远帆出事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她办公桌上还摆着那个可爱的娃娃。

    她其实很喜欢那个娃娃,时不时拿过来摆弄一下。

    突然听到苏远帆从家中摔下来,昏迷不醒。

    她手中的笔,瞬间一顿,线条画歪。

    洛浅神色一怔,皱眉看着那个娃娃,眼神复杂。

    为何苏远帆会突然送给她礼物?

    莫名其妙的热情,莫名其妙的礼物

    她想了片刻,盯着手机屏幕看了一会,还是打通了苏夜辰的电话。

    “浅浅,有事吗?”

    苏夜辰略带疲惫的声音传来。

    这几日,他一直守在医院里。

    苏远帆突然出事,给一家人的打击无疑是致命的。

    “苏少爷,听说五少爷出事了,他现在情况怎样,醒了吗?”

    电话那头,苏夜辰明显一顿。

    大概是没想到洛浅会打电话问他这个。

    “已经抢救过来了,只是头部受了重创,不知什么时候醒来。”

    洛浅心中一惊,“那,那会成为植物人吗?”

    “看后续治疗情况,若是这边不行,我会考虑转院,浅浅”

    “嗯?”

    “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

    苏夜辰觉得实在奇怪。

    因为洛浅跟苏远帆实在没什么交情。

    “我,我”

    看着桌上的娃娃,洛浅有些犹豫,不知怎么解说苏远帆的怪异。

    外面来了客人。

    洛浅无暇跟苏夜辰多说,“苏少爷,我还有些事,先挂了,我们改天再说。”

    “好。”

    那边苏夜辰低头看着手机屏幕,若有所思。

    正在这时,项灏推门进来。

    手里拿了许多资料。

    “总裁,这是关于圣晨所有的资料,我重新整理了一遍。”

    项灏最近一直在忙着调查孤儿院的事。

    上次他有些疏忽,资料并不详细。

    这次重新将各种线索整合了下,按照顺序列举出来。

    还有历任孤儿院院长的资料,也都重新整理了出来。

    苏夜辰低头简单的看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