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35章  让你受委屈了

    所以江莫不需要这个姐姐了。

    他讨厌姐姐干涉他的恋情。

    讨厌姐姐指责他喜欢的女孩。

    他只相信他爱的那个女孩。

    却不相信从小将他疼到大的姐姐。

    洛浅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生疼不已。

    “老公。”

    许久之后,洛浅抬起头,眼神悲伤的看了慕云靳一眼。

    随后便忍不住痛哭起来。

    慕云靳知道她需要一个发泄的方式,便站在雨中陪着她。

    他紧紧的抱着她,将她圈进怀中,用自己的身体为她遮风挡雨。

    哪怕生活给她再多的苦难。

    他也会用心去弥补所有,弥补她的伤痛,她失去的一切。

    慕云靳带洛浅回去的时候。

    两人跟落汤鸡似的,天已经很晚了。

    慕云靳的东西落在了老宅。

    叶澜正好出门,顺便给儿子送了过来。

    瞧见两人这落汤鸡的模样,实在是吓了一跳。

    “哎呀,这是怎么了,出去没带伞吗,不是有车吗,怎么还淋成这样,快上去换衣服。”

    “风姨,风姨,快去给他们熬姜汤,看看家里还有没有感冒药。”

    叶澜着急的让风姨熬姜汤找药。

    这种天淋雨也实在是太受罪了。

    慕云靳带洛浅上去换了衣服。

    洛浅心情不好,呆呆的坐在床上,回忆着这些年的事。

    为了帮弟弟赚学费,她曾经急的都差点去卖血。

    好在最后老板好心,提前预支了工资。

    她才没去卖血。

    多少次,为了弟弟的学费,比赛费,她愁的要死。

    但是每次她都咬牙坚持下来。

    她觉得自己始终会守得云开见月明。

    等弟弟毕业,一切便好了。

    可她没能等来弟弟毕业,等来的却是背叛。

    慕云靳下楼的时候,叶澜还没走。

    她实在不放心两人的情况,明明中午还好好的。

    “云靳,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回浅浅奶奶那了吗,吵架了?”

    “这你们刚回来,怎么就吵架了?”

    叶澜着急的开口。

    慕云靳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揉揉额头,疲惫道:“妈,杨沫沫跟江莫住在了一起,今天闹了一出,结果他们家人只相信杨沫沫,不相信浅浅。”

    “您也知道,浅浅跟她奶奶她弟弟相依为命,以前为了江莫都退了学,可现在姐弟俩却因为杨沫沫闹成这样,她实在是接受不了。”

    “杨沫沫!”

    听到这三个字,叶澜都快气炸了。

    她当初完全是因为不想纪珍跟洛浅闹的太僵,让洛浅伤心,这才放了杨沫沫一马。

    不想这个杨沫沫即便蹲了次监狱,还是那个德行。

    “江莫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基本的判断没有吗,那个杨沫沫若是没问题能被抓进去,简直脑子有毛病。”

    叶澜气的冷笑一声。

    而后沉默片刻,又叹了口气道:“我去看看浅浅吧,这孩子身世本就苦,没爸没妈的,把弟弟奶奶当成最重要的亲人,结果还被亲人伤到这个份上,真是过分!”

    叶澜从厨房里端了姜汤上楼。

    洛浅还坐在床上发呆。

    她没有哭,只是在想人心到底是怎样的。

    为何相依为命多年的亲人,相信的会是一个外人。

    哪怕她一点证据没有,家人也不该怀疑她。

    难道真的是她做的不够好,所以才会导致如此结果。

    “浅浅来先把这碗姜汤喝了驱驱寒,不然若是感冒了更难受。”

    叶澜笑着将姜汤端到了洛浅跟前。

    洛浅摇了摇头,“妈,我不想喝。”

    “听话,不管出什么事,也不能跟自己的身子过不去,不然你若是生病了,难受了,那杨沫沫岂不很高兴?”

    “咱们怎么能让她高兴呢,你说是不是?”

    叶澜温言劝说。

    洛浅总算将姜汤喝了下去。

    叶澜并未离开,将碗放在旁边桌上,笑着坐了下来,看着洛浅道:“浅浅,你若是不嫌烦,妈跟你说说话。”

    洛浅微微一怔,随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叶澜见她同意了,这才开口,“其实,说起对你意见大,大概没人比得上我这个做婆婆的,但想当初我那么极端,后来都能看到你的好,可见你是个多么好的姑娘。“

    “你弟弟的事,妈帮不上你,而且如果不是妈,杨沫沫也不会来到江城,惹出这些事,所以妈感到很抱歉。”

    “但是浅浅,妈希望你能好好的,妈以前做过很多对不起你的事,希望你能给我个机会弥补,以后你就是妈的亲女儿,你跟云靳两个,妈肯定是偏向你的。”

    “若是你不嫌弃,就不要把我当婆婆,把我当你的母亲,有什么委屈跟妈说,妈决不许任何人欺负你。”

    叶澜拉着洛浅的手,语重心长的说着。

    她知道洛浅心中孤单。

    因此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温暖她,让她心中好过些。

    至少慕家永远都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她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

    她始终是个有家的孩子。

    “妈。”

    闻此,洛浅心中的委屈,瞬间涌了出来。

    被长辈关心的感觉真的很暖。

    她扑在叶澜怀中哭的像个孩子。

    她想,如果她从小就有妈妈。

    也就不会被欺负到这种程度了。

    爸妈为什么不要她?

    难道只因她是个女孩,不能传宗接代吗?

    “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叶澜轻叹一口气,实在想不出洛浅的父母到底有多狠心,亲生骨肉都能丢。

    她也想要个女儿。

    可是生了儿子之后,身体不允许,便没再要。

    若她有个女儿,一定把最好的都给女儿。

    不让女儿受半点委屈。

    杨沫沫还在装模作样。

    趁着江莫去找药的时候。

    她还下狠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让自己的脸看上去更严重了些。

    江莫找了烫伤膏来给她抹。

    其实,她伤得不重,已经不怎么痛了。

    可江莫一碰到她,她便紧紧皱起了眉头,模样很痛苦。

    见此,江莫忙道:“沫沫,你忍一下,马上就好了,我轻点,这药必须上,不然严重起来脸要毁了。”

    杨沫沫咬了咬唇,做出一副坚强的样子,“小莫,别担心,那茶水不烫,我没事了,我不疼的,而且睡一觉就会好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