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33章      因为慕家有钱只手遮天

    在纪珍心里认为杨沫沫才20岁,年纪轻,又是大学生,绝对没那么恶毒的心思。

    一个20岁的小娃娃,怎么可能做出那些事呢,分明是有人陷害。

    更何况,江莫跟杨沫沫的感情实在是好。

    所以纪珍不想破坏他们。

    想让他们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

    这大概是一些思想封建的老人普遍的观点。

    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很难改变。

    洛浅听了纪珍的话,瞬间气笑了。

    她觉得她现在能笑不哭,应该是疯了。

    一向疼爱自己的奶奶,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或许真是自己眼瞎了,没看到杨沫沫那朵小白莲的闪光之处。

    杨沫沫在卧室内,将洛浅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

    她难过的很,低着头,轻声啜泣。

    见此,江莫急忙安慰道:“沫沫,你别难过,姐姐是真的不知道真相,而且她很依赖姐夫,所以觉得慕家都是好人。”

    “这件事我们慢慢来,姐姐总会明白你的好的。”

    江莫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始终不认为是杨沫沫的错。

    杨沫沫哭着扑入他怀中,却不小心扯下了浴巾。

    浴巾掉在地上,杨沫沫顿时浑身**,纤细的身子,整个暴露在江莫面前。

    江莫这个纯情小男孩,瞬间看的面红耳赤。

    他身体有些僵硬的推了推杨沫沫,尴尬的笑着,“沫沫,你怎么跑去洗澡了?”

    “刚刚在厨房择菜,弄脏了衣服,觉得身上也不舒服,索性洗了一下。”

    杨沫沫弯腰捡起了浴巾,慢条斯理的往身上裹。

    只是她这种慢条斯理的举动,充满了诱惑。

    江莫尴尬的不想去看,却忍不住去看,脸颊通红,呼吸急促。

    如果不是外面有人。

    估计他是真的忍不住了。

    “你帮我去阳台上拿下内裤,我昨天洗了好几条,都挂在阳台上忘记收了。”

    杨沫沫眨眨眼睛,笑的可爱。

    “哦。”

    江莫急忙打开门跑出去。

    洛浅见他出来,正想说些什么。

    还没来得及说,便见江莫飞速的跑到阳台上,收了几条女式的内裤,又进了房间。

    洛浅:“”

    她快被江莫这个举动给气炸了。

    虽然江莫已经是成年人了。

    但是这个年纪不应该好好学习吗?

    现在是几个意思,就知道跟杨沫沫这个女人厮混!

    洛浅咬牙切齿的看着江莫的卧室。

    她站在那,没再说什么。

    她等着杨沫沫那个贱人出来。

    她非要手撕了那个贱人不可!

    纪珍也很尴尬,孙子怎么做这种事。

    但是想想两人已经住在一起了。

    这种事也正常。

    杨沫沫换好衣服,磨蹭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

    江莫拉着杨沫沫走了过来。

    杨沫沫跟在江莫身后,咬着唇,一副很恐惧的样子。

    她似乎很怕洛浅似的。

    但是洛浅知道这女人一身都是戏。

    娱乐圈不给她颁个影后,已经很不错了。

    “姐。”

    江莫轻声开了口。

    其实,他也有些心虚。

    “你给我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

    洛浅开口怒斥江莫,一句话将江莫堵了回去。

    江莫感觉自己很冤枉。

    “姐姐。”

    杨沫沫忽然站了出来,看着洛浅诚恳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所以不论你说什么,我都接受,只求你能宽容一下,让我跟小莫在一起。”

    “我发誓,我一定会照顾好小莫,照顾好奶奶的!”

    杨沫沫的戏做的很足,已经举起手发誓了。

    看着她假惺惺的样子,洛浅忍不住冷笑一声,挑眉道:“真的吗?”

    杨沫沫狠狠的点了点头,“真的!”

    “那你发誓,你以后再也不做坏事,再也不会存什么坏心思,好好照顾小莫跟奶奶,若是有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你与你的家人都会遭受报应!”

    洛浅也实在发了狠,故意说出这种话。

    见此,江莫的脸色顿时变了,怒道:“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沫沫!”

    “我让你闭嘴!”

    洛浅狠狠的瞪了江莫一眼,眼眸冰冷。

    江莫被姐姐这凶狠的模样吓了一跳。

    实在不解的很,姐姐为何要这样对他?

    杨沫沫咬着唇,可怜巴巴的看着洛浅,眼泪欲落不落,很是勾人心,看的江莫心都碎了。

    纪珍也出来打圆场,“浅浅,咱们都是一家人,哪里能如此呢,以前的事情,就算全都过去了,我们不要再说了好不好?”

    然而,洛浅好像没有听到纪珍说的,而是盯着杨沫沫冷漠道:“你倒是发誓啊,杨沫沫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要对我弟弟好吗,为什么现在不敢发誓了,你以为你那拙劣的演技,可以骗过所有人吗?”

    杨沫沫被洛浅逼急了,两行清泪,滚滚而落,不知道有多可怜。

    她深吸一口气,举起了手,“我发誓,若是我再有什么坏心思,我跟我的家人都不得好死!”

    心里却默念,什么毒誓,若发誓能应验,这世上早不知死多少人了。

    杨沫沫最不相信的便是轮回报应。

    她觉得那些做坏事的人,逍遥多了,从没有过什么报应。

    反倒是那些所谓善良的人,都被弄死了。

    所以,什么毒誓不毒誓的,完全是骗人的。

    老天有功夫管这么多闲事吗?

    “沫沫。”

    江莫听到杨沫沫发誓,顿时心疼的不行。

    纪珍也很心疼,叹了口气道:“浅浅啊,你就别再逼沫沫了。”

    老人家很迷信这一套。

    所以,她觉得杨沫沫都敢发毒誓了,肯定没什么问题。

    但是没良心的人,从不害怕毒誓。

    那些杀人的人,若是真害怕鬼神,也就不至于杀人了。

    “姐,沫沫都发誓了,你还要怎样,她没做过那些坏事就是没做过,你为何非要将那些事情的责任推到她身上?”

    江莫气不过,忍不住冲着洛浅怒喊起来。

    洛浅的心已经彻底凉了,感觉世界塌了一般。

    她神色冷漠的看着江莫,轻笑一声,“那警察是眼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才把杨沫沫抓进去的!”

    “那是因为慕家有钱,能只手遮天,所以才冤枉了沫沫!”

    江莫气恼的大喊,拼了命的维护身边眼泪婆娑的小美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