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28章      对着杨沫沫就是一巴掌

    “谁敢笑你?”

    江莫却抱着杨沫沫不肯放手。

    同时看了一眼那多嘴的同事,怒道:“这是我女朋友,我愿意抱怎么了,你才脏,你比谁都脏!”

    “你骂谁呢!”

    那是个女同事,听到江莫这话,自然气的不行。

    “骂的就是你,嫌弃别人之前,先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吧。”

    江莫在公司年纪脾气好,人也勤快。

    所以平常根本不是这副样子。

    但他一遇到杨沫沫的事情,便立刻没了理智。

    那女同事在公司地位颇高,人缘也不错。

    将江莫这么欺负她,其他人也不乐意了。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立刻冲了上来,对着江莫就是一拳,骂道:“不会说话就别说,一个黄毛小子也敢在公司欺负人,找揍呢。”

    “就是,就是,不过好心提醒他一下,还有错了。”

    “嘴上没把门的活该挨揍,那个乞丐就是很脏,难道还说错了不成。”

    江莫毕竟来公司没多久。

    没积累下什么人脉。

    所以,众人便都偏帮着那位女同事。

    江莫瞬间招惹了众怒。

    而杨沫沫见江莫被打,顿时心痛的要死,急忙开口,“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们不要打小莫好不好?”

    说这话的时候,杨沫沫还故意靠近那女同事,碰到了她的衣服。

    “啪。”

    结果,那女同事见此,扬起手对着杨沫沫就是一巴掌。

    “沫沫!”

    江莫见杨沫沫被删了一巴掌,脸色瞬间一变。

    他猛地伸手推开身边的人,对着那女同事就扑了过去。

    反手就是一巴掌替杨沫沫打了回去。

    “啊!”

    女同事被打的尖叫一声。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加入了打人的行列。

    没人偏向江莫,几乎都在揍他。

    杨沫沫欲要伸手护住江莫,却因此被人打了好几拳。

    “沫沫!”

    江莫见此心疼的要死,急忙伸手将杨沫沫拉入怀中,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娇小的身躯。

    七八个人围着江莫一起打。

    江莫护着杨沫沫,势单力薄,根本无法还手。

    保安站在一旁也不管,对江莫护着杨沫沫的行为很是恶心。

    最后还是老板出来解围。

    这老板跟洛浅很熟。

    自然对江莫格外照顾些。

    如果不是老板在,江莫估计真的就惨了。

    不过,即便老板赶来,江莫也已经被打的浑身是伤。

    待那些人走后,老板皱眉道:“江莫,你姐是让你到我这来工作,不是来打架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这样多有损公司形象?”

    这个年一过,江莫便十八了,已经是成年人了。

    可做事却如此不稳重。

    老板很失望。

    如果不是看在洛浅的面子上,早就辞退江莫了。

    不想不等老板说,江莫已经皱眉道:“有这样员工的公司,我也不想呆了,这件事您不用跟我姐说,我自己跟我姐说。”

    “沫沫,咱们走!”

    江莫气冲冲的带着杨沫沫离开。

    那老板瞬间气了个实在。

    这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了。

    一个才十八岁的黄毛小子,没任何工作经验。

    如果不是洛浅的面子,老板根本不会收。

    “江莫,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二人走了一段,杨沫沫便要挣脱开江莫。

    “沫沫,我带你回家。”

    “我不要跟你回去,我跟你回去,只会破坏你们家人的幸福,江莫放我走吧。”

    杨沫沫哭着求江莫,死活不肯跟江莫回去。

    “沫沫,你先跟我回去,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家再说,我不会抛弃你的。”

    “江莫,你放开我,我不能让你为难,我们就到此结束吧,谢谢你对我的爱,我真的配不上你。”

    杨沫沫伸手狠狠的将江莫推开,眼泪簌簌而落。

    见此,江莫先是一愣,而后忽然伸手将杨沫沫抱在了怀中,低头对着那张柔软的唇,便吻了下去。

    杨沫沫剧烈的挣扎。

    但挣扎过后,最终还是妥协,踮起脚尖,眼里含着泪,默默的回应江莫这个吻。

    二人在一起拥吻。

    久违的感觉,让江莫心中复杂难言。

    虽然他最近一直勤勤恳恳的努力工作,但是对杨沫沫的思念却是只增不减。

    许久之后,江莫放开杨沫沫,看着她道:“沫沫,你不是去外面服刑了吗,现在怎么会出现在江城,不会,不会是你逃出来了吧。”

    江莫有些担心,难道沫沫越狱了。

    越狱可要加刑的。

    “沫沫,你听我说,我现在陪你回去自首,越狱只会害了你自己,你的刑期本来就不长,若是这样闹,只怕会加刑,咱们现在就走。”

    江莫拉着杨沫沫去自首。

    杨沫沫听的一头雾水,“小莫,我早就出狱了,我减刑了,出来很久了,年前便出来了,什么越狱?”

    “减刑?”

    江莫愣了片刻,甚是疑惑的看着杨沫沫,眉头紧紧皱起。

    “你,你不是因为闹事被加刑了吗,而且还被转了地方,我之前去监狱探望你,他们就是这么说的。”

    “我没有啊,我怎么可能会闹事,我因为救人被减刑,提早出来了,可是我身上没钱,所以只能”

    杨沫沫搓了搓手,有些窘迫的低了头,声音也压的低低的,有委屈也有悲伤。

    “那些人为什么骗我,还说不许探监。”

    “我,我不知道。”

    杨沫沫摇头,一副无辜的模样。

    江莫皱眉想着,站在那,沉默不已。

    难道,难道是姐姐

    江莫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难道是姐姐为了阻止自己见沫沫,所以才策划了这么一出?

    这会子江莫倒是脑子好使了,一下子便猜出此事是洛浅做的。

    “走吧沫沫,外面天冷,咱们回家。”

    江莫见杨沫沫穿的极为单薄,急忙脱了外套给她披上。

    “不要,你会感冒的。”

    杨沫沫急忙伸手推开他,眼神中写满了躲闪的意思,“小莫,我先走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说完,杨沫沫便要走。

    “我不许你走!”

    江莫怒吼一声,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拽着杨沫沫就上了车。

    他跟司机说了地址。

    “江莫,你要做什么,放我下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