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18章  老公,我们回家

    洛浅以为那些痕迹是杜易恒在她身上留下的。

    所以她才笃定的认为她被杜易恒碰了。

    “痕,痕迹,你确认不是那晚受的伤?”

    杜易恒愣了愣,这特么哪里来的痕迹,他怎么知道啊。

    “不是,那些痕迹不是很深,而且不可能很多地方都有。”

    洛浅低头,又生气又尴尬。

    杜易恒:“”

    “不应该啊,我带你回去之后,便让佣人帮你换了衣服,之后郑医生帮你来打点滴,后来你婆婆便来了,怎么可能还有别人接近你。”

    杜易恒皱眉思索着,整件事的过程。

    接触洛浅的人一个手指头就能数的过来。

    除了他,医生,管家,就是两个女佣。

    两个女佣帮洛浅换了衣服。

    可她们是女人

    不对,女人才最容易对女人下手啊。

    杜易恒似乎想通了什么,立刻打了电话,让管家去审那两个女佣。

    管家是他的心腹,手段极高,很快便审问出了结果。

    那两个女佣年轻的很,经不住管家老辣的手法。

    所以什么都说了。

    是她们嫉妒洛浅被杜易恒带回去,所以帮洛浅换衣服的时候,暗中掐了洛浅好几把。

    可怜的浅浅菇凉,那个时候正在昏迷中,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所以被欺负了也不知道。

    “该死!”

    得知这个结果,杜易恒气的怒骂一声,对管家道:“不用我吩咐,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居然还有这么一招。

    他可真是小看了女人的嫉妒心。

    他带个女人回去,关她们屁事!

    “好了,这就是真相,这事的确是我的不是。”

    两个小小的女佣,因为嫉妒惹下了这么大的误会。

    杜二少爷顿时心烦的很。

    洛浅愣愣的看着,傻傻的听着。

    是误会一场?

    杜易恒没有碰她?

    她还是清白的?

    杜易恒看她那傻乎乎的模样,也是头疼,“我说你也是结过婚的人了,不能就因为那一点点痕迹判罪于我吧,再说了我当时是冒着危险去救你的。”

    “我费心费力的救你出来,你就不能想我一点好,却偏偏认为我不怀好意?”

    “为了救你,我中了药,挨了一针,现在还半死不活的,你怎么不说送面锦旗给我,还跑到这来杀我,洛浅你脑子坏掉了!”

    杜二少那叫一个憋屈,抓住机会开始指责洛浅。

    只是他这个样子,怎么着也不像半死不活的。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当时昏迷了,对不起”

    洛浅低头,结结巴巴的道歉。

    她还真以为杜二少不是什么好东西。

    没办法,连杜家二老都不觉得他是什么好东西。

    外人这样看他,一点也不奇怪。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你刚刚要杀我,我的精神损失你怎么赔,别说用钱,我杜易恒不缺钱!”

    杜二少还在喋喋不休。

    洛浅想了想,弱弱的问了一句,“那,那回头给你做面锦旗送过来行吗?”

    锦旗

    杜二少脑补了一下那个场景。

    洛浅拿着面锦旗走进来,上面写着见义勇为的大英雄杜易恒?

    他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只是洛浅一大早跑出来,精神状态不好,这会子也是摇摇欲坠,要跌倒的样子。

    见此,慕云靳神色复杂的看了杜易恒一眼道:“这件事改天再说,她身体不好,我先带她回去。”

    “走吧,走吧,我还要开会呢。”

    杜易恒不耐烦的将两人赶走。

    然而,两人走后,他却是忍不住轻轻的叹了口气,无奈摇头。

    依着他的脾气,有人这样闹事,他才懒得解释,直接让保安打出去便可。

    而且即便洛浅来,他也用不着费心费力跟她撇清关系。

    似乎他救她,真的没别的个人感情在。

    他将所有的爱慕欣赏心疼,都掩饰的好好的。

    为的只是不让她心中有负担罢了。

    她若是知道他喜欢她,一定会苦恼吧。

    这种苦恼,他一个人就尝够了。

    没必要再拉上她也一起苦恼。

    洛浅跟慕云靳两人下了楼,走出了杜氏。

    出门的那一刻,洛浅压抑在心中的苦闷,瞬间消失殆尽。

    如今天气还早,外面空气好的很。

    洛浅抬眸,看着澄澈如玉的天空,难得露出一个暖暖的笑容。

    这几日,她过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却没想到,一切都是场误会。

    如今误会解除,雨过天晴,整个人都变得有精神起来。

    “老公,我们回家吧。”

    她转眸,眼睛亮亮的看向慕云靳,伸手拉住他,眉眼一弯,笑的开心。

    慕云靳低头看着她,唇角微勾,最后深邃的目光落在她拉着自己的手上,笑道:“这次让我抱了吗?”

    他刚说完,洛浅便一下扑进了他怀中,“老公,对不起,是我蠢,是我犯糊涂。”

    “不离婚了?”

    “不离婚!”

    “不把我让给别的女人了?”

    “谁敢跟我抢你,我就一脚踹死她!”

    洛浅抬头,做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慕云靳无奈摸了摸她的头。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到底是有些欣慰的。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万一是真的,他实在无法说服洛浅回心转意。

    走了几步,慕云靳蹲下了身子,指了指自己的背,“来,上来,我背你。”

    “不要。”

    洛浅果断的摇头拒绝,“你还没好呢,回去还要打点滴。”

    “上来,背你的力气,老公还是有的。”

    慕少再次指了指自己的背,执意要背她。

    不过也没多长的路,前面不久便是停车位。

    洛浅抿了抿唇,眼睛一亮,还是上了他的背。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贴在他身上,轻声道:“老公,你真好。”

    “嗯,这下知道我的好了?”

    “你一直都很好的嘛。”

    “我好,还要跟我离婚?”

    “”

    洛浅伸手捂脸,好丢人的感觉。

    她怎么就这么笨呢。

    洛浅的车交给保镖开回去了。

    慕少开自己的车跟她回去。

    浅浅菇凉的车技是越来越好。

    刚刚慕少都差点没跟上。

    这丫头绝对没有一点新手上路的感觉。

    “浅浅。”

    “嗯。”

    “那天晚上,我是不是弄疼你了?”

    慕少转头看着她,沉声问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