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15章  云靳,你放开我

    “云靳。”

    洛浅还是拿着离婚协议书走了过去,低头道:“我知道你对我好,即便出了这样的事,你也不肯放弃我。”

    “但是我不能那么自私,我不能仗着你的爱,什么都能被宽恕,所以你就签字吧,好不好?”

    她近乎恳求的求他签离婚协议书。

    她现在还没从那场灾难中回过神来,精神恍恍惚惚。

    她实在是太爱慕云靳了。

    所以接受不了自己身上有任何的瑕疵。

    慕云靳沉默片刻,对她招了招手,“拿过来我看看。”

    洛浅以为他要签字,急忙将离婚协议书递了过去。

    谁知道,他故技重施,再次伸手抓住了她。

    另一只手接过离婚协议书,看了一眼,冷笑一声。

    直接将离婚协议书扔在了地上。

    “云靳,你放开我。”

    洛浅凝眉,几乎无力与他挣扎。

    慕云靳冷笑一声,霸道的将她拽入怀里。

    即便他身体不适,但力气也比她大。

    “洛浅,想逃开我是吗?”

    他神色冰冷的看着她,薄唇轻抿,“但是我慕云靳想要的,从来不会失手,你是我的女人,我想怎么碰,就怎么碰,想怎么抱,就怎么抱,你作为妻子,应该履行妻子的义务。”

    “可我已经脏了,配不上你!”

    洛浅伤心的冲着他吼。

    他却并不买账,“我都没说你脏,你吵什么!”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逼着她对视自己,咬牙切齿道:“浅浅,忘记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起这件事,彻彻底底的忘记,我们重新过日子。”

    “我忘不掉。”

    洛浅情绪崩溃,忽然伸手狠狠的推开了他,终于忍不住,泪如雨下,“云靳,我求你了,跟我离婚吧,我越是爱你,便越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你就让我安安静静的离开,这样我心里也会安慰些。”

    出轨的男女,无非是对自己的婚姻已经厌倦了,所以即便背叛,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是洛浅对慕云靳却是刻入骨子里的爱。

    越是爱的深,越是不容忍有瑕疵存在。

    因此,洛浅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不可能!”

    慕云靳暴怒,“不管你说什么,都不可能,我决不许你离开!”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洛浅忽然发疯似的推开了他,疯狂的冲着他怒吼,“我都已经这样了,还怎么回得去,事实便是事实,谁都逃脱不了,即便你不放我离开,我也会离开,我容忍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任何污点,哪怕这个污点是我自己造成的,我也容忍不了!”

    说完,洛浅便转身跑了出去,彻彻底底的逃离。

    她在某些事情上特别喜欢钻牛角尖。

    比如感情的事,她自己犯一点错都不许。

    完全觉得自己玷污了这段感情。

    慕少气的几乎吐血。

    他想要下床追出去。

    然而,身体虚弱的很,头疼欲裂。

    他沉默片刻,到底是没追出去。

    现在洛浅的情绪很不稳定。

    他跟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所以,只能沉默。

    给两个都能安静下来的时间。

    慕云靳沉默了片刻,给顾臻打了电话。

    “盯紧杜氏,我要杜氏在十天内破产!”

    上次收拾安家,用的时间有些长。

    那是因为他在慢慢收,收拾安家之后,自己不但一点损失没有,还大赚了一笔。

    但是这次他不在乎自己的利益,哪怕两败俱伤,也要将对方搞死。

    顾臻挂了电话,立刻去办事,无奈的很。

    看样子这次总裁是要动真格的了。

    慕云靳刚刚挂完电话,手机便进来一条彩信。

    点进去,便看到了一张张照片。

    照片上,杜易恒抱着洛浅,低着头看着她,距离极近,两人的脸几乎贴到了一起。

    杜易恒一脸的深情与宠溺。

    同样身为男人,他知道那种眼神跟神态代表什么。

    那代表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深沉的爱。

    虽然只是拥抱的照片,可这也能让慕少抓狂。

    慕云靳脸色猛地一冷,扬手将手机丢了出去。

    啪的一声,慕少刚刚换的新手机,就这么的再次报废了。

    可怜的杜二少还不知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而安家人听说他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也就放了心,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却不知,慕少发了狠,杜氏即将迎来一场风暴。

    当晚,洛浅搬去了另外一间屋子休息。

    她没有叫律师重新拟定离婚协议书。

    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慕云靳也在休息,并没过去看她。

    现在两人皆是身心俱疲,甚至连互相争辩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这样,两人分房而睡,各自煎熬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洛浅便洗漱完,下了楼,拿着车钥匙向外走去。

    “少奶奶,少奶奶。”

    风姨在后面喊她。

    她却好像没听到似的,径直出了别墅,开车离开,速度快的很。

    风姨愣了愣,一大早的少奶奶去哪?

    “风姨,怎么了?”

    慕云靳也起了身,经过一晚上的休息,精神比昨天好了些,只是心情却差的很。

    “少爷,少奶奶开车出去了,我喊她,她也不理我,我看少奶奶脸色很差劲,不知道她会去哪里。”

    风姨担心的很,洛浅现在这个精神状态出门,难保不会出事。

    慕云靳脸色一变,正要说些什么。

    保镖忽然闯了进来,“少爷,少奶奶一人离开了,不让我们跟着。”

    他们也想跟上去。

    可洛浅发了火,说谁跟着她,她就死在谁面前。

    保镖们完全吓到了。

    他们从没看到过少奶奶这般。

    “一群废物。”

    慕云靳低喝一声,急忙拿了车钥匙追了出去。

    连死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保不齐洛浅会做些什么疯狂的事。

    洛浅直接开车去了杜氏找杜易恒。

    杜二少昨个休息了一天,好了一些。

    今天回公司处理事情。

    刚刚进了办公室,助理便走了进来,“少爷,慕少奶奶过来找您。”

    洛浅被拦在楼下,报了自己的名字。

    因为她的身份,前台也没敢怠慢,急忙打了内线告诉了助理。

    助理又来请示杜易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