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14章  原来都是误会一场

    “你”

    杜易恒气到没脾气。

    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居然还在质疑他,简直了!

    “是不是真的,浅浅知道,她醒来之后,肯定会告诉慕云靳真相,不然今天慕云靳已经把我们杜家给拆了。”

    杜易恒以为洛浅知道真相。

    然而,他却忽略了洛浅当时已经陷入昏迷的问题。

    洛浅迷迷糊糊的,压根不知道真相。

    醒来之后,听了叶澜的话,又看到身上的痕迹。

    还以为自己真被杜易恒那个了。

    现在二人为了这事闹离婚。

    杜二少还在苦恼自己救人被误解。

    听儿子这么说,杜父总算放下心来。

    原来都是误会一场。

    好在儿子没真的干那些蠢事,不然他们真没办法面对慕家。

    “看什么看,赶紧给我解开,你儿子要死了!”

    杜易恒冲着杜父怒喊。

    杜父自知理亏,也没发火,亲自给儿子松了绑。

    杜易恒皱眉看了他一眼,“这种事也能弄错,你们真行。”

    “还有我妈也真是的,怎么不问问我,我可是她亲儿子啊!”

    “这件事不能怪你妈,谁让你平时做了那么多坏事,你妈误解也是正常。”

    一句话,杜二少平时太风流。

    所以亲爹妈都以为他见了姑娘就会发情。

    压根就没想过他真是奔着救人去了。

    杜易恒总算回到了杜家。

    他不知洛浅误会了他。

    而慕云靳发着烧,还没醒来。

    所以还没处理这事。

    一切相安无事。

    洛浅在慕云靳床前守了很久。

    直到晚上慕云靳才醒过来。

    她坐在一旁,不断的打瞌睡。

    慕云靳睁开眼睛,看着瘦弱的她,在一旁守着自己,心中的感觉很是复杂。

    昨天他喝了太多的酒,以至于现在身体很不舒服。

    遇到这种事,他是真的气疯了,所以才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都说借酒消愁,然而醒来之后,事情还是没解决。

    所以借酒消愁有个屁用!

    他动了动身子,伸出手想要去拽她。

    她虽然坐在他旁边,却跟以前不一样。

    以前她都喜欢紧紧抓着他的手。

    但是现在她连被子都不碰一下。

    他的动作惊醒了洛浅。

    洛浅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他终于醒了过来。

    “云靳,你醒了。”

    洛浅起身,不动声色的侧了侧身子。

    虽然是一个很小的动作,可却被他一眼看穿。

    她在故意逃避!

    “过来。”

    慕云靳眸色幽深的看着她,沉声开口。

    他的嗓子沙哑的很,听上去很不舒服。

    洛浅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垂眸嘟囔道:“我让风姨把饭菜端上来。”

    说着,她便转身匆忙的离开,也不管他愿意与否。

    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

    他冷笑一声,眼神如冰。

    他都没说不要她。

    她倒是先发制人,想要把他扔了。

    她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

    结婚证还在抽屉里摆着。

    她想逃,门都没有!

    风姨很快端了饭菜上来。

    洛浅跟在后面。

    “少爷,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风姨叹了口气,将饭菜放在了旁边的小桌上,语重心长道:“少奶奶守了你一天了,什么也没吃,你们俩一起吃吧。”

    “少奶奶,我先下楼去了。”

    风姨笑着转身,别有深意的看了洛浅一眼。

    “风姨。”

    洛浅有些慌神,她想要风姨留下来,不想独自面对慕少。

    “你们是夫妻,夫妻之间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风姨拍了拍她的手,笑着离开。

    房间内,再次只剩下两人,气氛尴尬异常。

    洛浅站在那,不知该如何,微微垂眸,搓着衣角,沉默的很。

    慕云靳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

    想起昨晚他的发狂,他也感觉很无奈。

    结婚这么久,他从没对她用过强。

    只要她不想,他绝对不会乱来。

    但是这次他是真的被刺激到了。

    她凭什么不让他碰?

    他的女人为什么不能碰!

    过了许久,洛浅总算抬起了头,看着慕云靳轻声道:“云靳,你吃些东西吧。”

    “你过来。”

    慕少惜字如金的开口,眼神异常冷冽。

    洛浅站在原地,不肯过去。

    慕云靳伸手指了指桌上的饭菜,“你过来喂我。”

    洛浅:“”

    她垂眸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

    如果一会吃,肯定凉了。

    “难道你要我一个病人下去自己吃?”

    慕云靳皱眉看着她,神色复杂。

    洛浅终于端起饭菜走了过去。

    然而,她刚刚坐在床边。

    慕云靳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洛浅手腕吃痛,手一送,饭菜掉在了地上,啪的一声,摔的粉碎。

    慕云靳将她拽入怀中,低头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唔,不,不要”

    洛浅拼命的挣扎,慕云靳却不肯放过她,一遍遍的吻着她,并且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这一幕跟昨晚上的那一幕,一模一样。

    仿佛一切再次重演。

    洛浅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不已。

    她几乎被他吻的透不过气来。

    许久之后,她才从他怀中挣脱。

    她抓着衣服着急的后退,看着他不断的摇头,“云靳,你还在发烧,医生说你现在身体情况很不好,什么也不许你做,你好好养病好不好?”

    “你是怕我身体有事,还是说你想跟我离婚!”

    慕云靳看着她不断的闪躲,气恼的一拳砸在了床上。

    洛浅退到墙角,沉默的看着他。

    慕少发了半天的火,最终情绪稍稍平复了些。

    他眉头紧皱,脸色不悦的看着洛浅道:“我都没提离婚,你提什么离婚,我都没说嫌弃你,你发什么疯!”

    出了这样的事,生气的不应该是他这个丈夫吗?

    他什么都还没说。

    她倒是得寸进尺起来。

    洛浅没说什么,转身走到柜子前,打开抽屉,拿了两份文件过来。

    “不用拿离婚协议书给我,我不签。”

    洛浅还没开口,慕少便已经猜到她手里是什么东西了。

    她打电话给律师,让律师帮忙拟定了离婚协议书。

    上面写着她放弃所有应该分到的财产,净身出户。

    她觉得,这才是她应得的下场。

    至少她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