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12章   云靳,不要碰我

    “云靳,不,不要这样,不要碰我。”

    洛浅被他压在身下,挣扎不得。

    她哭着求他,不要碰她。

    她真的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然而,慕云靳不仅不打算放过她,反而嘶啦一声,撕开了她的衣服。

    洛浅整个人都傻了。

    “老公,不要,我不干净,你不要碰我,不要……”

    她眼中布满了绝望。

    已经被杜易恒碰过的她,怎么配跟他在一起呢?

    慕云靳,依然在撕扯她的衣服。

    片刻之后,二人**相见。

    肌肤相贴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云靳,求你,求你不要,求你……”

    她双手无力的抵在他胸口,泪如雨下的哭求。

    然而,他好像没听到似的,在撕扯掉两人的衣服之后,低头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浓烈的酒气,让她有些难受。

    他却不肯停下来。

    他一遍遍的吻着她的唇。

    这个女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哪怕是一根头发丝,都应该是他的!

    “云靳……”

    洛浅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小的几乎听不到。

    她嗓子几乎喊哑了。

    而且她的身体还没好。

    今天应该继续输液的。

    本就虚弱的她,如今被他这么一折腾,情况就更糟糕了。

    她越是说不要。

    他便越是霸占。

    须臾,他离开她的唇,在她耳边咬牙切齿道:“你是我老婆,是我媳妇,我凭什么不能碰,难道留着让别人碰不成!”

    他的话,瞬间刺激到了她。

    她知道,他在说杜易恒的事。

    她睁开眼睛,静静的看着他,似乎连眼泪都不会流了。

    听了他这番话。

    她没再挣扎,沉默片刻,忽然主动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开始迎合他。

    她的主动,倒是让他一愣。

    然而,他也没多想,低头再次吻上她的唇,继续霸道的占有与掠夺。

    很快,室内便只剩一声声暧昧的低吟声,满室春光,让人面红耳赤。

    连上来送醒酒汤的风姨,走到门口听到动静,都急忙退了下去。

    叶澜本来还想上去劝劝,生怕慕云靳在醉酒之下对洛浅动手。

    她可没见她儿子喝的不省人事。

    分明是喝的火气更大了。

    只是在听了风姨的话之后,也是无奈的很。

    她抬头看了一眼,楼上二人的卧室,有些哭笑不得,不知该说什么。

    这到底是和好的前奏。

    还是决裂的前奏?

    但不管怎么说,慕云靳并没有因为此事嫌弃洛浅。

    他只是心里不痛快罢了。

    换成谁遇到这种事,谁都不会痛快。

    哪个男人愿意当乌龟王八,让头顶绿油油的?

    这一疯狂,便是疯狂了一夜。

    最后两人皆是疲惫的睡了过去。

    睡过去的时候,慕云靳还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

    显然,他不全是生气,他更怕的是失去。

    他心里明白,出了这样的事。

    她心中那道坎,比他还要难过。

    二人这么一折腾后果是全病了。

    洛浅浑身无力,眼睛都睁不开,脚步虚浮,头也痛的很。

    而慕少直接发起了烧。

    外面天那么冷,他去找杜易恒没找到,又去了酒吧。

    来来回回的折腾,再加上情绪焦躁,不发烧都对不起他这样折腾。

    洛浅狼狈的从床上爬起来,浑身酸痛。

    她进了浴室,匆匆忙忙的清洗了身子。

    然后让人去叫医生。

    慕云靳烧的厉害。

    昨个喝了一天的酒,什么都没吃,还纵欲过度。

    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承受不住。

    洛浅心疼的要死,费尽力气帮他换了衣服,又换了床单,没让任何人进来帮忙。

    医生来的时候,她都快要累昏过去了。

    叶澜担心的很,伸手扶住她,皱眉道:“先让医生给你看看吧。”

    洛浅摇了摇头,“妈,我没事,先让医生给云靳看,云靳发烧了。”

    医生给慕少挂了点滴,开了药。

    建议醒了之后,再去医院检查一下。

    临走的时候,医生尴尬的对洛浅低声道:“少奶奶,少爷身体虚弱,最近你们还是避免房事,免得伤身,病情加重。”

    虽然是医生,但是这种话说起来,还是觉得尴尬的很。

    洛浅也很尴尬,匆忙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昨晚……

    严格来说,并非她自愿。

    她现在都觉得浑身不舒坦。

    医生走后,洛浅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坐到了慕云靳床前,静静的守着他。

    看着他疲惫的面容,她心中的愧疚,瞬间被放大。

    结婚半年,她所带给他的,大概除了麻烦,再没其它了吧。

    “老公。”

    洛浅坐在一边,想要伸手握住他的手,然而最终还是什么都没做。

    她还是过不去心中那道坎。

    只要一想到,自己被杜易恒碰过。

    她便恶心的想要去死。

    身为妻子,连清白都保不住。

    她还有什么脸面留住这段婚姻?

    “对不起。”

    她轻轻的开口,眼泪险些落下来。

    “我知道,我让你很伤心,我也知道,你并不想放弃我们这段感情,可是我都这样了,你还坚持什么呢?”

    “老公,我会让律师起草离婚协议书,等你醒了,我们就离婚吧,你那么好的条件,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姑娘的。”

    而洛浅不知道的是,让她恨死的罪魁祸首,现在也很冤枉。

    杜二少被藏在了一处私宅里。

    而且还被绑了起来。

    他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跟螃蟹似的,被绑的严实。

    杜易恒:“……”

    特么的,这是哪个混蛋干的。

    他不就睡了一觉吗,睡了一觉就被人绑架了?

    杜二少一脸懵逼,气的怒吼一声,“哪个混蛋王八蛋,居然敢绑架老子,有种给老子站出来,别做缩头乌龟!”

    杜二少脾气一向蛮横。

    即便虎落平阳,也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

    他这么一喊,门还真的开了。

    面色冷漠的杜父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这个混蛋,王八……”

    杜二少还没骂完,便看清楚了眼前的人,顿时闭了嘴。

    谁知道骂到自己老子头上了。

    杜父本就恨铁不成钢,见他如此,更是恼怒不已,皱眉喝道:“不像话,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