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09章  云靳,你回来了

    杜易恒觉得自己很冤枉。

    他费心费力赶到地方去救洛浅。

    因此还中了药,挨了一针,到现在还浑身无力的很。

    怎么就成坏人了?

    怪不得大家看到老爷爷昏倒在马路上都不敢救。

    这年头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

    杜易恒完全没感觉到叶澜跟杜夫人那不对劲的眼神。

    老实说,他现在筋疲力竭,所以脑子也不是很好用。

    什么也没考虑,便回去睡了。

    惹了一摊子事,却让杜夫人这个做母亲的忧心不已。

    杜夫人想了很久,亲自端着吃的上了楼。

    叶澜正坐在床边,轻轻的叹着气。

    她刚刚检查了下。

    发现洛浅身上有许多青紫的痕迹,心中更是气愤不已。

    这个杜易恒当真是无耻之极!

    叶澜不知道的是,洛浅身上那些痕迹是被佣人掐的。

    只是这会子逐渐消失,已经看不出是掐的了。

    还以为是因为那种事情留下的。

    “慕夫人,我让佣人做了些吃的,先吃点东西吧。”

    杜夫人亲切的笑着。

    叶澜却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打断了她,“不用了,你认为我这个时候,还有闲心吃东西?”

    她没报警让警察来抓杜易恒就算是好的。

    更可气的是,那个杜易恒居然跟没事人似的。

    做了这种事,还没什么,这还是人吗?

    可怜的杜二少爷这黑锅背的妥妥的。

    杜夫人被叶澜噎了一句,脸色不太好看。

    不过这个结果她倒是早就预料到的。

    她尴尬的笑了笑,而后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慕夫人,这件事可能有些误会,等我问过易恒之后,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误会?”

    叶澜冷漠的笑了一声,“刚刚什么样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了不是吗?”

    “你那好儿子,趁着我们浅浅中了迷药,竟然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你们杜家还有什么反驳的理由!”

    叶澜气的站了起来,怒不可遏的看着杜夫人。

    实在难平心中的怒气。

    就在这时,洛浅醒了过来,刚好听到这话。

    她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两位长辈在争吵。

    听到叶澜那话,心如刀绞。

    果然发生了

    那样的事情到底还是没能避免。

    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洛浅没有吭声,重新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

    杜夫人也尴尬的很,急忙开口道:“这事是易恒的不对,但当时肯定还有别的隐情,慕夫人你先不要生气,咱们把这件事调查清楚再说。”

    “不用说了,这件事会有专门的人跟你们交涉,杜夫人不用为自己的儿子辩解。”

    叶澜不想听杜夫人说这事。

    这种事,她都不好意思跟杜夫人辩解。

    而且她现在脑子很乱,不知道儿子回来之后该怎么说。

    这种事儿子怎么接受得了?

    男人看似大度,说什么都不在意。

    其实男人最是小心眼,尤其是在妻子的事情上。

    有几个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被别人碰过?

    话说到这个份上,杜夫人也不好再辩解。

    房间内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

    洛浅闭着眼睛,心中悲痛不已,眼泪缓缓滑落。

    她不干净了。

    她变脏了。

    她被杜易恒碰过了。

    她不配再爱自己的老公。

    不配再为慕家的儿媳。

    她什么都不配了!

    她精心守护着自己的婚姻,自己的感情。

    却因为这件事变得支离破碎。

    她内心陷入深深的绝望中。

    其实更可怜的是杜二少。

    这锅分明背的莫名其妙。

    他明明只是救了人,什么也没做。

    却被误会成了淫贼

    洛浅只是醒了一会,便再次昏睡过去。

    那药的确厉害。

    即便及时打针输液。

    她还是昏昏沉沉的,没有任何力气。

    输完液之后,叶澜一言不发的带洛浅回了别墅。

    慕云靳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

    叶澜在客厅里,坐立不安。

    因为她没想好怎么跟慕云靳说。

    这件事严格说来,的确不怪洛浅。

    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人坦然面对,也实在没那么容易。

    就在叶澜万分纠结的时候,慕云靳到了家。

    他一夜未睡,眼睛里满是血丝。

    “云靳,你回来了。”

    叶澜猛地站了起来,面上闪过一抹惊慌。

    她其实是想帮洛浅瞒着这事的。

    这种事换成旁人根本不能接受。

    然而,叶澜还是心疼洛浅,决定瞒着。

    她这个婆婆如今能做到这份上,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妈,浅浅呢,浅浅回来没有,怎么样了?”

    慕少一气之下,几乎摔坏了所有的手机。

    这就导致他们一行人在飞机上,完全是一脸懵逼,半点消息也得不到。

    下了飞机,他也没顾着打听情况,着急的先赶了回来。

    “浅浅回来了,没什么事,就是中了些迷药,所以挂了点滴,现在正睡着呢,你进去的时候慢些,别吵醒了她。”

    叶澜琢磨片刻,到底是没说杜易恒的事。

    其实,她以为的谎言,根本就是事实。

    洛浅除了中了点迷药之外,还真没怎么样。

    慕云靳没再多问,着急的上了楼。

    看着儿子着急的身影,叶澜忍不住叹了口气,无奈的很。

    眼瞧着就要过年了。

    洛浅停了工作。

    慕云靳也忙完了手中的事。

    她跟慕严复婚。

    老爷子身体健康。

    一家人都不错,还想着团团圆圆过个好年。

    谁知道这才平静没几天,小两口便出了这样的事。

    叶澜是帮着洛浅瞒了慕云靳。

    可叶澜担心的是,儿子那么聪明,应该瞒不过去。

    两人会不会因为这件事离婚。

    房门打开的时候,慕云靳着急的走进去。

    便看到洛浅坐在床上,苍白着脸,抱着胳膊在哭。

    其实,刚刚洛浅便已经醒了。

    她醒来之后,想到自己所遭遇的,顿时心如死灰。

    甚至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浅浅。”

    慕云靳见她哭的如此伤心,心都要碎成一半一半的了。

    他着急的走过,欲要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告诉她别怕,他在。

    告诉她,都是他不好。

    每次她出危险的时候。

    他都没能在身边陪着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