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08章  误会

    杜易恒皱了皱眉。

    该来的还是来了啊。

    真是的,他不过见洛浅输液还没完,不能擅自停药。

    所以想留洛浅在这住一晚上。

    怎么慕家的人就这么没完没了了。

    杜易恒整了整衣服出去。

    刚刚走到门口,杜夫人已上了楼。

    “易恒!”

    杜夫人看着杜易恒怒喝一声,“瞧瞧你干的好事,人呢,还不快把人交出来!”

    杜二少只穿了衬衫,神色疲惫的很,看上去精神不太好。

    杜夫人的心猛地一跳,紧张的很。

    儿子不会真的犯浑将慕家少奶奶那个了吧。

    那慕家还不得把杜家拆了?

    实在不怪杜夫人瞎想。

    而是杜易恒这衣衫不整,又一脸疲惫的样子,很难不让人胡思乱想。

    “我干什么好事了,不过一件小事罢了,大半夜的您怎么还亲自跑来了。”

    杜易恒显然没察觉到老妈胡思乱想了什么。

    他疲惫的倚在门口,揉了揉额头,一脸不耐烦的说着。

    不就还差几个小时天亮吗?

    天亮了之后再来带人走,难道不行?

    叶澜随后而到,看到杜易恒这样子,也是心头一跳。

    感觉出了不好的事。

    “杜易恒,你把我们家浅浅藏哪去了!”

    “你还想把人藏到什么时候!”

    叶澜气的冲着杜易恒便是一声厉喝,脸色铁青。

    这个杜家二少爷怎么这么无耻。

    居然觊觎她儿媳妇。

    杜家是怎么教育儿子的?

    杜夫人看到叶澜发火,忙对杜易恒道:“问你话呢,洛浅呢,你把人藏哪里了!”

    杜易恒:“”

    他这叫藏人吗?

    他如果藏,至于把人带家里来藏着?

    他如果藏人,应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藏到隐秘的地方去好吧。

    “易恒,你快说啊!”

    杜夫人都快被儿子给气死了。

    原本以为儿子最近不花天酒地,整日忙着生意,确确实实是长大了,不惹事了。

    谁知道,前阵子风平浪静。

    现在却惹出这么一件大事来!

    她倒是宁愿他跟以前出去花天酒地,也不要来招惹慕家的人。

    慕家的人是那么好惹的吗?

    杜易恒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身后,“人在里面呢,自己进去吧,我至于藏人藏到这里吗?”

    叶澜不由分说的闯了进去。

    洛浅还在输液,面色无比苍白。

    叶澜愣了愣,皱眉道:“浅浅怎么了,你对浅浅做了什么!”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您自己看不明白?”

    杜二少走进去,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很明显啊,人受伤了,他带回来医治。

    这都看不出来吗?

    杜易恒心中没有什么龌龊的思想。

    所以他并没意识到不对劲。

    可惜的是他花名在外。

    说他带回来一个女人,什么也没做。

    连杜夫人都不相信。

    更别说叶澜了。

    叶澜走过去,帮洛浅盖了盖被子。

    发现她只穿了睡衣。

    叶澜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气恼的很,但没说什么。

    这件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能不说破最好不说破。

    事关他们慕家的名声,也事关洛浅的名声。

    要想找杜易恒算账,当然不能现在算。

    所以,叶澜到底没发火,而是对自己的人道:“准备一下,带少奶奶离开。”

    “等等。”

    见此,杜易恒急忙开口阻拦。

    杜夫人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低声喝道:“臭小子,你做什么!”

    “等什么,你还想怎样,我们家的人都到了,你还想欺负我儿媳!”

    叶澜愤怒的看了杜易恒一眼。

    她感觉自己没当场发火,已经很不容易了。

    “水还没输完呢,还要两个小时,才能把剩下的药输完。”

    杜易恒指了指桌上的药水。

    还要两**要输,输完要两小时后了。

    叶澜看了一眼那些药水,皱眉道:“我们回去输。”

    杜易恒:“”

    “我说慕夫人,您儿媳中了迷药,对身体有很大的影响,你确定不让她输完,回去再继续折腾?”

    “您是不是觉得她不顺眼,所以想借机折腾死她?”

    杜二少对叶澜也是敌意满满。

    叶澜脸色倏地一变,站了起来,“杜易恒,你说什么呢,我们家的事,何时要你来管了?”

    “您别激动,我也没管的意思,只是这江城人人都知道,您特别不喜欢这个儿媳妇,恨不得弄死她,所以我没理由不怀疑,这个时候您是想借机谋杀!”

    杜二少毫不客气的指责叶澜想要谋杀洛浅。

    “臭小子,你给我闭嘴!”

    杜夫人差点没被儿子给气死。

    这都胡说八道什么!

    叶澜更是怒不可遏,正要发火。

    杜夫人急忙出来打圆场,“慕夫人,你千万别生气,这混小子一向如此,不着边际,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看洛浅这情况的确不好,所以就先让她输完液再走吧,我一会让人做些饭菜送过来。”

    说完,杜夫人便慌忙拽着儿子离开了。

    再呆下去,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难保儿子不会说出更气人的话来。

    “妈,您拽我干什么啊,我要去休息,我很累,我累了一晚上了!”

    杜易恒被杜夫人拽下了楼。

    之前杜二少打了针,实在是无力的很,现在只想睡觉。

    “累了一晚上,可真是累了一晚上啊!”

    杜夫人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儿子,咬牙切齿道:“洛浅跟以前能一样吗?”

    “一样啊,除了变漂亮点,她不还是洛浅吗?”

    杜二少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伸手点了支烟。

    看杜二少这不靠谱的样子,也没人相信他单纯的只是救了人,没有做什么。

    杜夫人被杜易恒气了个实在。

    她动了动唇,有一肚子话想说。

    最后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她跟这儿子压根就没道理可讲!

    “你给我回去反省,这件事等着你爸处理!”

    杜夫人气恼的丢下这话,便吩咐佣人去做吃的了。

    还想着怎么跟叶澜说这事。

    她看得出来,叶澜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大。

    毕竟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

    经不起这些丑闻什么的。

    杜二少一脸的莫名其妙,摸了摸鼻子,皱眉道:“我好不容易做件好事,还做错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