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06章  杜易恒,不要碰我

    洛浅瞳孔一缩,吓的挣扎起来。

    她费力的抬起手,狠狠的推了杜易恒一把。

    但是那一把,真的没有多少力气。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纹丝不动。

    杜易恒的理智有些迷失。

    她的挣扎更激起了他的兴趣。

    她甚至感觉到了他**的勃发。

    “杜,杜易恒,你不要,不要碰我”

    洛浅绝望的几乎哭出来。

    她不能对不起老公。

    然而,杜易恒此刻是没理智的。

    他疯狂的去扯她的衣服,疯狂的想要掠夺。

    洛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

    她拼尽一切力气去挣扎。

    然而,最终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挣扎的过程中,她感觉自己体力急速的虚耗。

    而后,便彻底昏了过去。

    昏过去的时候,心中一片绝望。

    她真的要对不起老公了。

    “郑医生,里面请,病人就在里面。”

    管家带了医生过来。

    他只知道少爷着急的找医生。

    所以也没敲门,带着医生推门闯了进来。

    “少爷!”

    只是进来之后,看到自家少爷正压在人家姑娘身上,想要做那种事。

    管家整个人都尴尬了。

    郑医生整个人也尴尬了。

    这,这还需要看病?

    杜二少可真是性情中人。

    这时候都能提得起兴致。

    “对不起少爷,我先跟郑医生出去,您继续。”

    管家以为打搅了自家少爷的好事。

    顿时害怕的很,急忙带着郑医生要出去。

    只是他跟郑医生这么一闯进来,忽然惊醒了在**中沉沦的杜易恒。

    杜易恒瞬间清醒过来。

    他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脸色苍白,眼角含泪,如同破碎的娃娃一般。

    而他已经把她的衣服扯烂了。

    他刚刚做了什么!

    擦!

    特么的,他这个禽兽。

    “滚回来!”

    杜易恒急忙下了床,拉过被子,盖在洛浅身上,同时对外吼了一句。

    于是,管家便麻利的滚了回来。

    “少爷,有何吩咐。”

    管家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他们家少爷脾气是真的不好,即便在这这么久。

    他还是很害怕少爷这时不时发疯的脾气。

    郑医生也没走,站在那,不知道多有尴尬。

    杜易恒脚步虚浮的走过来,烦躁的扯了扯领带。

    身上的不适感,只增不减。

    如今,他还能不明白,他中药了。

    一定是那**水,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矿泉水,肯定是药水。

    而且还是那种用料猛的。

    杜二少这种游走在万花丛中的人,对这个最是熟悉不过。

    然而,都是他看着别人中药,给别人下药。

    自己中药这还是头一遭。

    “郑医生。”

    杜易恒皱着眉头,身体紧绷,用超强的意志力,极力的克制着体内不断翻滚的**。

    他沉声喊了一句。

    郑医生忙道:“杜少爷,您怎么了?”

    “先给我打一针。”

    杜易恒咬着牙,走了出来。

    只是没迈一步都艰难的很。

    他的意志力并不算差。

    刚刚之所以迷失,那是因为这药本来就厉害。

    偏偏洛浅又在他面前,他一下便中了招,糊里糊涂的不知东南西北。

    管家推门的声音,瞬间让他恢复了理智。

    现在有了外人的打乱。

    他就没那么容易迷失了。

    他狼狈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跟郑医生说了两句。

    郑医生哪里还看不出来他是怎么回事。

    杜易恒这有个房间,专门放置各种药物。

    所以,郑医生每次过来,什么都不用带。

    他急忙让助手去房间里取了药,给杜易恒打了一针。

    这一针下去,虽然身体会有些痛苦。

    但那种药的药效也能消除,不会再有那种感觉了。

    杜二少让郑医生用了猛药。

    一针下去,都快肌无力了。

    好在能将那种药的药效消失。

    哪怕不舒服几日,也是值得的。

    不然他怕自己爆体而亡!

    “少爷。”

    女佣们一个个站在门口,眼巴巴的望着。

    她们听说杜易恒中了那种药,都兴奋不行。

    少爷需要解药,她们就是解药啊!

    谁知道杜二少宁愿自己扎一针,也不愿碰她们。

    也不知道先前那个风流的杜二少去哪了。

    杜易恒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带着郑医生重新进了房间。

    女佣已经帮洛浅换好了衣服。

    杜易恒不敢冒犯洛浅,也就没检查。

    不知道洛浅身上多了许多掐痕。

    刚刚帮她换衣服的女佣,实在嫉妒她。

    所以趁着她昏迷的时候,毫不客气的掐了她几下。

    可怜的浅浅菇凉,本来就一身伤,现在更可怜了。

    郑医生帮洛浅检查了下身体,只是中了迷药,没有别的大事。

    但是那迷药很厉害,所以对身体肯定是有影响的。

    郑医生给洛浅挂了吊**。

    需要输液一周,还要吃药,才能清除身体里的毒素。

    听说洛浅没什么大事。

    杜易恒也就放了心。

    医生离开,管家也轻轻的关上了门。

    杜易恒坐在床边,神色复杂的看着洛浅。

    他认识洛浅其实已经两年了。

    洛浅上大学那年,他便认识了她。

    那时候的洛浅,瘦瘦的,扎着马尾辫,一身白色的连衣裙。

    是那种一二十块的地摊货,质量很差。

    在被标榜为贵族式的学校里。

    洛浅穿着如此寒酸,一脸青涩的模样,实在是太扎眼。

    所以杜易恒送表妹上学,一眼便看到了她。

    那时候还是花花公子的杜二少,连个招呼都没打,冲上去便开价,问洛浅愿不愿意陪他。

    洛浅虽然出身贫寒,可骨子里总透着那么一股子倔强,胆子也大。

    当时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杜易恒对这事也没什么在意的。

    她不愿意,他不给钱,也就罢了。

    谁知一年后,安家遭遇危及。

    安慧跟洛万成想要将洛浅嫁到他们家,以换取安家的新生。

    安家二小姐在贵族圈里名声差的很。

    所以安家指名不要洛姝雅,只要洛家大小姐。

    那时二人重逢,杜易恒的确是动了心思的。

    再到后来,她成了名正言顺的慕太太。

    他屡次在上看到她的消息。

    但都是负面新闻,在学校被围攻,被婆婆厌恶,被小三破坏感情。

    一桩桩,一件件,他都看的清楚明白,了解的详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