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05章  求你送我回去

    洛浅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模模糊糊看到了杜二少那张生气的脸。

    她动了动唇,想要说些什么,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剩满心的恐慌与无助。

    杜易恒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眼中的绝望,心倏地疼了下。

    他蹲下身子握住了她的手。

    洛浅想挣扎,然而根本没有力气挣扎,也抽不回手。

    察觉到她的恐惧与不安,杜易恒轻轻的捏了捏她的手心,笑着道:“别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我先带你离开这。”

    杜易恒伸手扯下自己的衣服,给她披在了身上。

    “不,不要,不”

    洛浅挣扎着,费力的说着。

    她眼皮一直在打架,强烈的困意席卷全身。

    但是她不能睡,她绝对不能睡。

    她怕自己一旦睡去,发生什么也不知道。

    她紧紧的咬着唇,几乎咬出了血,想要借此清醒一些。

    见此,杜易恒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伸手轻轻的捏住她的下巴,不悦道:“想死?”

    “我又不是恶魔,你怕什么。”

    “放心,我对有夫之妇没什么兴趣,更何况我可不想杜氏跟安氏一样破产。”

    “我救了你,也算你跟慕少的恩人,怎么着慕少也应该给我们杜氏一点好处,以示感谢是不是?”

    杜易恒故意这么说,救她只是为了杜氏能跟慕氏合作,拿到一些好处。

    虽然杜氏在江城已经很有名了。

    但是跟慕氏比起来,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没有哪个企业不想与慕氏合作的。

    他这么说倒是合情合理。

    可是洛浅却并不安心。

    虽然她跟杜易恒接触不多,但是大约也能摸清楚这人的性格。

    这人外表看上去花心风流不靠谱,其实他骨子里很傲。

    让他费尽心机求跟慕氏合作的机会,根本不可能。

    而且杜家虽然比不上慕家,可杜易恒从未怕过慕云靳。

    他骨子里有种铁血之意。

    洛浅无力的闭上眼睛,却再次睁开,看着他费力道:“我,我要回去,求你送我回去。”

    无论慕云靳在不在,只有他们的家,才是让她最安心的地方。

    “嗯,送你回去,放心吧。”

    杜易恒见她宁愿咬破嘴唇,也要保持清醒,心中倏地一软。

    他到底没逗弄她,也没为难她,答应送她回家。

    洛浅这才安心的闭上眼睛。

    她真的很困

    杜易恒抱着她离开的小巷。

    却没注意到身后的黑影,正疯狂的拍照。

    洛浅的手机落在地上,在挣扎中已经摔坏了。

    杜易恒的保镖捡起她的手机,跟了上去。

    杜二少左拐右拐带着洛浅出了小巷,抱着她上了车。

    “少爷,回去吗?”

    司机开口问了一句。

    杜易恒低头看了一眼洛浅。

    她的样子很不好,应该是受了伤,而且不知身体有没有别的什么问题。

    今晚突然出现的一幕,也不知道是谁策划的。

    慕云靳并未在江城。

    如果真的送她回去。

    他实在是担忧。

    “回去。”

    杜易恒思忖片刻,还是决定带洛浅去他那暂住一天。

    同时,他让人怜惜了医生。

    洛浅已经昏睡过去,没有意识。

    根本不知道杜易恒带自己回了他的住处。

    等她的保镖赶到的时候,人早就不见了。

    一切消失的无影无踪。

    杜易恒走后,有人刻意消除了痕迹。

    他们甚至不知道谁带走了洛浅。

    四个保镖瞬间傻眼。

    他们把少奶奶丢了

    保镖们急忙打电话联系慕云靳。

    然而,慕少的电话打不通。

    他们只能联系顾臻。

    顾臻的电话也不通。

    慕少正跟顾臻开会。

    这是回国以前最后一场会议。

    明天他就处理完所有事情,可以赶回来了。

    慕少联系不上。

    洛浅也丢了。

    保镖们六神无主,只能赶回老宅,将此事汇报给慕严。

    慕严得知以后,立刻派人去查。

    没敢让老爷子知道。

    怕老爷子知道后会承受不住。

    杜易恒带洛浅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他的别墅不同于慕少的别墅,略微有些清冷。

    杜二少的别墅,佣人极多,分工明确。

    管厨房的,管客厅的,管花园的,管杂物的

    还有清一色的美女佣人。

    任谁进了这座别墅,都觉得杜二少过的像皇帝。

    “准备几套女装,要新的。”

    杜易恒抱着洛浅上了楼,顺便吩咐了一声。

    站在客厅内的女佣们,一个个抬着头,向上瞧着,眼中满是嫉妒。

    他们的少爷居然带了女人回来!

    这到底是哪个女人,有什么资格跟他们抢少爷。

    这些女佣心思没有一个人单纯的。

    费尽心机混进来当女佣,无非是希望勾搭上杜二少,走上人生巅峰。

    杜二少也知道她们的目的,但是就是不让她们成功。

    每日看这些美人,为了某些目的内斗,他不知道有多高兴。

    没错,杜二少就是这么恶趣味。

    明明一个也不喜欢,却都要招进来,看着他们斗来斗去,甚至私下里动手。

    杜易恒抱着洛浅进了房间,将人放在那张刚刚收拾好的大床上。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烫,应当是发烧了。

    杜易恒皱了皱眉,神色不悦。

    他正要转身让女佣进来帮洛浅换衣服。

    然而,刚刚转身,忽然感觉很不舒服。

    浑身上下突然冒出一股子暖流,而且有加剧的趋势。

    不过短短两分钟,他便觉得浑身燥热不堪,难受的很。

    熟悉的**,铺天盖地的袭来。

    他转头,看了洛浅一眼。

    看着她精致的小脸,迷人的锁骨,身体突然涌上一股子**,一发不可收拾。

    他狠狠的摇了摇头。

    难道是禁欲太久,所以看到她便受不了了。

    可是

    体内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甚至能短暂的侵蚀他的意识。

    让他眼中只有**,再无其它。

    于是,他不自觉的扑到了床上,将洛浅压在身下。

    他低头,欲要去吻她的唇。

    手已经开始去扯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本来就已经被扯烂了。

    再扯下去,就真的能直接将衣服扯下来了。

    他的动作,将洛浅惊醒。

    洛浅感觉有些透不过气来,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杜易恒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压了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