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82章  浅浅女王

    慕云靳开完会的时候,已经是两小时之后了,正好12点,下班的时间。

    高层们苦不堪言。

    近来公司大会小会不断。

    天天加班加到疯。

    不知大老板心情到底是好还是坏。

    “总裁。”

    顾臻匆匆追上去。

    “说。”

    慕云靳停住了脚步,气势一如既往的冷冽。

    顾臻摸了摸鼻子,实在不明白外界为什么传言,他跟总裁在一起。

    总裁恨不得将他踹那么远,怎么可能跟他有一腿。

    再看总裁跟少奶奶,那是恨不得俩人粘成一个人。

    “少奶奶来了。”

    “”

    慕少眸色一深,“什么时候?”

    最近洛浅也是忙得要死。

    这一个月根本没来过慕氏。

    “两个小时前,而且少奶奶看上去脸色不太好,有点像,像”

    顾臻有些犹豫。

    慕云靳皱眉,脸上闪过一抹不耐,“像什么?”

    “看少奶奶那样子,好像是来找您算账的。”

    “”

    慕云靳面色一沉,来找他算账的?

    他似乎没做错什么事。

    慕云靳长腿一迈,大步走向办公室,心里却是疑惑的很。

    他好像没惹媳妇不高兴。

    顾臻为自家总裁默哀一把。

    他感觉少奶奶来找总裁算账的意思很明显啊。

    脸上的表情都写的清清楚楚呢。

    慕云靳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微微一惊。

    洛浅正在他办公椅上坐着,手里拿着资料在翻,颇有女王范。

    此刻给人的感觉便是,浅浅菇凉才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女性西装,头发挽起,颇为干练。

    她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一眼,挑了挑眉。

    浅浅菇凉脸色的确不好,甚至还带着一丝询问的意味。

    慕少微微一愣瞬间止步,而后笑着开口,“洛总,您有何指示?”

    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洛浅。

    听到这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扁扁嘴巴,无奈起身,打算给他泡杯茶。

    慕云靳却已经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将她抱进了怀里,低头想要吻她。

    最近她很忙,也很累。

    在加上她前几日来例假,他已经有好几日不曾碰她,实在忍的辛苦。

    哪里像是前阵子,她为了要孩子,他可以天天吃肉。

    然而,他还没吻上她。

    她却已经推开了他,皱眉道:“别乱来,我没心情。”

    没心情?

    慕少脸色一变,眼眸幽深。

    连让他亲的心情都没了?

    实在是不能忍。

    “媳妇,给我亲亲。”

    慕少伸手摸了摸她清秀的小脸,瞬间化身成大色狼。

    “别动。”

    洛浅将他推到一旁,皱起了眉头,神色严肃的看着他道:“慕云靳,我们说好夫妻之间要相互信任的,你为何骗我!”

    慕少一头雾水。

    “骗你,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你没骗过我?”

    “没有。”

    慕少摇头。

    他对她很坦诚的。

    一没找过小情人,二没偷看过美人,三没不相信过她。

    怎么可能骗她。

    “真的没有?”

    洛浅眯起了眼睛,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如果你骗我的话,我就不理你了,立刻回家收拾东西离开。”

    这事就严重了。

    慕云靳想说没有。

    可知道她也不会无理取闹。

    他拉着她坐下,摸着她的头发,问道:“到底怎么了?”

    “你为什么把我的头发给苏夜辰,让他去做亲子鉴定?”

    洛浅秀眉紧蹙,眼中闪过一抹哀伤,“我说过,我不想找亲生父母,无论苏家人是不是,我都不关心,不在乎。”

    “但你这样背着我去做亲子鉴定,我”

    总之,她心中很不舒服。

    她也不想与苏晴攀比些什么。

    所以因为这事,她甚至不想跟苏夜辰再接触。

    或许她内心深处对于苏家,其实是有抵触的意思的。

    就因为这张脸惹了太多麻烦,现在又做亲子鉴定,她是真的特别心烦。

    慕少脸色微微一变,总算明白她懊恼的什么了。

    没错,这件事的确是他瞒了她。

    “浅浅,抱歉,我只是担心你万一是苏家的人,跟他们闹的太僵,以后会很痛苦。”

    慕云靳轻轻叹了口气,将她拥入怀中,拍着她的背道:“我不在乎你的身份,你是谁的女儿,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关系。”

    “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是我最爱的人,这就已经足够了。”

    当初他之所以同意苏夜辰做亲子鉴定。

    无非是怕她真是苏家的女儿,跟苏家闹的太僵,得知真相后进退两难。

    如果不是,那也就没什么了。

    洛浅闭了闭眼睛,沉默着没有说话。

    慕云靳以为她在生气,连忙抱着她哄,“好了,是我的错,不然你说怎么罚我?”

    洛浅睁开眼睛看着他,微微皱眉,“罚你睡书房一个月。”

    慕少脸色倏地一变。

    罚他去睡一个月的书房,完全是在折磨他。

    他低头,笑着吻了吻她的唇,“媳妇,这个惩罚不好,你看你每日工作这么辛苦,缺个按摩师,不然罚我帮你按摩一个月?”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

    嗯,床上按摩,慕少功夫绝对高。

    蓝铭在电话中告诉了温漓亲子鉴定的事。

    温漓很是惊讶。

    她一直以来的怀疑居然是错的。

    她还以为苏家人没人怀疑这个。

    原来是早就怀疑,证实了不是。

    虽然她一直觉得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

    然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她也不能扭曲什么。

    天气渐渐冷了起来。

    转眼,已经步入冬天。

    天气冷的很。

    洛浅一连忙完十几个单子,大赚一笔。

    同时人也快累虚脱了。

    临近新年,她推了好几个单子。

    打算休息一下,收拾收拾家中过个好年。

    慕少最近也在赶工,打算年前早些给员工放假,带着她出去玩几天。

    对面又在放音乐,吵的人要死。

    洛浅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了一眼,心情烦躁的很。

    晴天最近生意比较冷清。

    短短几个月,把苏家的人脉消耗了许多。

    对方来一次,那是给苏家面子。

    不可能每次都来,让自己赔本,更不可能将客户介绍过来,等于坑人。

    就在她对苏晴乱放音乐的行为恶心不已的时候。

    有人出现在了工作室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