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76章  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

    “她配做长辈吗?”

    江莫指了指叶澜,随后看着洛浅怒道:“姐,你被骗了,事情都是叶澜做的,跟沫沫没有任何关系,你误会沫沫了你知道吗?”

    “我让你闭嘴,你听到没有。”

    洛浅气的要死,恨不得再给他一巴掌,将他打醒。

    然而,她到底是舍不得。

    “姐,真不关沫沫的事,你把沫沫放出来吧,她已经在里面呆了好几天了。”

    江莫心急如焚,就怕杨沫沫真的会被判刑。

    这几日,他吃不好睡不好,各种不好,完全太过担心杨沫沫所致。

    “出去。”

    洛浅指了指外面,“出去我跟你说,别在这造谣生事。”

    “姐。”

    江莫脸色一变,尴尬的很。

    姐姐居然赶他出去,真这么无情吗?

    “出来。”

    见江莫不出来,洛浅伸手将他拽了出去。

    慕云靳没有跟出去。

    这是他们姐弟的事,他这个姐夫若是掺和,只怕事情会更糟糕。

    “江莫,你脑子有坑,还是怎样,杨沫沫做过的那些事,是铁板上钉钉的事实,不然你以为警察为什么会抓她?”

    “她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友,你去学校打听打听,没有一百,也就几十,这样的女人你都要,你是想毁了你自己,还是想毁了这个家!”

    洛浅看着已经比自己高出许多的弟弟,精神有些恍惚。

    这个孩子,转眼已经长这么高了。

    也许他大了,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管他了。

    她这个姐姐,大概真的该从他的世界退出去了。

    “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希望我上当受骗。”

    江莫沉默了片刻,看着洛浅认真道:“姐,对不起,前几日我惹你生气了,我不是不相信你对我的好,我,我只是真的很爱沫沫。”

    “我也想过了,不管这件事谁是谁非,我都不想去追究,就算沫沫真的做错了一些事,我也选择原谅她,只要她以后不再做错什么,好好的跟我在一起就好。”

    “姐,沫沫是我第一个喜欢上的女孩,也是我以后要娶到底女孩,所以姐你放沫沫出来吧,我跟沫沫以后会好好照顾奶奶的。”

    江莫没有跟洛浅吵架的意思。

    事实上,那天洛浅打了他一个巴掌,气恼的离去。

    他心中也不是滋味。

    江莫觉得洛浅对杨沫沫的偏见太深,他现在也无法改变这种偏见。

    索性用迂回战术,表示自己不在乎杨沫沫如何,只要她以后好就行。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以前做了那么多恶事,你指望着她会改?”

    “而且她是真的喜欢你吗,她有能力勾搭上各种男人,为什么会喜欢你,她是在利用你,利用你毁掉我们这个家,利用你打垮我你知道吗?”

    洛浅气极反笑。

    她这个弟弟啊,实在是痴情。

    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他竟然已经对杨沫沫情根深种。

    “姐,不管沫沫以前是怎样的,但以后她肯定不会了,就算我求你好不好,放过沫沫吧。”

    江莫伸手拉住洛浅的衣角,轻轻的扯了下。

    就像是小时候那样,一直喜欢追在姐姐后面。

    那个时候,他最仰慕最依赖的就是姐姐。

    从小到大支撑着他一路走来的都是姐姐。

    可惜的是,他现在长大了,最在乎的人已经变了。

    洛浅看着那熟悉的举动,心中泛酸。

    “小莫,杨沫沫,她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姐姐不会害你的,你听姐姐的话,离她远一点好不好?”

    “你们学校里那么多好女孩,你为何非要一个杨沫沫呢?”

    洛浅叹了口气,语气渐渐低下来。

    然而,江莫不肯听,摇了摇头道:“姐,感情的事是无法勉强的,就像是你以前在慕家受了那么多苦,也不肯离开,因为你喜欢姐夫。”

    “而我也是一样的,我喜欢沫沫,无论她好的坏的,我都接受,但身为她的男朋友,我也有责任,让她不再去做那些坏事,以后我会好好监督她的,姐求求你了,你就成全我好不好?”

    江莫一声声苦求洛浅,哪里还有个男子汉的样子。

    为了杨沫沫,他当真什么都不要了。

    女人可以为感情疯狂。

    男人同样也可以。

    洛浅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

    她难受的要死,对江莫失望至极。

    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走吧,我还是那句话,有她没我,有我没她,而且我不能那么自私的放了她,她伤害的不止我一个,我没那个权力替别人做主。”

    说罢,她伸手推开江莫,转身进了客厅。

    杨沫沫囚禁叶澜,险些让叶澜死去。

    所以,真正追究杨沫沫的人是叶澜。

    而她不能那么自私,因为自己弟弟的求情,就去求叶澜忘掉那些痛苦,放掉杨沫沫。

    “姐!”

    江莫痛苦的喊了一声。

    洛浅却没再回头。

    他被保镖赶出了慕家。

    客厅内,气氛很安静,甚至安静的可怕。

    洛浅深吸一口气,走到叶澜面前,抿了抿唇道:“对不起,让您受委屈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管教好弟弟。”

    江莫的烂摊子,总要洛浅来收拾。

    叶澜听她这些日子,一口一个您,便知道她心里还介怀的。

    洛浅始终不肯再喊她一声妈。

    叶澜轻轻叹息着,随后笑了笑道:“没什么,杨沫沫我又不是不了解,她骗人向来有一套,别说你弟弟年纪轻都被他骗了,我当初不也是吗?”

    看到江莫这样,她就想起了当初的她。

    那时候,无论洛浅怎么证明自己,甚至放弃名下所有财产。

    她都不肯相信,认为洛浅在装可怜。

    杨沫沫说什么便是什么。

    如今的江莫也是一样的。

    无论姐姐说什么,始终认为姐姐对他心爱的女孩有偏见。

    “江莫这孩子还年轻,只怕会在这事上摔大跟头,只是人有时候执迷不悟起来,即便证据摆在面前,也不会相信的,所以这件事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而且有些事也是必须面对的,你别垮了自己的身子。”

    叶澜看着她日渐消瘦的模样,也实在是心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