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69章  讥讽

    人呐,总是喜欢这样找歪理。

    没有发生,便不算什么。

    计划没有成功,便可以原谅。

    受害的人凭什么原谅你?

    洛浅无意与陶小陶争辩。

    陆莫寒该判几年判几年,她绝对不会主动去为陆莫寒求情。

    她应该对自己好点。

    不要每次都委屈自己。

    若是原谅陆莫寒,她都替自己心疼。

    所以,她没打算答应陶小陶。

    “这件事他已经做了,不是说没有后果,就可以不用付出代价的。”

    “若是这样,那小偷撬开了窗子,没有偷到现金,是不是也可以被原谅?”

    “莫寒他不是小偷。”

    “是,他的确不是小偷,然而他的行为比小偷更可恶。”

    “”

    陶小陶被洛浅噎的说不出话来。

    “小陶,你走吧,如果是别的事,我或许会答应,但是陆莫寒的事情,绝对不可能。”

    洛浅很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陶小陶脸色一白,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平的肚子。

    虽然孩子没有了。

    可她跟他毕竟有过那么一段过往,刻骨铭心的过往。

    陶小陶站了一会,忽然走到床前,对着洛浅跪了下去。

    洛浅吓了一跳,脸色复杂的看着她。

    “洛浅,算我最后一次求你,放了莫寒。”

    陶小陶跪在地上,抬眸对着洛浅苦求。

    她对陆莫寒的爱,的确是爱到了骨子里。

    即便那个男人背叛她,背叛的彻底。

    她也还是在最后的时候来苦求洛浅。

    为了那个男人,向最后的姐妹下跪。

    洛浅静静的看着她。

    这一刻,她不知该说什么。

    该说陶小陶痴情,还是太傻?

    不过,痴情的人,大多都太傻吧。

    洛浅沉默许久,叹了口气道:“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我告不告他,他就可以免责了。”

    “小陶,你不是没学过法律,你应该懂法,他触犯了刑法,不是民事纠纷,所以就算他们陆家拿钱,他所做的事情,也无法免责,最多也就是我不再继续告他,不至于让他的罪责加重罢了。”

    这事,她已经做不了主。

    陆莫寒已经被关进去了。

    案子也查清楚了。

    所以,即便她不追究,陆莫寒触犯了法律,该判刑还是会判刑的。

    这跟杨沫沫的案子不一样。

    那边是证据不足。

    凌琦也趁机将所有的事都揽到了自己身上,扛起了一切。

    陆莫寒这边事实已成,房间里搜出了药。

    药店里的人也证明了他们去买过药。

    还有他那些同伙,也都招认了。

    铁板上钉钉的事实。

    若是陶小陶早些来找洛浅,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是如今已经没什么余地了。

    “怎么可能,如果你们不追究,莫寒会被放出来的。”

    “小陶,你不要再骗自己了,陆莫寒能不能被放出来,你心中应该有数,你若是不信我说的,可以去咨询一下,而且”

    洛浅顿了顿,看着她道:“而且这次温漓陪我去,也险些遇害,莫说我没有办法放过陆莫寒,就是有办法放过他,我也不会去做,我顾着你我以前的情意,但我跟温漓的情意怎么办?”

    温漓当时是怕她出事才跟去的。

    她若是不惩罚坏人。

    怎么对得起温漓?

    闻此,陶小陶脸色一变,彻底明白了。

    她缓缓的站起身子,轻轻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跟你十几年的姐妹,到底是比不上温大小姐,温家毕竟有钱有势,温漓可以帮你很多,她有那个权力,然而我没有,我最多只能帮你打架,撒泼耍横罢了。”

    “也罢了,反正一切都结束了。”

    说完这话,陶小陶转身离去,不再苦求洛浅。

    她们之间唯一剩的那点情分,也因为她这话消散殆尽了。

    陶小陶气恼的离开。

    冲出门外的时候,看到温漓站在门口。

    温漓手里拿了一大束百合。

    这两天,她有空就往洛浅这跑,还想着法开导洛浅。

    刚刚陶小陶的话,温漓都听到了。

    陶小陶站在门口,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

    她冷笑一声,语气怪异的开口,“温大小姐,你的确能耐,我跟洛浅十几年姐妹情,却没你们认识一两个月重要。”

    闻此,温大小姐眯眸看着她,霸气回应,“感情好不在乎时间长短,气场和就好,我之所以喜欢跟浅浅做朋友,那是因为她是个值得交的姑娘,我还后悔十几年前没认识她呢。”

    “若说是因为我们温家有钱,她才跟我做姐妹的,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慕家什么没有,你认为一个慕少奶奶的身份,真那么不值钱吗?”

    说完,她便走进了病房,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将陶小陶关在了外面。

    这样的女人活该被怼。

    她看在洛浅的面上,已经很留情了。

    还好意思说十几年的姐妹情。

    既然都做了姐妹十几年,难道不了解对方的脾性吗。

    若真了解,还会做出这种事?

    陶小陶脸色一白,愣在那,捂着胸口,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

    陶母在病房里没有看到她,匆匆忙忙到处找。

    看到她在这,顿时着急的过来拉她,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保镖,皱眉道:“你怎么回事,又跑这来了。”

    “快走快走,慕家家大业大权力大,咱们这种普通人家哪里比得过,还是不要跟人家接触,免得带走了人家的贵气,你这孩子怎么就不懂事呢。”

    陶母着急的将陶小陶拉走。

    那番话完全是讥讽的意思。

    而且声音很大,洛浅听的清清楚楚。

    连保镖都恶心了,差点没出手直接将母女俩赶走。

    错的明明是她们,为何现在还在说这些风凉话。

    陶母上次的谎言被洛浅当面拆穿后。

    陶家的日子就不太好。

    虽然明面上没人怎样。

    但是邻里邻居看他们的眼神很奇怪,也不爱跟他们来往了。

    所以陶母对洛浅只有恨意,没有其它。

    “浅浅,好些了吗,怎么脸色还是这么差。”

    温漓将花放在了桌上,笑看了洛浅一眼道:“是不是你们家慕大总裁照顾的不好,不然让慕总裁开工资给我,我留在这照顾你?”

    温大小姐行事作风,永远都是那么的幽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