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68章  浅浅,你真的这么相信你老公吗

    陶小陶的眼神有些躲闪。

    她不自在的转过头去,闷声闷气道:“那医生不是说,事无绝对,也可能会怀孕,这事也要看机缘。”

    “是吗?”

    洛浅无奈轻笑一声,摇了摇头,“难道不是你用了一点点钱,就断掉了我后半生的希望吗?”

    “小陶,你不觉得这件事很残忍吗,难道我的希望就只值那几万块?”

    “还有,即便我没孩子,我老公也没嫌弃我,他一直对我很好,你为什么告诉杜易恒,我老公因此跟我吵架?”

    “你诬陷我没关系,可你不能造谣我老公对我的感情。”

    那些话,实在是太伤人。

    洛浅心疼自己,也心疼慕少。

    慕云靳其实从不在乎她有孩子没孩子。

    就因为一句话,怕引发她的情绪。

    他还会跟她道歉,耐心的哄着她。

    他对她的感情,至真至诚,不容许任何人污蔑。

    哪怕是陶小陶都不行。

    洛浅的话,让陶小陶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不已。

    她抬头,有些心虚的看了洛浅一眼,伸手捏住了衣角。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了。

    这事,慕少其实还不知道,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告诉杜易恒是什么意思?

    他跟洛浅都结婚这么久了。

    杜易恒早就出了局。

    或者说那人根本就没进局。

    他们所有的交集,不过是因为先前安慧的安排,才让洛浅碰到了杜易恒。

    洛浅跟慕云靳结婚之后。

    即便遇见,杜易恒也很少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了。

    陶小陶低了头,不吭声。

    计谋被揭穿,那是何等尴尬的事情。

    洛浅苦笑一番,“小陶,我真的做了那么多让你恨我的事吗,值得你如此费尽心机,三番五次害我。”

    似乎二人的矛盾,就是来源于陆莫寒。

    然而,她对陆莫寒没有任何感情,也没主动招惹过。

    难道只因陆莫寒一直主动招惹她,她就是该被恨的那个?

    陶小陶先是一愣,而后便苦笑起来。

    她叹了口气,揉揉额头,“浅浅,你真的这么相信你老公吗?”

    慕少脸色一寒。

    当着他的面,这个女人还敢胡说八道。

    洛浅转头看了陆莫寒一眼,而后看着陶小陶道:“我相信他,他是我老公,夫妻之间,最需要的就是信任,所以你给我发的那些链接,我从未相信过,事实上证明,我老公从未跟那女星有染,那些事都是胡说八道。”

    听了洛浅这话,陶小陶瞬间笑了起来,“浅浅啊,直到现在,你还是这么单纯,他们有钱人,有几个是干净的,就算没有正式的情人,你敢担保他在外面没找过鸡吗?”

    “那些新闻,你说是造谣生事,你又何尝想过,是你老公故意蒙骗你,其实新闻是真的,现在的男人,尤其是有钱的男人,有几个可靠的?”

    说起男人,陶小陶眼中透着几许讥讽,不屑道:“浅浅,我说的你不信,只信你老公的,迟早有一日你会后悔的。”

    “我跟你说实话,我没那么恨你,十几年的姐妹,我真的会那么算计你吗?”

    “我只是讨厌你老公,如果不是他,我们姐妹不会闹到这种地步,他对你花心,还破坏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你婆婆还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你,这样的家你却还要呆着,你是傻吗?”

    “所以我才想撮合你跟杜易恒,我当时只是想救你脱离这个困境你知道吗?”

    陶小陶冷笑连连,心中的感觉复杂的很。

    当时,她的确是这么想的。

    那时候,她没想过害洛浅。

    只是觉得洛浅不适合慕家。

    再加上陆莫寒提供的那些错误的信息。

    让她以为慕少就是个大渣男。

    正巧赶上洛浅陪她去产检,她便想利用孩子的事情逼洛浅离开。

    她没想过报复洛浅,也没想过恨。

    若说恨,也是从她失去孩子开始。

    但是知道真相后,她又不知自己是不是该恨了。

    洛浅没想到陶小陶算计她的理由竟然是这个。

    她沉默一会,无奈的开口,“小陶,这是我的事,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我跟云靳如何,你根本不知道,你又有什么权利来干涉我的生活。”

    “因为我跟你是十几年的姐妹,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在家受欺负,你有才华,有自己的工作室,可以凭自己的能力养活你自己,为什么要在慕家受气!”

    洛浅微微一愣,凝眉看着情绪激动的陶小陶,咬了咬唇道“小陶,很谢谢你曾经对我的关心跟帮助,不管谁对谁错,我不想再解释,你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自从她亲自去陶小陶病房,了结这一切的时候。

    她就知道两人的友谊,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当然,陶小陶也不是来说这个的。

    她淡淡一笑,收回了思绪,不再说两人的恩恩怨怨,而是看着洛浅道:“洛浅,我今天是最后一次来见你,也是最后一次求你,放过陆莫寒,他还年轻,若是坐牢就真的毁了。”

    虽然,陆莫寒狠狠的欺骗了她。

    但是,爱了就是爱了。

    陷入爱情的人,始终无法解脱。

    她是真的喜欢陆莫寒。

    所以拉下脸来为陆莫寒做最后一件事。

    洛浅沉默片刻,轻轻的摇了摇头,“不可能。”

    陆莫寒都已经做到了对她下药的份上。

    她若是再放过陆莫寒,对不起她自己,更对不起险些受牵连的温漓。

    “洛浅,算我求你了,这次他已经得到教训了,他不会再做这种事了,而且陆家的公司已经垮了,他也没什么资本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一次。”

    陶小陶见洛浅不同意,声音陡然高了起来,“洛浅,得饶人处且饶人,就算看在我们曾经是好姐妹的份上,我希望你放过他。”

    “小陶,你也说了,得饶人处且饶人,那么陆莫寒一次次的伤害我,他可有放过我?”

    “若这次我的保镖没有闯进去,后果是什么?”

    “那不是什么都没发生吗,他不是没有得逞吗?”

    陶小陶着急的开口,依然在为陆莫寒辩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