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67章  洛浅,我最后求你件事

    洛浅昏昏沉沉的在医院里养病,暂且推掉了所有的工作。

    有两家公司要单子要的急。

    可她这个样子,也做不出什么。

    最后还是慕少亲自去跟对方谈,才能让对方宽限一段时间。

    毕竟已经签了合约,不能毁约,只能延后。

    江莫并不知洛浅住院的事。

    洛浅生了大气,不与他联系。

    他也不敢去找洛浅。

    就这样在家中煎熬了几天。

    他最担心的还是杨沫沫。

    那么一个小姑娘,进了警察局还有活路吗?

    拘役期间是允许被探望的。

    江莫终于忍不住跑去看杨沫沫。

    杨沫沫哭着与他说了许多。

    说了慕家与杨家的恩怨。

    说了母亲以前那段求而不得的爱,因爱生恨,囚禁了叶澜。

    而她自己则完全不知情。

    但是警察却认定是她跟母亲合谋,叶澜也咬死了这件事是她们合谋。

    其实,放人不放人,完全在于叶澜。

    叶澜若是选择不追究此事,双方按照朋友之间的矛盾私了,也没什么。

    毕竟叶澜现在已经没事,也没有什么大的伤害。

    而且这件事确实证据不足,许多痕迹都被大火烧毁了。

    别墅里那些人,早就拿了钱各奔东西。

    真去查证,费时费力,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查清楚。

    但现在叶澜没有放人的意思。

    所以杨沫沫也只能在这呆着。

    杨沫沫没说让江莫救她出来的话,只是一再的重复,让江莫不要做傻事,不要为了她去求人。

    当然,最后一句是她爱他。

    似乎所有的话,都没这话重要。

    江莫急的差点砸了拘留所。

    他想救杨沫沫出来。

    然而,除非叶澜答应放人。

    或者洛浅松口。

    杨沫沫才能平安。

    洛浅还在医院里住着。

    慕云靳忙完便过来陪她。

    看她日渐消瘦的样子,实在担心。

    杨沫沫的坏是明明白白摆在那的。

    甚至还有相关新闻出来。

    然而,江莫鬼迷心窍,无论有没有证据摆在他面前,他相信的都只有杨沫沫。

    那些证据,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别人的诬陷罢了。

    “来,多喝一口。”

    风姨做了鸡汤让人送来。

    慕云靳拿了勺子,一勺一勺喂她。

    这次弟弟的背叛,对她的打击非常大。

    她曾经将奶奶跟弟弟当成全部,付出了所有的感情。

    而如今弟弟为了杨沫沫,几乎跟她闹到决裂的境地,她如何能承受得住。

    洛浅只喝了两口鸡汤,便摇摇头,不想再喝。

    见此,慕云靳皱了皱眉,伸手理了理她的头发,心疼道:“浅浅,你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乖多吃一点,这样身体才能尽快好起来。”

    “我们之前不是说好的,今年就要孩子。”

    “我吃饱了。”

    洛浅摇了摇头,伸手推开慕云靳手中的碗,看着他一脸颓废,“云靳,你帮我办出院手续吧,我不想留在医院了。”

    “这里的味道实在太难闻,我想回家。”

    她最讨厌的便是医院。

    闻到医院的味道,总能想起那个失去的孩子。

    慕云靳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没说什么,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又何尝想带她来医院。

    实在是这次情况太严重了些。

    慕少还想哄着她吃些东西。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保镖的声音,“你不能进去,我们少奶奶不会见你的。”

    “我找洛浅有事,说完就走,你跟她说一声,她会见我的。”

    是陶小陶的声音,并没有想象中的歇斯底里,倒是很平静。

    洛浅听到陶小陶的声音,脸色有所变化。

    她转头看向了门口。

    外面保镖跟陶小陶还在纠缠。

    “让她进来吧,她一定有话跟我说。”

    洛浅轻声开口,目光平静。

    她跟陶小陶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自从闹掰之后就再没联系。

    不过陶小陶因为情绪失控,不肯配合治疗,身体差的很。

    所以这阵子她一直在医院。

    两人恰好住在同一家医院。

    所以陶小陶可能看到了慕少,才知道她住院。

    慕云靳吩咐保镖让陶小陶进来。

    陶小陶推门而入,穿着一身白色条纹的病患服。

    原本算是微胖界的她。

    此刻已经彻底进入了瘦子界。

    瘦了至少二十斤,双下巴也没了,人看上去漂亮了许多,只是没有什么精神。

    减肥如同整容,这话倒是一点不假。

    洛浅没有说话等着她说。

    那些气恼与愤怒过后,其实她已经很平静了。

    陶小陶静静的看着她,发现她精神差得很。

    她动了动唇,想要问问她怎么了。

    然而,关心的话,始终没能说出口。

    在得知真相后,她便知道两人这辈子是再也做不成朋友了。

    她不会道歉,因为没用。

    有了裂痕的感情,是怎么也不会补回去的。

    陶小陶深吸一口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洛浅,我最后求你件事。”

    闻此,洛浅眉头一皱,静静的看了她两眼,问道:“是陆莫寒的事?”

    陶小陶点了点头,“我希望你能放过莫寒,不要再追究了。”

    陆莫寒给洛浅温漓下药,伙同他人,意图强奸,已经构成了强奸未遂的罪名。

    按照法律规定,陆莫寒的刑期至少在三年以上。

    陆家拼不过慕家与温家。

    更何况,这事蓝铭也插了手。

    有慕家蓝家温家三大家族在,陆家即便想要拿钱赔偿,破财免灾都不行。

    陆莫寒的案子即将开庭宣判。

    罪名是差不多定了。

    所以陶小陶来找洛浅,希望她可以主动放过陆莫寒,给陆莫寒一条生路。

    一旦坐了牢,便是这辈子都无法抹去的烙印。

    慕少眼神微冷,很不耐烦。

    洛浅因为江莫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

    陶小陶却又来横插一脚。

    他很怕洛浅情绪彻底崩溃。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洛浅很平静。

    她神色淡漠的看了陶小陶一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开口问道:“那天,我陪你去做产检,医生告诉我,以后我再也不能生孩子了,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听了这话,陶小陶猛地身子一颤。

    没料到她会突然问这事。

    说实话,很久不提这事,她几乎已经忘掉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