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66章  杨沫沫被抓

    洛浅点了点头,指了指还跪在地上的杨沫沫道:“人在这,你们带走吧。”

    警察上前,拉了杨沫沫起来。

    其中一人开口道:“你是凌琦的女儿对吧,你涉嫌非法软禁,所以现在必须跟我们回去问话。”

    “我没有,我没有软禁谁,为什么抓我?”

    杨沫沫脸色一变,奋力的挣扎着。

    江莫也冲了上去,扯住了警察的衣服,急道:“放开,放开,你们快放开。”

    “你们凭什么抓沫沫,她只是个学生,她没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她是被人诬陷的。”

    “小伙子,冷静些,抓她我们自然是有理由的。”

    警察语重心长的劝了一句。

    然而,江莫却不肯放手,依然跟警察拉拉扯扯,怒道:“谁都不许碰沫沫,你们给我放开,沫沫没做错什么,放开!”

    见此,洛浅二话不说,猛地伸手,将江莫拽了回来。

    任由警察带走了杨沫沫。

    杨沫沫被带走的时候,还哭着回头对江莫道:“别管我,不要冲动,不要为了我做傻事。”

    “沫沫。”

    江莫站在阳台上,看着杨沫沫被带下了楼,出了小区,进了警车。

    他痛苦的大喊一声,欲要下去追人。

    洛浅狠狠的推了他一把,看着他冷漠道:“江莫,你给我清醒过来!”

    “你知道以前她都做过什么事吗,你知道我婆婆为什么那么对我吗,背后都是杨沫沫在搞鬼。”

    “她在我婆婆面前,诬陷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鼓动我婆婆装了**在我衣服上,还亲自在我包里装了**。”

    “她教唆我婆婆,偷我设计稿,安排人在大赛上顶用我的作品,指责我抄袭,想要毁了我的事业。”

    “杨沫沫跟安莹儿交好,处处设计,帮助安莹儿,只为拆散我跟你姐夫。”

    “江莫,你知不知道杨沫沫是一心想要我死的!”

    洛浅冲着江莫吼了起来,情绪有些难以控制,痛苦不堪。

    “江莫,我跟你姐弟十几年,虽然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我们从没在乎过这个,而如今你却要跟杨沫沫搅在一起,你这是故意剜我的心吗?”

    她努力的忍住眼中的泪水,语气沉痛的跟江莫说着。

    姐弟俩第一次闹这么僵。

    江莫愣愣的看着,一直看着,许久之后,他狠狠的摇头,“不是这样的,姐,你别骗了,那些事都是叶澜自己做的不是,不是沫沫做的。”

    “沫沫是这个世上最善良的女孩,你误会她了。”

    “姐,你不能让警察抓走沫沫,你不能让她在那种地方呆着,姐你清醒一点啊,那些事情都是你婆婆做出来的,是你婆婆要害你,不是沫沫!”

    “沫沫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会害你!”

    他到底是不相信洛浅的。

    十几年的姐弟情,在这一刻显得极为脆弱。

    洛浅浑身一颤,看着死活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弟弟,问道:“江莫,我最后问你一遍,你到底是听我的,还是听杨沫沫的,不要给我别人的答案,也不要试图说服我,你只需要回答我这一个问题,你是相信她,还是相信你姐姐。”

    她目光不移的盯着自己的弟弟。

    没人注意到,她等答案的时候,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她是紧张的,也是害怕的。

    怕自己从小保护到大的弟弟,最终会背叛她。

    纪珍插不上话,站在一旁痛苦的看着。

    两个孩子虽然与她没有血缘关系。

    可也都是看着长大的。

    如今他们闹到如此地步,她又怎么会不心痛。

    江莫足足沉默了半个小时。

    洛浅没有再逼问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姐弟俩就这样在这耗着。

    最终,江莫抬头看向自己的姐姐道:“姐,我相信沫沫,她是个好姑娘,她的第一次也给了我,她是我的女人,我作为男人,不能不护着自己的女人,但你是我姐,你”

    “啪。”

    江莫的话还没说完。

    洛浅忽然扬起手,一巴掌甩在了江莫脸上。

    剩下的话,无论多么动听,她都不会再听了。

    这个弟弟已经选择了相信杨沫沫。

    不管什么原因,这个弟弟第一选择到底是杨沫沫,不是她这个护着他十几年的姐姐。

    那种背叛的感觉,让人根本无法接受。

    江莫摸着自己被打肿的脸,一瞬间有些怔忪,完全无话可说。

    洛浅闭了闭眼睛,轻笑一声,“江莫,以后你别再叫我姐!”

    说完,她睁开眼睛,拿着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家。

    砰地一声,门被狠狠的关上。

    江莫没看到,关门的那一刻,洛浅眼泪肆虐。

    她一直护着的弟弟。

    宁愿自己不上学,也要让弟弟完成学业。

    宁愿自己不吃不喝,也要攒足他参赛的费用。

    为了帮他按时交上学费,不让他被同学看不起。

    她拼命的工作,拼命的赚钱,一刻也不停。

    多少次因为过度疲劳晕倒在外面。

    但醒了之后,怕花钱连药都不吃。

    如果不是她年轻,恢复的快,只怕早就趴下了。

    她没想到,她那么疼爱的弟弟,竟然因为一个杨沫沫,将她背叛的这么彻底。

    无论她说什么。

    他都不肯相信。

    深深的无力感席卷了她。

    “姐。”

    江莫回过神来,想要追出去。

    却听砰地一声响动传来。

    他急忙回头,却见纪珍已经气的跌在了沙发上,脸色很不好。

    “奶奶。”

    江莫着急的去找药,也顾不得去追洛浅。

    洛浅回去之后,便没下楼,一直窝在楼上。

    当晚发起了高烧,一直烧到四十度。

    打了退烧针都没用。

    她烧的迷迷糊糊,意识不清楚。

    慕云靳开车送她去了医院,当晚便办理了住院。

    就这样,她一连烧了三天。

    即便医院多方治疗,她还是在烧了三天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

    江莫给的这一击,对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她因为自小便没感受到多少亲情。

    所以对江莫跟纪珍是极为珍惜的。

    她最在乎的便是家人。

    所以江莫的背叛,她承受不住。

    那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啊,不相信她,却相信她的仇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