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65章  都被你昨晚上给撕烂了

    听了洛浅的话,纪珍胸口一痛,闷的难受。

    昨天江莫说去给杨沫沫买衣服。

    回来的时候,脸上的确有伤,只说是摔的。

    她也没在意。

    却没想到孙子居然闹的差点进警察局。

    洛浅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了一眼,江莫的卧室。

    随后拿出手机,给负责查办凌琦非法软禁一案的人打了电话。

    就算凌琦想要一力承担也不行。

    叶澜已经录过口供了。

    杨沫沫的罪责一点不比凌琦少。

    所以,警察一旦找到她。

    她便会被拘留调查。

    洛浅打完了电话,站在阳台上,到底不着急。

    反正警察一会会过来抓人。

    而卧室内,杨沫沫还在哭个不停。

    江莫正在穿衣服,尴尬的很。

    他穿完衣服,弯腰捡起杨沫沫的衣服,打算递给她。

    然而看着手里被撕烂的内裤。

    他顿时愣在那,不知该怎么办,连耳根都红了。

    “你,你去我房间,帮我拿一套新的衣服过来,内裤不能穿了,都被你昨晚上给撕烂了。”

    杨沫沫擦了擦眼泪,可怜巴巴的对江莫说道。

    江莫反应过来,打开门,着急的去给杨沫沫找内裤去了。

    然而,他刚刚离开。

    杨沫沫便捂着嘴巴笑起来。

    她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与她此刻的笑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洛浅!”

    她拽紧被子,不屑的哼了一声,眼中满是恨意。

    想玩死我是吗?

    那咱们就要看看,到底谁玩死谁!

    你放心,你弟弟没有什么经验。

    我会好好教导她的。

    江莫很快拿来了一套新衣服,还有一套新的内衣裤。

    都是在杨沫沫行李箱里找到的。

    第一次为女孩子找这种东西。

    他脸颊红红的,连耳根都是红的。

    “沫沫,你的衣服。”

    他将衣服递给了杨沫沫。

    杨沫沫掀开被子,下了床,拿起衣服,一件件穿着,似乎很吃力的样子。

    她掀开被子的时候,江莫一眼瞥到床单上那抹血红色,竟是如此耀眼。

    他整个人都不知该如何了,如遭雷劈一样,傻站在那。

    有惊喜有兴奋也有心疼。

    高兴的是,他是杨沫沫第一个男人。

    心疼的是洛浅对杨沫沫的误会。

    杨沫沫吃力的穿着衣服,做出一副浑身酸痛的样子。

    江莫知道这是自己惹的祸,绝不敢辩解半句。

    着急的上前帮杨沫沫穿衣服。

    只是手笨脚笨,一直帮倒忙。

    “沫沫,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江莫一边帮她整理衣服,一边看着她道:“我会跟姐姐好好说的,姐姐她也不是有心要伤害你的。”

    闻此,江莫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小莫,我真的没有伤害过大嫂,我自己家境败落,过的也不怎么好,所以我跟大嫂感同身受,特别讨厌叶澜拿出身说事。”

    她抬眸,眼眶通红的看着江莫,一个劲的摇头,“小莫,我真的没做过那些事,我这么爱你,连自己都给了你,我不会骗你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会跟姐姐好好解释的,不要担心,有我在,姐姐不会把你赶出去的。”

    江莫听了她的话,越发心疼,伸手拍了拍她的背,不断安慰着。

    两人腻歪了许久,总算打开门,走了出去。

    洛浅抱着胳膊,站在阳台,神色冷漠的看着外面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心中一片灰暗。

    “姐。”

    江莫拉着杨沫沫走了过来,低声道:“姐,对不起,我刚刚不是有意跟你吵的。”

    他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态度有问题。

    姐姐为自己操碎了心。

    自己怎么可以那样呢?

    “小莫。”

    洛浅沉默片刻回过了头。

    她伸手将江莫拽到了身后,而后看着杨沫沫道:“杨沫沫,我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但是我的家人,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不要妄想伤害他们。”

    “你若是以后再敢纠缠我弟弟,我一定让你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大嫂。”

    杨沫沫眼中还含着泪,哭道:“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但我跟小莫是真心相爱,求你不要拆散我跟小莫好吗,求求你了。”

    “杨沫沫,你够了!”

    见此,洛浅气的够呛,冲着杨沫沫怒吼道:“你做的那些破事,真当我没证据吗,你跟那么多男人睡过,早就肮脏不堪,不要来污染我弟弟,你真够让人恶心的!”

    这个女人私生活极为糜烂。

    睡过的男人数都数不清。

    她想想便觉得恶心。

    “姐。”

    江莫脸色一变,想要冲过来护着杨沫沫。

    谁知洛浅却反手推了他一把,猛地将他推到了阳台上,喝道:“你给我老实点,这事没有你插话的份。”

    随后,她看向杨沫沫冷笑一声,不屑道:“杨沫沫,你用不着装白莲花装可怜,企图用我弟弟来对付我,我告诉你,今日哪怕做个恶人,我也不会让你留在我家。”

    “就算我弟弟有多喜欢你,你该受的惩罚,也逃脱不了,你涉嫌非法软禁,警察会跟你说接下来的事,我懒得跟你浪费口舌!”

    她估摸着,这会警察应该快到了。

    杨沫沫肯定会被带回去调查。

    这次,她绝不手下留情!

    她一定让这个女人受到该有的惩罚。

    谁知,听到这,杨沫沫忽然跪了下来。

    放弃了所有的尊严跪在了地上,哭着对洛浅道:“大嫂,我真的没做过那些害你的事情,我只是被叶澜牵连了而已,但不管怎样,我还是跟你道歉,只求你能允许我跟江莫在一起,求你了。”

    如此卑微,如此低贱,柔弱的压根不像那个背后使坏的杨沫沫。

    然而,白莲花最擅长的便是此种手段。

    “沫沫。”

    江莫再次冲了过来。

    洛浅伸手挡住了他,漠然道:“小莫,从今天开始,不许你跟她接触,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姐!”

    闻此,江莫顿时脸色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道:“姐,你怎么可以这样逼我!”

    一向疼爱他的姐姐,为什么要给他出这么大的难题?

    就在几人僵持的时候,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纪珍着急的去开门,却发现竟然警察。

    “慕太太。”

    警察进来看了洛浅一眼,打了个招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