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50章  苏睿的补偿

    走出医院,洛浅抬头看了看天。

    天气还不错,只是有些冷。

    然而,这样好的天气,她的心情却是最糟糕的。

    她用十分钟的时间,彻底结束了十几年的姐妹情。

    曾经以为会走一辈子的情意,就这么散了。

    这个世界总是如此的无奈。

    有些人走着走着便散了。

    有些人走着走着就变了。

    洛浅开车回了家,一头扎进卧室睡觉去了。

    放下工作,放下所有,给自己一天的时间,将所有的不好,全都在睡梦中消散。

    明天醒来,她还是那个坚强,逆风飞翔的姑娘!

    她走之后,陶小陶情绪彻底失控,在病房里又吵又闹,撕心裂肺的哭喊,直到最后昏了过去。

    因为洛浅出现在医院,解释了她与陆莫寒的事。

    所以,关于她偷情的新闻,便就此揭了过去。

    陶母录的那些视频,也被人喷了个体无完肤。

    说陶母是故意博取同情,另有目的。

    一些记者还想跑去医院找事,挖点小新闻,再弄一波舆论什么的。

    但是洛浅派人偷偷去医院堵住了那些记者。

    警告他们不要再去骚扰陶家一家人。

    陶小陶刚刚流产,情绪不稳。

    若是再被记者刺激,恐怕命不久矣。

    虽然洛浅与陶小陶彻底闹翻。

    可她到底还顾忌着以前的情谊。

    她还悄悄的往医院里交了笔钱。

    医院则以各种理由减免了陶小陶的手术费、住院费,这些陶小陶都不知道。

    事情平息下来之后。

    洛浅又开始投入到忙碌中。

    凌琦将所有事情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包括杨沫沫做的事情,她全部都揽了起来,说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一人所为,与杨沫沫没有任何关系。

    叶澜也去做了笔录。

    洛浅坐在工作室里,心情有些烦躁。

    晴天工作室才开张,生意便红火的不得了。

    有苏家做基础,苏大小姐的生意当然不会差。

    洛浅拿着笔,无心的在纸上写写画画,画完又撕,撕完再画。

    苏晴刚刚接了两单生意,开心的很。

    随后,便开车不知做什么去了。

    苏晴刚刚走。

    苏二少便从晴天走了出来。

    他抬头看了一眼浅滩,神色有些复杂。

    这几日的新闻铺天盖地,苏二少想不知道都不成。

    他拿出烟,吸了根烟。

    烦躁了片刻,忽然走向了浅滩。

    洛浅听到了敲门声。

    她放下手中的笔,转头望去,便见苏二少抽着烟,神色漠然的站在门口。

    一只手还插在裤兜里,显得痞里痞气的。

    偏偏苏二少的痞里痞气,又跟那些地痞不同。

    身上还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贵气。

    总之,他就算再怎么吊儿郎当的站在那,也总能吸引无数目光。

    洛浅站了起来,走向他,没有开门,隔着玻璃门窗,问道:“苏二少爷,您有事?”

    苏睿丢掉了手里的烟头,转头仔细打量了她一眼,没有回话。

    “没事,就请您离开吧。”

    洛浅凝眉,不知苏睿为何这么反常。

    她最近又没跟苏晴起冲突。

    哪怕苏晴一直接单子,她也没眼红什么。

    苏睿难道还要过来找她的麻烦?

    “那个陶小陶”

    就在她转身的时候。

    苏二少忽然开了口。

    “什么?”

    洛浅皱眉看着他,“小陶怎么了,你跟小陶认识。”

    “不认识。”

    苏睿摇头,不再看她,转过头去,又换了个姿势倚在门口,漫不经心道:“那天在医院,她故意想杜易恒透露你不孕,遭慕云靳嫌弃的事。”

    “杜易恒似乎很关心你。”

    “你说什么!”

    洛浅赫然瞪大了眼睛。

    小陶居然向杜易恒透露自己不孕的事。

    而且,慕云靳什么时候嫌弃她了?

    说完这话,苏睿便离开了。

    他想了想,还是将这事说了。

    就算他为以前的错事,做出的补偿。

    洛浅愣愣的站在那,许久之后才回过神来。

    她伸手捂住脸颊,痛苦不堪。

    原来

    原来早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最好的姐妹,已经在她背后捅刀子了。

    为什么要造谣呢?

    那个时候,她有做了什么对不起陶小陶的事吗?

    洛浅恍恍惚惚的回了家。

    风姨早早的做好了晚餐。

    风姨现在做的饭菜,都是有利于调养洛浅的身子的,希望她能早日有孕。

    她坐在饭桌上,疲惫的看了一眼那些菜,忽然放下了筷子。

    “浅浅,怎么了,不舒服?”

    坐在对面的叶澜,不解的看了她一眼,有些担忧的开口。

    “是饭菜不合胃口吗少奶奶?”

    风姨也走了过来,笑道:“少奶奶,您身子虚,一定要好好吃饭,您跟少爷不是打算要孩子吗,总不爱吃东西,那可不行。”

    “风姨,以后不要做这些饭菜了,我上次流产,伤了身子,就算吃再多的东西也没用。”

    洛浅淡淡一笑,看着风姨无奈道:“您别费心了,医生已经明确告诉我,我这辈子大概是不能怀孕了。”

    她当着叶澜的面,坦白了一切。

    她觉得这样的日子很累,也没必要继续隐瞒下来。

    风姨瞬间愣住。

    叶澜的脸色也是猛地一变。

    须臾,不敢置信的问道:“浅浅,你,你说什么?”

    洛浅没有避开叶澜的目光,认真道:“的确如此,我身体本来就不好,上次流产给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所以我其实不能为慕家生孩子,实在抱歉。”

    说完这话,她便推开面前的碗筷,转身上楼去了。

    陶小陶的背叛,到底还是击垮了她。

    她一步步走到楼上,关上卧室的门。

    身子无力的倚在门口,眼泪缓缓滑落。

    陶小陶的事情,让她的情绪变得很颓废。

    因此引出了孩子的事情。

    人的情绪,一旦崩溃,所有不好的事情,便乘数倍爆发。

    今日听苏睿说的那些,不能怀孕这事,对她的影响,瞬间放到最大倍。

    洛浅神色颓废的上了楼。

    只剩叶澜等人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叶澜的脸色有些难看,眼中有担忧,有无奈,也有悲叹。

    此刻的她也不知该说什么。

    唯一能感叹的便是上天不公吧。

    慕云靳回来的时候,洛浅还在睡着。

    他已经听风姨说了此事。

    他没料到事情这么严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