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48章  陶母揭露洛浅的过往

    “浅浅。”

    叶澜忽然从楼上走了下来。

    洛浅抬头看着她,点了点头。

    “我能说几句吗?”

    叶澜开口问道。

    “嗯,您说。”

    叶澜忽然间变得这么客气,洛浅压根就不习惯。

    “浅浅,有些事关系你自身名誉,你不能因为姐妹情就退却,妈觉得有些人值得交,有些人则不值。”

    “善心也要分人,分时候,一味的善心,便是软弱了。”

    她还想说的是,其实洛浅就不该原谅她。

    她做了这么多错事,原谅她做什么?

    但是她最担心的是,洛浅会因为姐妹情,一再的遭受伤害。

    这个世界啊,总是对善良的人太不友好。

    洛浅若是之前没那么好心,什么都强硬些,也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

    “浅浅,妈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但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善良,这个世界上阴暗的事情实在太多,你这样的性子,实在太容易受伤。”

    叶澜轻叹一口气,无奈的很。

    洛浅这脾气,别人最多只是劝说。

    要想过的好一些,还是要她自己把这柔软的性子改掉。

    人总要尖锐一些,才能不受伤害。

    洛浅倒是很惊讶叶澜会语重心长的对她说这么一番话。

    她抿了抿唇,轻轻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您。”

    说完,她便上楼去了,也没什么心情说再多。

    陶小陶的事情,给她的打击很大。

    晚上,她没有怎么吃饭。

    她打了电话给慕云靳。

    让他不要着手处理那些新闻。

    她想要看看,陶母还会不会继续爆料,站还会不会继续添油加醋。

    就这样,她任由事情发酵。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她已经被那个站写的乱七八糟了。

    而且,站还附上了陶母的采访视频。

    陶母站在医院里,哭诉洛浅如何害她女儿。

    十几年姐妹,背后捅刀子什么的。

    甚至还说了许多洛浅以前不堪的过往。

    比如洛浅穷的走投无路,几次差点饿的想要去翻垃圾桶。

    最后是陶小陶救助她度过了难关。

    比如洛浅穷的交不起学费,被老师同学嘲笑,她一个人走到河边,差点憋屈的跳河。

    比如寒冬腊月,她被赶出家门,身上连件御寒的衣服都没有,差点没冻死在外面。

    是陶小陶得了消息,大半夜的跑出去,将她带回家,结果因此着凉,烧了一周。

    陶母说了很多洛浅不堪的过往,其实是想表达陶小陶对洛浅多好。

    更表明了,洛浅现在的行为有多可耻。

    然而,陶母却没说,洛浅为了救陶小陶差点淹死。

    为了救陶小陶被人追打。

    就连她误入慕云靳的房间,也是因为去救陶小陶被人追,才会躲进去的。

    陶小陶对她很好。

    然而,她对陶小陶也从没狼心狗肺过。

    洛浅坐在客厅内,桌上放着电脑,她冷静的看着视频采访。

    慕云靳叶澜风姨等人都在。

    看完这些,风姨气恼道:“什么人呢,只说自己的好,怎么不说自己的不是?”

    “这种人你对她好,就是看不到的,好像天下所有人对应该对她好才是。”

    其余几个佣人也都点了点头。

    非常赞同风姨的话,陶母这心里也太不平衡了。

    慕云靳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伸手将她抱进怀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沉声道:“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她经历过哪些不堪,哪些狼狈。

    在他心中,她都是最好的。

    洛浅淡淡一笑,眼中没有任何疼痛与悲伤。

    她那些不堪的过往。

    早被人扒出了无数次,开始会疼,会难过,会撕心裂肺。

    然而,重复的次数多了,也就麻木了。

    洛浅神色平静的看完新闻,而后拿了包起身,笑看着慕云靳道:“我去趟医院。”

    该处理的事情,总是要处理。

    不该背的黑锅,她不会背。

    不只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她爱的人。

    她若是背上个水性杨花的名声。

    那么她老公还有什么面子?

    “我陪你去?”

    慕少起身拿了外套。

    “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解决,我不会平白无故背这个黑锅的。”

    洛浅摇了摇头,打算一人前去。

    她会当着陶父陶母的面说清楚此事。

    该是谁的祸,谁去承担!

    洛浅一人开车去了医院。

    叶澜有些担心,“云靳,你不跟上去看看?”

    “她那个性子,只怕会吃亏。”

    “妈,不用担心,浅浅不会的,现在的浅浅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浅浅了,我相信她能很好的处理这事。”

    慕云靳没有跟上去。

    他的浅浅执意长大。

    所以,他在有些时候,必须收起对她的保护,让她一人去面对。

    有媒体一直盯着洛浅。

    所以洛浅刚到医院便被许多记者围了。

    能扒出慕家少奶奶的八卦,他们可是非常感兴趣的。

    “慕少奶奶,请问您跟您闺蜜的未婚夫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您勾引了那个男人吗?”

    “慕少奶奶,听说您跟陆莫寒偷情被陶小陶发现,所以您将陶小陶推下楼梯,让她失去了孩子。”

    “慕少奶奶,您跟慕少在一起,难道还不满足吗,非要出去偷情?”

    “慕少奶奶,陶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吧,您以前那么穷,连饭都吃不上?”

    记者的语气明显是鄙夷的,甚至带了丝丝嘲弄的意思。

    保镖围在洛浅周围。

    避免记者的推搡,伤到洛浅。

    洛浅神色漠然的看了那记者一眼,开口道:“听你这意思,穷人就该被鄙视,该去死?”

    “不知您祖上三代是什么大人物,居然这么看不起穷人?”

    “采访我这种穷人,实在污了您眼,污了您的嘴,您可以去采访总统了。”

    浅浅菇凉毫不客气的怒怼回去。

    那记者脸色一白,正想反驳,却已经被挤出人群了。

    洛浅才不在乎,那记者会不会因此报复,乱七八糟的报道。

    她若是顾忌这,顾忌那的,估计真的什么话都不能说了。

    记者也随着她走了进去。

    一时间,医院的走廊里,全都是人。

    有记者,有看热闹的。

    还有不怀好意准备造势的。

    慕家不缺钱,不缺朋友,当然也不缺敌人。

    所以,若是慕家有些什么事,对头公司当真乐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