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46章    闹到慕少别墅去

    陶家一家人到现在还以为这一切的祸事都是洛浅造成的。

    “爸,是,是洛浅勾引陆莫寒,他们搞在了一起,我老公跟我闺蜜搞在了一起,我还能镇定吗?”

    陶小陶伸手摸了摸自己平平的肚子,眼泪再次落下来,痛苦道:“我一直以为这个孩子保不住,之前我喝了太多的酒,可是这个孩子很顽强,他努力的活了下来。”

    “可见他是多么想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可是我作为妈妈,却没能保护好他。”

    陶小陶因为没保住孩子痛苦不堪。

    这是她最爱的人的孩子。

    她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等孩子出生后,她就安心在家带孩子相夫教子。

    人与人终究是不同的。

    有人喜欢平静,有人喜欢风暴。

    而陶小陶在遇到陆莫寒以后,喜欢的便是平静。

    想与他平平安安厮守到老。

    “小陶,孩子已经没了。”

    陶母看到女儿这般痛苦,自然也是痛苦的,“女儿,听妈妈的话,把身体养好,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你跟莫寒都还年轻,想要孩子,机会有的是。”

    “我跟他已经完了。”

    陶小陶伸手抹了把眼泪,冷笑一声,“他跟我最好的闺蜜都搞在一起了,我跟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没错,是洛浅先勾引了他,可是若他没有那份心思,洛浅又怎么可能成功的勾引到他?”

    “归根究底一个巴掌拍不响,他们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渣男贱女!”

    陶小陶在失去孩子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尖锐起来。

    跟洛浅朋友那么多年,她从没说过这样的话。

    而之前她骗洛浅,那是因为她觉得慕云靳这人深不可测,且不是什么好人。

    她以为她是为洛浅好,所以想拆散洛浅跟慕云靳。

    而如今,她对洛浅却转为了实实在在的恨。

    失去未婚夫的恨,失去孩子的恨,所有的恨,强加到了洛浅身上。

    听陶小陶说起洛浅,陶母也是一肚子不满,怒道:“小陶啊,我早就跟你说了,离那个洛浅远点,远点。”

    “结果你不听,甚至为了此事,跟我们一直闹,结果她却把你坑的这么苦。”

    “我也就纳闷了,她都嫁入慕家了,成为慕家的少奶奶了,为什么还非要来做这种缺德的事?”

    “慕家的人也是瞎了眼了,这样的儿媳妇都要。”

    陶母心疼女儿所受的苦。

    对洛浅勾引陆莫寒这事气恼的不行。

    若不是洛浅横插一脚,他们家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现在女儿的婚事吹了,外孙没了。

    她一定要讨个公道。

    陶母为了替女儿出口气,第二天就跑去了别墅大闹。

    别墅的地址,一般人不知道。

    她是从女儿口中套出了地址,打了个车,便冲了过去。

    不过别墅外都是保镖,陶母根本进不去。

    “洛浅呢,叫洛浅出来,我是陶小陶的母亲,我有话要问她。”

    陶母被慕家保镖的阵仗吓了一跳。

    她皱着眉头看着,不客气的开口。

    她实在是不明白,洛浅有这么好的生活。

    为何一定要去破坏她女儿的生活。

    难道是因为太有钱了,所以寂寞的要寻找刺激。

    难不成有钱人家的太太都这么不要脸?

    然而,洛浅并不在。

    洛浅还在到处忙工作。

    甚至没时间调节自己凌乱的情绪。

    保镖冷漠的看着陶母道:“我们少奶奶不在,而且少奶奶不见任何外人。”

    这里是不会允许别人进入的。

    若不是保镖守的严,整日有这样那样的人来,早就乱套了。

    “你们少奶奶勾引我女儿的未婚夫,如此恬不知耻,害我女儿流产,我找她讨个说法,有脸做就有脸承认,不要躲在里面不出来!”

    “若她实在不在,就让你们慕家人出来,我女儿被洛浅害成这样,你们必须给个说法。”

    作为母亲,陶母或许只是为了帮女儿出口气,站在她的角度上,没什么错的。

    可实际上无辜的是洛浅。

    保镖对陶母的话很少不屑,正要将人轰走。

    不想听到动静的叶澜已经出来了。

    叶澜到底还是那个端庄大方的贵太太,养了几日,精神好了许多。

    她神色淡淡的走过来,看着保镖道:“既然有客人拜访,那就请进来吧。”

    “是。”

    保镖们低头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忐忑的很。

    让那个闹事的女人进来败坏少奶奶的名声。

    若是少爷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

    然而,他们也不敢违背叶澜的命令。

    陶母被请进了别墅。

    一进门,便被别墅内豪华的装修所震慑。

    这种地方,她从没进来过。

    陶家不算贫苦之家,典型的小康之家。

    她跟陶父的工作都不错,又只有陶小陶一个女儿,日子过的还算富足。

    然而,小康之家跟慕少比起来,真的只能算是一粒尘埃了。

    这里的一套沙发,一套茶具的价格,对他们来说,已经贵的咂舌。

    “风姨,沏茶。”

    叶澜坐在沙发上,气质娴静,不失威严。

    虽然她有些事糊涂,但毕竟是贵族出身。

    所以想要镇住陶母,真的挺容易。

    刚刚还撒泼打横的陶母,这会子倒是有些不自然。

    而且她也真不完全是那种市井泼妇。

    只是女儿是她的掌上明珠。

    这件事给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所以才导致她情绪失控的。

    “有什么事,你说吧,浅浅不在,她最近工作很忙。”

    叶澜喝了口茶,面色淡淡的看着陶母开口道。

    陶母也没喝茶,顿了顿冷笑一声,“慕夫人是吧,既然你是洛浅的婆婆,那这件事我找你也行。”

    “你儿媳不要脸勾引我女儿的未婚夫,因此害的我女儿情绪失控,从楼上跌下来,孩子也没了,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们陶家一个说法。”

    “而且,我们不要钱,我们要的只是个公道,慕夫人您看这件事怎么处理吧。”

    “我知道你们慕家很好面子,如果你们能给予正确的处理方案,我们也不会怎样。”

    “不然,我们就将此事闹到法庭上去,告你儿媳蓄意伤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