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云靳出去的时候。

    她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

    洗脸水温度正合适,连牙膏都帮他挤好放在了旁边。

    而洛浅娇小的身影,则在厨房里忙个不停。

    慕云靳看着她虽然忙碌,却明显欢快的样子,薄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亮光。

    十五分钟后,慕云靳收拾完,洛浅的面也出锅了。

    很普通的西红柿鸡蛋面,还给他放了两个鸡蛋。

    坐在桌前,慕云靳皱眉,将鸡蛋扔到她了碗中,声音薄凉,“我不喜欢吃鸡蛋。”

    “不喜欢吃,也要吃啊,鸡蛋有营养,而且早餐是很重要的,你一天到晚都在忙,不吃好一点,怎么能行呢?”

    洛浅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今天早上的她明显太过聒噪了些。

    她这一早对慕云靳说的话,大概要比这几次见面,加在一起要说的话都多。

    她将鸡蛋重新丢回了慕云靳碗里,还啰里啰嗦的说了一大堆,像是个八婆一样。

    说完,才反应过来,尴尬的抬头,便撞上了他幽深的眸子。

    “我,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慕云靳挑了挑眉,用筷子指了指碗中的荷包蛋。

    “不,不吃?”

    洛浅一愣,“你是不是嫌我脏?”

    据说这人的洁癖很严重。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筷子碰过了荷包蛋?

    她的脸上露出一抹赧然之色。

    慕云靳脸色微冷。

    这女人脑子都在想什么!

    “喂我。”

    慕大总裁敲了敲碗。

    “啊?”

    洛浅唬了一跳,抬眸,便看到了他不容置疑的神情。

    她伸出筷子,夹了荷包蛋到慕云靳嘴边。

    慕大总裁心情稍好,张开嘴巴,一口口吃了。

    洛浅顿时捂脸,好囧。

    慕大总裁吃饭居然要人喂。

    吃过饭之后,慕云靳漱了漱口,看向卧室,“把我的外套拿过来。”

    “哦。”

    洛浅就像是个跑堂的,穿着拖鞋,蹭蹭的跑进卧室,拿了慕云靳的外套出来。

    等她拿出外套的时候。

    便见慕云靳张开了双臂,静等着她给他穿衣。

    洛浅:“”

    她红着脸,帮他将外套穿上。

    随后,又拿了领带来帮他系上。

    系领带的时候,她不小心瞥了他一眼,英挺的五官,线条俊美冷硬,只是一个侧脸,就足以颠倒众生。

    洛浅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急促的跳了起来,并且越来越厉害,好像要跳出来似的。

    慕云靳察觉到了她的不对,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忽然低下了头,几乎贴到了她鼻子上。

    距离如此近!

    她甚至能在他眼中,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他伸手,修长的手指点在她胸口处,声音低沉性感,“你的心跳好快。”

    确实很快,他感受的清清楚楚。

    洛浅浑身紧绷,紧张的无法言喻。

    就在这时,他的吻落了下来,霸道的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感受着她迷人的香气。

    “味道一如既往的好。”

    许久之后,他放开她,深邃的黑眸,慵懒的注视着她,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你”

    慕云靳刚刚放过她,忽然低头看到了自己的领带,脸色顿时黑了。

    洛浅急忙抬头,才发现自己在慌乱中,竟然给他系了个蝴蝶结。

    这样的他,好像是被打包的礼物。

    原本冷硬无比的男人,瞬间变得呆萌可爱。

    噗嗤

    洛浅没忍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

    “嗯?”

    慕云靳挑眉,声音里满是疑惑。

    他怎么看这女人的笑,都觉得她不怀好意呢。

    “对不起,我重新来。”

    洛浅止住笑,帮他解开,重新打了领带,动作自然,似乎已经习惯了为他打理一切。

    女人的改变,或许只是在瞬间。

    慕云靳还有事要忙,打算离开。

    而洛浅见时间还早,便想先去医院,再坐公车去公司。

    “拿着。”

    慕云靳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黑卡递给了洛浅。

    看到那张黑卡,洛浅瞬间瞪大了眼睛,美眸里写满了惊愕。

    人人都知道,这黑卡有多么难得。

    要身份极为尊贵,家世显赫,身价足够高的人,才能拿到黑卡。

    换而言之,慕云靳给她的这张黑卡,可以随便刷,哪怕逛遍所有奢侈店,将所有奢侈品买回来都没有问题。

    “我不要。”

    惊愕过后,洛浅便恢复了平静。

    就算再尊贵的卡,那也不是她应得的。

    “难道要让别人说,我的女人很穷,以至于衣服鞋子都买不起?”

    慕云靳看了一眼洛浅身上朴素的衣衫,皱眉,“给你买的衣服为什么不穿?”

    那件衣服,可是很配她这个年纪,也很配她的身材。

    洛浅想要反驳。

    慕云靳却没给她机会,压根没指着她回答,强行将卡塞给了她,开口道:“我先送你去医院,等会让人去帮你办理复学手续。”

    他似乎注意到了她床头柜上的书。

    “复学手续?”

    洛浅抬头,满脸惊讶。

    随后,眼神黯然,又低下了头,搓了搓手,有些不安,“我,我不想再去学校了。”

    那座贵族式的学校,她不止上不起,而是那里一手遮天的人与她有过节。

    她若是回去,根本不会有好日子过。

    况且,退学这么久,她就算能回去,又有什么用?

    她始终看得清自己的身份,就算从那座名牌大学毕业,也改变不了她孤儿出身的身份。

    “可以不去,办个手续,拿个**就可。”

    慕云靳言简意赅。

    洛浅暗淡的眸子里,瞬间蒙上了一丝雾气。

    “走了。”

    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带了出去,却没用多大的力气。

    保镖开车,他跟她坐在后车座上。

    慕云靳已经打开了文件,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洛浅却时不时偷看他,心中想了很多。

    这一天,在忙碌与惊愕中度过。

    第二日,洛浅请了假。

    办理复学手续倒是顺利,校长打电话通知她过去拿新的教材,另外还有两份资料需要签字。

    “洛浅!”

    洛浅匆忙到了学校,办好一切,在校长的笑脸中出了办公室,刚走到校门口,便听到有人喊她。

    那尖细的声音,让洛浅脸色一变,想也未想,便继续向外走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