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40章  怀疑凌琦

    大概实在太饿了,洛浅临走的时候,塞了一块面包在嘴里,边吃边跑。

    这种工作模式看着便让人心疼。

    风姨看着那一桌子菜,无奈道:“唉,这还一口没吃呢。”

    “真是的,最近每天都这样忙来忙去的,年纪轻轻,也不怕把身体忙垮了。”

    她转头看向叶澜,问道:“夫人,您说少奶奶这是图什么啊,非要把自己弄的这么忙,她就算不工作,在家中享享福,不也是好的吗?”

    图什么呢?

    叶澜仔细思索了下。

    忽然想起洛浅在获奖的时候,与她对峙时说的那些话。

    她是想证明自己吧。

    证明她不是那么差,不再被自己这个婆婆看不起。

    归根究底,这一切到底还是自己惹出来的。

    慕云靳的人撤走之后。

    凌琦开始肆无忌惮的纠缠慕严。

    无论慕严在哪,她都能及时出现。

    直到晚上,慕严约人下棋,又被凌琦截胡。

    他是真的怒了。

    “凌琦,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看你这是什么样子?”

    慕严皱眉看着凌琦,对她的举动,已经由最开始的愧疚,变成厌烦了。

    而且,慕严糊涂也是一时的。

    作为慕氏原本的总裁,他若真的一直糊涂下去,那也就太侮辱慕氏了。

    “你都跟叶澜离婚了,为什么不能娶我呢?”

    凌琦一脸哀伤的看着慕严,摇了摇头苦涩道:“慕严,我喜欢了你三十几年,从最初的喜欢到现在,就没有忘记过,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

    她伸手拢了拢头发,眼眶微红,楚楚可怜。

    虽然四十多岁了,但风韵犹存,魅力无限。

    她很清楚如何展示自己身上的魅力。

    而且她以为她跟慕严有段过往。

    所以慕严会喜欢她,会同意她进门。

    然而,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无法挽回。

    慕严神色淡淡的看着她,沉默片刻,忽然问道:“我们的照片是怎么传出去的,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承认,他因为情绪不佳,的确喝了不少酒。

    但也不至于什么都不记得。

    虽然事后化验过酒杯。

    可是凌琦有没有在他睡下之后,换掉酒杯,消除痕迹,他也不清楚。

    海报是对头公司做的。

    那么他们是怎么算计到自己会跟凌琦在一起的?

    “发生了什么?”

    闻此,凌琦却是笑了,很苦涩的笑,不断的摇头,“慕严,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吗,你又不是毛头小伙子了,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想赖账?”

    “况且我不是因为那天的事情,才来找你的,我只是因为喜欢你!”

    “凌琦,你天晚上的事情,我会查清楚。”

    “本来是叶澜去跟我谈事情,你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那,这件事不得不让我怀疑,一切都是你策划好的。”

    慕严当时确实是被凌琦蛊惑了。

    毕竟是曾经的恋人,所以当时他的确心软心疼。

    然而,等他跟叶澜真的离婚后,理智忽然就恢复了。

    当日的事情,疑点重重。

    他不得不怀疑是凌琦从中做了手脚。

    不然,与他见面的人怎么就成了凌琦。

    叶澜就算再不在乎他,也不可能在明知凌琦喜欢他的情况下,所有的事情,都让凌琦传达。

    有些事,一旦想到了一个点,慢慢串联起来,一切也就明了了。

    凌琦脸色微微一白。

    她以为她完全将慕严蛊惑住了。

    却没想到慕严居然在怀疑她。

    他怎么能怀疑她!

    凌琦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悲伤的看着慕严,咬着唇,须臾眼泪一颗颗落下来。

    看她这样,慕严开始还真心疼了下,但只是一下,也就恢复了理智。

    凌琦见这招不管用,只能开始辩解,“慕严,的确是叶澜让我去的,因为洛浅的事情,你们夫妻感情早就散了,消失殆尽。”

    “不然她不会宁肯外出旅游,也不愿意亲自跟你办离婚的事,只因她恨你。”

    “我跟叶澜是好姐妹,若你们的婚姻关系还在,我是不会破坏你们的,甚至不会再在你面前出现。”

    “慕严,以前那么多年,我知道你有婚姻,有家庭,所以从未找过你,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吗!”凌琦冲着慕严怒吼,满是委屈。

    慕严也吃不准,叶澜跟凌琦之间的事。

    离婚之后,他一直试着联系叶澜,然而根本找不到人。

    慕云靳也没透露叶澜失踪的事情。

    就在他跟凌琦僵持之际,忽然收到一条短信。

    他低头看了一眼,而后皱眉对凌琦道:“事情真假,等我问过叶澜就知道了,你好自为之。”

    发短信的不是别人正是叶澜。

    叶澜思虑过后,还是想谈谈他跟凌琦的事,地点就在慕云靳的别墅。

    因为前几日的经历,她已经不敢一个人出门了。

    慕严匆匆离去。

    凌琦面色大变,她瞳孔一缩,惊愕道:“什么,叶澜回去了,怎么会这样,她居然回去了!”

    叶澜逃走之后。

    慕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她以为叶澜那么虚弱,肯定死在外面了。

    而现在叶澜一回来,那她

    她非法囚禁,是要坐牢的。

    “喂,沫沫,别玩了,赶紧叫你哥回来商量事情。”

    凌琦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也不敢再纠缠慕严,着急的开车赶回去。

    她打算跟女儿变卖掉所有的财产,带着这些财产离开江城。

    现在先避过风头,一切以后再说。

    凌琦一直以为,无论如何,慕严都会相信她。

    却没想到慕严竟然会怀疑她。

    她从高度的膨胀中醒过来,着急的找女儿跟儿子回来,带着财产出去避难。

    然而,杨俊禹一直呆在赌场里,输光了所有,连裤衩都没了。

    慕少正派顾臻出手将杨沫沫从叶澜那拿走的财产,全部一次性拿回来。

    甚至连杨沫沫住的房子都收了回去。

    不止如此,正在学校刚接完电话的杨沫沫,却被告知学校已经将她除名,让她立刻拿着东西滚出去学校。

    一切变故来的很突然,如同突如其来的暴雨,完全将杨沫沫给打糊涂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