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38章  叶澜的愧疚

    佣人收拾了一间卧室出来,放好了洗澡水。

    洛浅把家中的小药箱找了出来,打算一会给叶澜上药。

    叶澜这样估计也不好意思去医院。

    洛浅还吩咐厨房做了些吃的。

    看叶澜那个样子,这些日子过的实在苦。

    她前两天注意过叶澜一次。

    只不过那时候,叶澜弯着腰,在垃圾桶里翻可以卖的东西。

    她没认出来。

    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叶澜居然沦落到去翻垃圾桶。

    她不知叶澜是怎么沦落到这一步的。

    但知道此事一定跟杨沫沫凌琦有关系。

    洛浅本来想跟慕严打电话。

    慕严见到叶澜这样子,估计就能看清楚凌琦的真面目了。

    然而,她想了想,怕叶澜情绪受不了,所以到底没打那个电话。

    叶澜在上面收拾了很久很久,两个小时才收拾完。

    她已经好久没洗澡了。

    所以恨不得将自己泡进去不出来。

    身上的味道,连她自己都恶心的想吐。

    所以,当时她在车上的时候,不知道洛浅是怎么忍受的。

    洛浅居然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

    而洛浅越是如此,叶澜越是尴尬愧疚。

    所以,她收拾好自己很久才下楼。

    洛浅找了一些药膏出来。

    见她下了楼,急忙开口,“我先帮您上药,厨房在做饭,一会就好。”

    叶澜自己将头发剪短了些,这样看上去精神一点,只是瘦的太厉害,跟之前相比像是变了个样子一样。

    闻此,叶澜急忙摇头,“我没事,我自己来就可以。”

    她在沙发上有些坐立不安,眼神闪烁,甚至不敢去看洛浅。

    以前在洛浅面前颐指气使的婆婆。

    现在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不但尴尬,甚至都不敢去看。

    大概当初婆媳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谁都没想到这一点。

    从最开始,洛浅卑微的任由叶澜欺凌,到后来的反抗针锋相对。

    婆媳二人完全成了仇人。

    甚至已经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洛浅改了口,不再喊她妈。

    只是偶尔跟别人说起的时候,才勉强称呼她一声妈。

    却没想到婆媳两个还有心平气和坐下来的时候。

    洛浅拿了药膏给叶澜上药。

    叶澜也没好意思再拒绝。

    她动了动唇,想说些什么,到底没说出来。

    佣人做好了饭菜。

    洛浅收起药箱洗了手,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看着叶澜道:“我现在给云靳打电话,您先吃饭吧。”

    之前一直没打,是怕叶澜没收拾好尴尬。

    叶澜其实还是不太好意思见儿子。

    可早晚都是要见的,因此也没说什么。

    洛浅还想坐下来一起吃饭。

    谁知道客户打电话,要修改一下稿子。

    她便急匆匆的上了楼,忙着去改稿子了。

    对方要的比较急,所以她没心思吃饭。

    见此,风姨忍不住嘟囔道,“真是的,还没坐下吃呢,这又忙去了,也不知道忙到几时,身体受不受得了。”

    她待洛浅如女儿一般好。

    而这话有心疼,也有故意的成分,是故意说给叶澜听的。

    少奶奶多好的一人啊。

    虽然出身不好,但她有自己的才华。

    这样的女子,难道不比那些只知道啃老的千金小姐好?

    真不明白夫人当初是怎么想的。

    洛浅一直没从楼上下来,忙的昏天黑地,简直比慕少都要忙。

    叶澜吃完饭之后,便坐在沙发上等慕云靳。

    慕云靳得到消息,手中的事情没忙完便回来了。

    “妈。”

    这几日,慕少实在担心的很。

    他的人到处都在找叶澜,火车站汽车站,包括每个航班,全都让人查了。

    杨沫沫跟凌琦也一直被盯着。

    除了凌琦偶尔出去晃荡晃荡,杨沫沫压根就没出门。

    她搬去了另外一个小区居住,也是叶澜给的房子。

    “儿子。”

    叶澜站了起来,看到儿子有些心酸。

    虽然之前她一直告诉自己,不要流露出悲伤的情绪。

    然而,这一刻到底还是忍不住。

    “妈,您去哪了?”

    慕云靳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眉头顿时紧紧皱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叶澜已经收拾好。

    可看她这般没有精神的样子。

    也能猜得出来,她到底受了多少苦。

    “没事,没事,妈没事,是先前妈跟你爸爸闹离婚,觉得没脸见你们,所以才躲起来的。”

    “今个,今个是”

    说到这,叶澜犹豫了下,而后才尴尬的笑道:“今个是浅浅看到了我,非要把我带回来,还,还那么照顾我,我”

    她能说些什么呢。

    以前那些伤害,根本就弥补不了。

    就算她能改正,做过的那些事,也是覆水难收。

    慕云靳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母亲会悔悟,他倒是没有多么诧异。

    他一直知道会有这天。

    他的浅浅那么纯真善良。

    怎么可能一直不被喜欢呢?

    “先别说这个了,我看您精神不太好,我先送您去医院检查下身体。”

    慕云靳没有过多说这个话题。

    闻此,叶澜急忙摇头,“云靳,我没事,不用去医院的,只是”

    她顿了顿,看着儿子道:“只是,你派人把我送到别处去吧,我在这不太好,会打扰你们两个的。”

    她现在只想离开这,实在没脸住着。

    而她自己的房子,又全部都被杨沫沫给坑骗走了。

    所以,只能跟儿子借房子住。

    这样的叶澜,实在是窘迫到了极点。

    “您先在这住着,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已经跟外公说了,您在旅游,免得他老人家着急。”

    刚刚慕云靳已经打电话回了叶家,编造了谎言。

    不然叶父叶母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他们毕竟年纪大了,受不起这些惊吓。

    叶澜真的感觉自己很对不起父母。

    她都这个年纪了,还让父母费心,真是不孝。

    “时候不早了,今天您先休息,有什么想说的明天再说。”

    慕云靳低头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

    主要是叶澜精神不好,所以他很担心。

    “云靳,你还是给妈找个地方吧,就你前几年买下的那个小地方也不错。”

    叶澜依然坚持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