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37章  洛浅踹飞安莹儿

    洛浅飞奔过去,二话不说,飞起一脚踹在安莹儿腰上,直接将人踹出去几米远。

    保镖们:“”

    算了,他们还是回家种红薯吧!

    这样的少奶奶,让他们情何以堪。

    少爷为什么要教少奶奶学功夫啊。

    现在搞得他们这群保镖都成废物了。

    人艰不拆,这可是他们的工作啊!

    洛浅再一次抢了保镖的活。

    保镖们苦逼不已,她却丝毫没意识到,反而觉得自己的反应能力,以及身手都增强了许多。

    “啊!”

    可怜的安大小姐被浅浅菇凉一脚踹飞。

    在空中划出一个丑陋的弧线,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之所以说是丑陋的弧线,那是因为安莹儿跟个八爪鱼似的,在半空中挣扎了下,就像是个乌龟一样。

    偏偏她还脸先着地,摔的鼻青脸肿,鼻子都破了,血流不止。

    连保镖们都不忍直视。

    少奶奶怎么就越来越血腥呢。

    这不太像是少爷的风格。

    少爷是个干净的人,讨厌见血。

    所以,少爷揍人,轻易不出血,但一定让对方痛不欲生。

    而少奶奶嘛

    有个保镖伸手摸了摸鼻子,少奶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下手揍啊。

    所以,经常能看到鲜血四溅的样子。

    洛浅扬眸看向被她踹飞的安莹儿,脸色微冷,“安莹儿,你跟了我很久了,我一直没有动手,然而你还不知悔改,所以这顿打是你自找的。”

    安莹儿之前便跟着她。

    保镖早就发现了。

    她没有理会,是想看安莹儿怎么出招对付她,还能不能牵扯出别人。

    结果这蠢货除了跟个跟屁虫似的跟着她,什么也没做。

    唯独今日安莹儿的举动惹恼了洛浅。

    安莹儿趴在地上看了她一眼。

    随后二话没说,狼狈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

    她现在看到洛浅,就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怕的不行。

    那个被殴打的乞丐,看到洛浅发现了她,着急的要走。

    她被打的不轻,浑身是伤还有血。

    “等等。”

    洛浅见她要走,急忙开了口。

    乞丐似乎没有听到似的,匆匆离开。

    洛浅着急的追上去。

    却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子。

    八公分的高跟鞋,实在难以支撑。

    她险些一下趴在地上。

    保镖急忙伸手拉住她,“少奶奶,您没事吧?”

    少奶奶刚刚追人的时候,倒是彪悍,这会却要摔。

    所以刚刚洛浅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能跑的跟兔子似的,也实在不容易。

    乞丐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

    洛浅急忙追上去,看着她皱眉道:“您还要藏多久,您不想见我,难道就不想见您儿子?”

    “再怎么着您也是他母亲,他不会嫌弃您的。”

    “相反,若是您出了事,只怕他会痛不欲生。”

    “您跟爸离婚不离婚,那是您做长辈的自己的决定,但是您不能一直流落在外,让亲人担心。”

    “公安局已经立了案找您,外公跟外婆年事已高,承受不住如此打击,所以还希望您能跟我回去。”

    刚刚她一下便听出了叶澜的声音。

    虽然她对叶澜实在喜欢不起来。

    但是看到安莹儿那样过分的殴打叶澜的时候。

    她到底还是怒了。

    所以飞踢一脚,差点没将人踹死。

    叶澜听了她的话,欲要迈出去的脚步,瞬间僵住。

    她知道,她这么做错的离谱。

    可她真的没脸见儿子。

    洛浅凝眉看着她,似乎猜中了她心中所想,而后道:“您不跟我回去,警察也会找到您的。”

    “您若是现在跟我回去,换件衣服,洗个澡,也就没什么事了。”

    叶澜嘛,毕竟出身尊贵,是受不了自己这个狼狈的样子被人看到的。

    而她也就无所谓了。

    这大概就是出身不同,性格不同吧。

    反正她最狼狈的时候,慕云靳也见过。

    叶澜被洛浅说通,上了她的车子。

    只是她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还有股子难闻的味道。

    因此她上去之后,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自在,甚至不敢占太大的地方。

    觉得自己实在太脏了。

    连车子都要污染了。

    洛浅透过车镜看了她一眼,心中颇为感叹。

    那个不可一世的贵妇人,在巨大的变故之下,到底还是被压榨的变了个样子。

    所以,生活向来是最会折磨人的。

    洛浅为了照顾叶澜的情绪,车子开的慢了些,四平八稳。

    浅浅菇凉能飙车,也能好好开车,还时不时秀一下车技。

    这天赋绝对跟她亲二哥是一样的。

    毕竟她只是个本本还没拿到一个月的新手。

    连保镖都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少奶奶简直神了。

    叶澜蜷缩在后座上,抬头看着洛浅,眼神复杂。

    她没想到,最后救了她的。

    竟然是她先前最厌恶的儿媳妇。

    想起杨沫沫那些话,她便觉得自己蠢,简直蠢到家了。

    明明事情有那么多疑点,她却没发现。

    洛浅获奖,老爷子给她的奖励,她都没要。

    慕少的部分,老爷子也没有要分割的意思。

    那个陆星薇将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了自己。

    却丝毫没提杨沫沫的事。

    自己竟然还蠢的给陆星薇钱,将杨沫沫保了下来。

    现在才发现,杨沫沫根本就是变着法的榨干自己,还让自己与家人决裂。

    杨沫沫榨干了叶澜的钱财。

    还让叶澜跟儿媳针锋相对,造成了不可磨灭的裂痕。

    而这一切,等她察觉时,那些造成的伤害,注定是抹去了。

    就像是钉子钉入木板中,就算能拔出来,却也回不到原来的模样了。

    车子终于到了别墅。

    叶澜低着头走下了车。

    风姨迎出来,虽然她低着头,却一眼看出了她的身份。

    “夫人?”

    风姨脸色微微一变,实在惊讶的很。

    她在慕家这么多年,看到的夫人,向来是仪态万千的。

    这样狼狈的夫人,是她从未见过的。

    叶澜被风姨一眼认出,更是尴尬的不行,微微低了头。

    不过,风姨很快反应过来,笑道:“夫人里面请,我去拿衣服。”

    其他人虽然惊讶,但都没敢多嘴。

    别墅里的佣人,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有分寸的很。

    只是家中没叶澜穿的衣服。

    风姨又不能让叶澜穿她的,所以找了洛浅一件相对来说,颜色素净的裙子给了叶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