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35章    跟踪洛浅

    只是外面守着人,杨沫沫跟凌琦也在。

    她没有办法动,一动就会被发现。

    谁知道,老天这次倒是帮了她。

    杨沫沫跟男友起了争执。

    争执中,烟头引燃了被子,无意中造成了火灾。

    别墅里的人忙着救火。

    叶澜便趁着这个机会从窗子里爬了出去。

    而慕云靳带人来的时候,别墅里的大火刚刚扑灭。

    叶澜住的那间卧室,也被烧的面目全非。

    杨沫沫气的在跟男友吵架,怒骂道:“混蛋,都是你干的好事!”

    她眼角的余光,忽然瞥到慕少一行人,面色微微一变,又道:“这房子是我干妈的,所以你必须赔。”

    慕少没有理她,面色淡淡的对顾臻吩咐了一声。

    顾臻立刻带人闯了进去。

    “大哥?”

    杨沫沫转过头来,看到慕云靳顿时做出一副惊讶无比的样子。

    “我妈呢?”

    慕云靳走过来,冷漠的看了她一眼。

    “干妈外出旅游散心了啊。”

    杨沫沫眨了眨眼睛,嘟着嘴巴道:“你让干妈那么生气,干妈当然不会开心了,所以便出去散心了。”

    “说实话!”

    慕云靳冷喝一声,看向杨沫沫的目光越来越冷。

    这时,凌琦从一旁走出来。

    她还穿着吊带,也没披件衣服,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走了过来。

    她皱眉看了慕云靳一眼,似乎颇为不满。

    “慕大少爷真是好大的气势,沫沫说的又不是假话,你凶什么凶,看样子你爸爸是真的没有教导好你。”

    凌琦这个女人猖狂的很。

    因为靠上了慕严这棵大树,便肆无忌惮,狐狸尾巴甚至都懒得去藏了。

    慕云靳神色淡漠的很,根本没将这女人看在眼里。

    “你不会进慕家的门,杨家的人没有这个资格。”

    就这些人,还想进慕家,简直异想天开。

    “没资格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这个家你是小辈,你爸是长辈,而我也将会是你的长辈。”

    凌琦倒是沉得住气,拢了拢头发,四十多岁的女人,依然风情万种。

    然而,慕少眼中却是看不到这个女人的样貌的。

    大概除了他老婆,他也看不到别人长什么样了。

    “想进慕家的门可以。”

    慕少沉默片刻,忽然改了口风,“躺着进去就可以,我的人会将你们的四肢折断,我爷爷向来心善,所以会善待残疾人。”

    这话意思明白的很。

    想进慕家,先成残废,**裸的威胁。

    凌琦的脸色终于有所变化,眉头微微皱了下。

    该死的,这个慕云靳可真难缠。

    顾臻带人搜了一圈,没搜到什么。

    一场大火,几乎连别墅都毁了,哪里还有什么痕迹。

    本来只是小火灾,奈何杨沫沫一直跟男友吵架。

    小男友泼了一桶油上去,别墅就成这样了。

    没查到什么,慕云靳便带人离开了。

    只是对叶澜外出旅游这事是绝对不相信的。

    他暗中留了人下来盯着两母女。

    上次的人已经被他全部辞退了。

    同时命顾臻去搜寻叶澜的下落。

    最近,他也的确忽略了这个问题。

    叶澜实在太过相信杨沫沫,非要在这住着。

    没有看清楚杨沫沫的面目之前。

    叶澜对家人一直很排斥。

    在她眼里那时候杨沫沫才是家人。

    她连慕云靳都是排斥拒绝的。

    慕少离开之后。

    凌琦跟杨沫沫明显松了口气。

    不然若是被慕少查出痕迹。

    她们就完了。

    却说叶澜逃出去之后,无处可去。

    她本来想回叶家,可是看看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实在丢人。

    她没脸回去。

    爸妈养了她一辈子,给了她最好的生活。

    她却因为自己太过相信别人,家财尽散,现在连婚姻都没了。

    她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不再是慕家的人。

    而且她恨慕严,恨慕严婚内出轨,所以她不想回慕家。

    最后,她来到了慕氏大楼。

    她看到了旁边街道上,有半盒盒饭扔在那。

    不知是谁没吃完丢下的。

    她犹豫了片刻,忽然上前,伸手拿起盒饭,也没用筷子,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她实在是太饿了。

    什么世家千金,什么贵太太,什么温柔端庄,都没了。

    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那些所谓的面子,所谓的包袱,早就抛掉了。

    这个时候只有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叶澜吃东西,便找了个角落躲起来。

    她不想让儿子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样子。

    然而,她等了一日,慕云靳都没来上班。

    慕云靳在处理事情,跟几个重要的客户在外面商谈,所以没有来公司。

    顾臻那边一直在找她。

    奈何她跟谁也不联系,而且现在穿的就跟个乞丐似的,披头散发。

    偶尔见到她的人,还以为她是拾荒的乞丐。

    第二日的时候,慕少才去公司。

    叶澜远远的看了儿子一眼,心中难过的很。

    好几次,她都想冲上去。

    告诉儿子,她在这,告诉儿子,不要让凌琦进门。

    然而,她到底是没那个勇气。

    如此狼狈的她,哪里还有勇气让儿子见到这样的自己。

    第三日,警察局立案寻找叶澜的踪迹。

    凌琦跟杨沫沫也被暗中监控起来。

    杨俊禹在赌场里,三天三夜没出来。

    找不到叶澜,慕云靳心情很焦躁。

    杨沫沫用叶澜的手机编了许多故事,看上去倒是一点不假。

    然而,慕少根本不信。

    慕严找人办了离婚证出来,执意结束了他跟叶澜婚姻。

    离婚证送去了叶家。

    但是,慕严拒绝了凌琦的表白,给了凌琦一大笔钱,算是补偿。

    凌琦没要,依然死缠着她。

    洛浅因为慕云靳担心叶澜,又加急处理公司的事疲惫不堪而担忧不已。

    她的几个客户,倒是已经表明要跟慕氏合作。

    她不知道的是,有个乞丐出现在了浅滩附近。

    乞丐捡了很多**子拿去卖,卖了之后,买了馒头来吃。

    就这样在这蹲守了三天。

    洛浅忙的昏天黑地,乞丐却一直暗中跟着她,只是跟的不紧,没有人发现。

    温漓约了洛浅出门。

    乞丐又跟了上去。

    乞丐抬头看着洛浅,眼神有些复杂。

    这几日,她蹲守在这,原本只是想知道别的消息。

    却不想蹲守在这,意外看到了一些她以前看不到,了解不到的事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