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32章  你想杀我

    叶澜看着杨沫沫厌恶的吐了口唾沫。

    见此,杨沫沫眉头一皱,二话不说,立刻上前,伸手狠狠的扇了叶澜一巴掌,怒道:“你还敢瞪我,冲我吐唾沫!”

    “叶澜,我告诉你,你若是讨好我,对我好一些,你还能多活几天,否则我现在就把你扔到马路上,让车撞死你,制造车祸现场,你信不信?”

    杨沫沫冷冷一笑,眼中满是杀意。

    这个十九岁的小姑娘,阴狠起来,实在让人害怕。

    叶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颤声道:“你,你,你想杀我?”

    她以为杨沫沫就算再狠,也不至于要她的命。

    谁知道,杨沫沫这个女子,远比她想象的要狠毒的多。

    十九岁的小姑娘,说起杀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然你以为呢?”

    杨沫沫挑了挑眉,鲜红色的指甲,犹如鲜血一般。

    她站直了身子,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叶澜,冷笑连连,得意的很。

    “叶澜,实话告诉你,我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你,我妈已经跟慕严在一起了,我是不会让你破坏他们的感情的。”

    “你不想离婚也可以,那就去死吧,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不是吗?”

    “更何况,这一切本来就该是我妈妈跟我的,当年是你拆散了他们两个,不然慕家的媳妇就是我妈,慕氏是我跟我哥的才对,哪里还有你跟你儿子什么事!”

    “你这个贱人,你夺走了属于我们的一切,你还想活着,真是痴人说梦。”

    杨沫沫咬牙切齿的瞪着叶澜,心中满是怒火。

    她一直觉得是叶澜抢走了,他们兄妹的一切。

    如果不是叶澜横插一脚,他们才是慕家的少爷小姐。

    所以,她从最开始来到这里,便是想报复的。

    这一刻,叶澜总算认清楚了杨沫沫的阴险,认清楚了这个女儿的真面目。

    曾经,她因为认了干女儿而开心不已。

    想要把自己最好的一切,都给这个女儿。

    结果呢,结果这个女儿竟然要她的命。

    过往种种,瞬间在她脑海一一浮现,清晰的很。

    她慢慢的回想着以前的一切。

    有些事情,茅塞顿开。

    她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为什么会跟家人闹到这般地步,以至于她被软禁这么久,也没有人关心她。

    虽然杨沫沫借着她的名义发短信发视频什么的。

    但是根本没人察觉到异常。

    若是平常,自己不回家,家里人肯定会感觉到什么,然而现在

    叶澜脑子里形成了一条线,这条线清晰的很。

    从杨沫沫来到江城,到她因为杨沫沫怀疑洛浅,然后在杨沫沫的鼓动下,做了许多荒唐的事情。

    拟定离婚协议书,偷窃稿子,现场指责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她曾经做过的。

    人就是这样奇怪,执迷不悟的时候,谁都叫不醒你。

    突然有一天,经历了某些事,不用人点醒,自己也便醒了。

    而叶澜如今就是这种情况,自个突然醒了过来。

    她脸色微微一变,抬起头看着杨沫沫问道:“杨沫沫,是不是你陷害洛浅,让我误会她,从而挑唆我让她跟云靳离婚,目的就是想让我因此跟家人闹不和,被老爷子迁怒,被我儿子怨恨!”

    这样她出事的时候,老爷子就不会站在她这一边。

    儿子更不会理会她了。

    这样慕严就可以跟她顺利离婚。

    而她被扫地出门,凌琦顺利进门。

    现在想想当真觉得背脊发凉,难受的很。

    她居然掉入了这么一个大圈套里。

    她却一直不知道。

    杨沫沫看着她惊慌的样子,忽然觉得舒服不已。

    她就喜欢看这女人恐惧。

    看这女人惊惶无措,看这女人陷入绝望中。

    她淡淡一笑,点头道:“没错,的确如此,看样子你脑子还不傻,能想得通。”

    “这么跟你说吧,当时洛浅送你的衣服,是我做了手脚,避孕套什么的,都是我放进去的。”

    “老头子也没说要给洛浅股份,至于那些不好的录音,其实根本不是我窃听到的,而是找人模仿了洛浅的声音,故意录音陷害她。”

    “不然,你怎么这么容易就为我所用呢?”

    “当然,我不止是因为要毁掉你,我还因为实在太讨厌洛浅了,她一个孤儿,凭什么能享受这么好的待遇,凭什么她能成为慕家人,要什么有什么,而我因为家境败落,许多事不能做,许多名牌买不起。”

    “她凭什么比我好?”

    “这样的贱人,出身本就低贱的很,根本不配比我过得好,所以我自然要毁掉她。”

    “因此,你也不用问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而你就是个蠢货中的战斗机,蠢到无可救药!”

    杨沫沫得意的笑了起来。

    把以前陷害洛浅的事,包括细节全部说了出来。

    她就是想要刺激叶澜。

    想要让叶澜因此事疯掉。

    叶澜听完杨沫沫说的,脸色顿时惨白不已。

    果然,果然是她犯了蠢,是她误会了儿媳。

    原本他们是很和谐的一家人。

    然而,自从杨沫沫出现在慕家,一连串的事情便发生了

    而她却从未发现过疑点,一味的相信杨沫沫。

    杨沫沫让她如何,她便如何,她压根就没想过这些是错还是对。

    “后悔了,心疼了,愧疚了,尴尬了?”

    杨沫沫看着叶澜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心中不知有多开心。

    她对叶澜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天真的像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她摊了摊手,恶趣味的开口,“得了吧,别愧疚了,你对洛浅做了这么多事,你以为她还会原谅你吗,她恨不得你死呢。”

    “若是她知道我想要将你丢路上,被车撞死,说不准还会来帮忙吗?”

    她低头,凑近叶澜,笑道:“叶澜,自己做下的孽,自己偿还,你做下的孽,你就自己吃吧!”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这间卧室。

    这卧室实在是太臭了,整日关着门。

    所以她也不想多呆。

    那两个男人也匆匆离去。

    只剩叶澜一人坐在卧室里,悔恨交织。

    她低头,眼泪一滴滴落下来,心中的滋味难以言喻。

    一直以为错的是别人。

    不想,错的最离谱的那个人,根本就是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