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洛浅赫然瞪大了眼睛,清凌凌的眸子里,写满了惊愕。

    “慕少,你在开玩笑?”

    她轻声的问,感觉这是在做梦。

    “你说呢?”

    慕云靳挑了挑眉。

    “一定是的。”

    洛浅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脸上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失望。

    心中的失落连自己都没发现,却被他轻易看穿。

    慕云靳忽然用力捏了捏她的脸。

    “疼。”

    洛浅倒吸一口凉气。

    “所以,这不是梦。”

    洛浅:“”

    为了证明不是梦,就狠狠的捏她一把。

    为什么不捏他自己?

    看着她嘟了嘟唇,露出年轻女孩可爱的一面。

    慕云靳心中微动,身体可耻的起了反应。

    他忽然伸手,扳过她的脑袋,狠狠的亲了下去。

    掠夺式的吻,与之前一样,充满了霸道两个字。

    他引着她一步步沉沦。

    她小心翼翼的试着回应。

    感受到她的回应,虽然很生涩,却让人舒服。

    慕云靳加深这个吻,同时伸手去扯她的衣服。

    洛浅任命的闭上眼睛,不管出于什么原因。

    这一刻,她是没有想过抗拒的。

    但最后,慕云靳忽然放开了她,气息有些重。

    洛浅甚至还能清晰的感觉到他那越来越浓烈的**。

    他一直隐忍着,似乎要发疯。

    可就是这么关键的时候,他却停下了。

    洛浅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也听别人没事时说过荤段子。

    知晓男人这时候意志力是最弱的,不跟不能忍,突然停下会很痛苦。

    她睁开眼睛,清亮的眸子里,写满了不解。

    她不明白,他明明可以的

    “今晚先不吃你。”

    慕云靳深吸一口气,讶异着身体里的**。

    其实,他也不想被一个女人左右。

    可是该死的**,就是控制不住。

    甚至她一个眼神,就能勾住他。

    而且这眼神,总是感觉有些熟悉,似乎在很久以前见过似的。

    “在你心甘情愿之前,不会碰你。”

    墨玉般的眸子紧紧锁定她。

    第一晚是因为中了药,药效太强,他实在没能撑过去。

    后来是有想过强迫她的。

    但现在他更喜欢跟她玩个游戏。

    早晚,他能让她心甘情愿。

    他慕云靳想要的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慕云靳骨子里的骄傲,让他将浑身暴发的**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

    洛浅心头闪过一丝温暖,眨了眨眼睛,弱弱的问,“你会憋坏吗?”

    慕云靳:“”

    “你再问,我可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改变主意。”

    慕大总裁的声音蓦然沉了下来。

    闻此,洛浅立刻反射性的捂住了嘴巴,小模样甚是可爱。

    见此,慕云靳的火气消了不少。

    “睡觉。”

    他伸手,将她揽进怀中。

    柔软的娇躯,散发着女性独有的香气,让人很舒服,总算能稍稍解火。

    “为什么选我?”

    洛浅静默了一会,忽然看着他,认真的问。

    他刚刚不像是在说假话。

    可为什么选她?

    明明她是最配不上他的那一个。

    慕云靳黑眸半眯,敲了敲她的额头,只给了她四个字的答案,“乖巧听话。”

    洛浅微微一愣,默默咀嚼着这四个字。

    直到多年后,她想起这一幕,都会抓着慕云靳问,当时他那四个字真正的含义到底是什么。

    翌日,清晨,五点半。

    慕云靳向来准时,五点半开始起身。

    只是他睁开眼睛,习惯性的想要坐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身上扒拉着一个人。

    可能是太挤的缘故,又可能是洛浅本身就睡觉不老实。

    因此,昨晚明明是他将她抱在怀中的。

    可现在的情况却是她跟个八爪鱼似的,双手扒拉着他的脖子,修长的双腿也缠在了他身上,脑袋埋在他怀里,找的姿势倒是不错,挺舒服的。

    见此一幕,慕云靳心中闪过一抹奇异的感觉,看着那粉嘟嘟的唇,完全自然的颜色,不加一点修饰。

    他低头吻了上去,柔软的触感,清香的气息,依然让人着迷。

    他想,他选定她作为妻子的原因。

    应当不只是乖巧听话,还有这淡淡的香气。

    沉睡中的洛浅被慕云靳吻醒,她迷迷糊糊中,还以为是自己以前养的那只狗,一巴掌拍了上去,偏头躲开,嘟囔道:“大毛,别闹。”

    大毛!

    “谁是大毛?”

    男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难道在此之前,她有过男朋友叫大毛?

    慕大总裁正在吻她,却得到这样的反应,自然是想歪了。

    被这冰冷的声音吓醒,洛浅猛地睁开了眼睛。

    便瞧见了男人阴沉的脸,面上的表情,如同腊月的冰,直叫人打颤。、

    吓的她瞬间放开了他的脖子。

    “你,你怎么了?”

    洛浅开口,小心翼翼的问。

    一大早就发火,这是为什么?

    “大毛是谁?”

    慕大总裁重复一样的问道。

    “大毛是狗。”

    “狗?”

    洛浅似乎弄清楚了他生气的原因,急忙点头解释道:“是我前年养的一只京巴狗,不过后来它被人摔死了。”

    想起自己的大毛,洛浅顿时伤心不已。

    更伤心的是慕大总裁。

    一大早的他这是在做什么,跟一只狗生气?

    “别生气了,你不喜欢我提大毛,我就不提大毛了。”

    洛浅伸手晃了晃他的胳膊,眼睛轻眨。

    似乎只是一夜间,她对他的态度就改变了很多。

    感受到这一点,慕大总裁心情莫名的愉悦。

    “你要起来了吗?”

    洛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老式钟表。

    “嗯。”

    慕云靳放开她,拿了衣服准备起身。

    他每天有太多事要忙,所以早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那我去给你准备早餐。”

    洛浅也忙着起身,却还在打哈欠。

    “不用,你多睡一会,我出去吃。”

    看她睡意未消,慕云靳没打算让她再起来忙活。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对洛浅有着足够的耐心,还有对别人从未有过的怜惜。

    “外面的早餐放的酱料太多,吃多了对胃不好,我去给你下面。”

    洛浅的动作很快,已经穿好了衣服鞋子,麻利的跑出去,给慕云靳准备洗脸水,还有洗漱用品。

    昨晚顾臻将需要的东西都送了过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