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20章  我离婚了

    洛浅尴尬的笑着,心中想着,公公婆婆还没离婚,这是有新欢了?

    实在不是她善于八卦猜测。

    而是那个女人的动作实在太亲切了,并且很自然。

    甚至可以说自然到,在外人看来两人就是夫妻的样子。

    女人应该有四十多岁,虽然打扮的年纪,但眼角的鱼尾纹,还是很清晰的。

    “嗯。”

    慕严点点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刚刚急匆匆做什么去?”

    难道他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使得这个儿媳妇怕他不成?

    “没,没什么,我以为车钥匙忘记了呢,刚想起来钥匙在包里。”

    洛浅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

    “你就是云靳的太太,的确不错,是个好姑娘,人挺漂亮的。”

    女人赞赏的看了洛浅,淡淡一笑道。

    “您是?”

    洛浅疑惑的看着这女人。

    难道说是公公的旧情人,打算重修旧好。

    以后这人就是她跟慕云靳的后妈了?

    “我女儿跟你是好朋友,她经常在我跟前夸赞你。”

    女人笑的温和。

    这样的女人,形容举止优雅大方,身上透着层层贵气。

    站在慕严身边,绝对比叶澜站在慕严身边更为相配。

    “您女儿是”

    洛浅还是一头雾水。

    而且她也没几个好朋友。

    一个陶小陶处于冷战中。

    一个温漓忙到飞起。

    难道这是温漓的母亲?

    “杨沫沫。”

    岂料,女人说出了一个洛浅尤为厌恶的名字。

    这女人是杨沫沫的母亲凌琦。

    凌琦当年未婚先孕,很早便生了孩子。

    所以她比叶澜要小个几岁,而且保养的比叶澜好。

    因此,看上去比叶澜年轻很多,人也漂亮。

    凌琦突然出现在江城,目标直奔慕严。

    这让洛浅很奇怪。

    难道他们杨家的打算是让杨沫沫正式成为慕家小姐?

    浅浅菇凉恶心的很。

    杨沫沫如今已经进了慕云靳的圈套。

    没多久,慕少便会收,到时候杨沫沫不但会一无所有,而且还可能会沾染上官司。

    慕少杀人向来是不见血的。

    然而,凌琦突然出现,让洛浅心中很是担忧。

    “你怎么了?”

    凌琦见她沉默,笑着问了一句。

    洛浅摇头,“没事,沫沫的确很不错,脑子聪明有心机,我自愧不如。”

    在凌琦面前她也没什么好话。

    “爸,我今天过去看爷爷,您有什么东西让我现在拿回去吗?”

    洛浅只想赶紧跑,才不想留在这看两人恩恩爱爱。

    慕严将买的东西递给了洛浅。

    洛浅落荒而逃,反正心里有点膈应。

    而且凌琦那人就像是个老狐狸,不显山不漏水的。

    只是,她拿着东西跑出去。

    刚刚将东西放上车,却又觉得不对劲。

    她想了想,到底是没离开,留在商场门口等。

    慕严与凌琦很快从商场走出来。

    凌琦上了副驾驶。

    二人开车离去。

    洛浅眼尖的看到凌琦还靠在了慕严肩上,只是被慕严推开罢了。

    “”

    她愣了愣,也急忙开车追了上去。

    身为新手的浅浅菇凉,车技却是越来越溜。

    她稳稳的跟在慕严车后,没有被发现。

    保镖们:“”

    少奶奶跟踪老爷。

    这画风有点不对啊。

    不过他们是慕云靳的人。

    只听慕少跟浅浅菇凉两人的话。

    其余人的话一概不听,一概不理。

    而此时,车内的气氛有些怪。

    慕严眉头微微一皱,“凌琦,你今天的举动越界了。”

    他们有几年没见了。

    而且以前见面的时候,也没什么交流。

    叶澜跟凌琦是好姐妹。

    两人交流的多一些。

    “慕严,我”

    凌琦转头看着慕严,顿了顿,苦涩一笑,“我离婚了。”

    慕严开车的手一顿,离婚了?

    “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了,他经常打我骂我,还赌博,把我工作赚来的钱,全部花光,这样的日子,我早就过不下去了。”

    “但是为了孩子,我一直没跟他离婚,即便受不了也没选择离婚。”

    “可是有一天,他发现了这张照片,狠狠的打了我一顿,将我赶了出来,之后我净身出户,连娘家给的两套房子,也都赔给了他。”

    凌琦从包中拿出了一张照片。

    泛黄的旧照片,年岁已久。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旧照片了。

    照片上,一对男女相依相偎,笑的很是亲密。

    慕严脸色微微一变,方向盘险些打偏。

    那是他上学时与女朋友的照片。

    当然,主角是凌琦。

    “你还留着照片。”

    慕严的声音有些沙哑。

    其实,很多年前的感情,他早就已经封闭在心底了。

    甚至对于凌琦的女儿杨沫沫,没有半分喜欢,有的只是厌恶。

    而且除了他之外,家中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跟凌琦的事。

    他隐藏的很好,骗过了所有人。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洛浅唬了一跳,差点撞上去,急忙刹住了车。

    慕严跟凌琦不知道在说什么。

    凌琦几次三番要去吻慕严,但都被慕严推开了。

    最后,车门打开,凌琦拿着包,哭着跑了出去。

    刚刚还优雅万分的女人,此刻却是狼狈不已。

    慕严没有去追,停在路边吸烟。

    洛浅急忙调转车头,从别的路离开了。

    凌琦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慕严视线中。

    时隔多年,那个女人突然出现,不再装出陌生的样子,而是翻扯出了二十多年前的旧事。

    他的心很乱。

    却不知,凌琦一个转道,去了另外一条路,那条路上,有辆红色跑车在等她。

    “妈,这里。”

    车门打开,杨沫沫探出了脑袋,冲着老妈招了招手。

    她精神还不错,只是额上还有伤,贴着纱布。

    安莹儿下手实在太狠了。

    她差点死在安莹儿手中。

    “来了。”

    凌琦笑着坐上了副驾驶,将包扔在后排座上。

    “今天倒是巧合,碰到了那个洛浅,倒是个漂亮的,不过漂亮有余,聪明不足。”

    “沫沫,这样的人,你都对付不过,还得我出马,你算计人的功夫可是下降了,应该好好学学才是。”

    凌琦拢了一把头发,对洛浅很不屑。

    “不过是空有美貌罢了,下点狠料,保证她乖乖的滚出慕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