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16章  不能有孕

    等杜易恒追上去的时候。

    陶小陶才回过神来,也追了上去。

    她眼中闪过一抹算计,不为人知。

    洛浅打开了车门,打算开车离开。

    杜易恒伸手按住车门,看着她道:“你这个状态怎么开车?”

    这种状态开车,不出事才怪。

    “我没事。”

    洛浅推开他,去开车门。

    “我送你。”

    杜易恒皱眉,神色复杂。

    然而,保镖已经走过来了,神色不善。

    见此,杜易恒微微一愣,到底是松开了手,冷漠的看了那些保镖一眼,“你们少奶奶状态不好,让她开车出了事,你们担着?”

    杜二少不客气的很。

    保镖也担心洛浅出事。

    一个保镖急忙上前,“少奶奶,还是我来吧。”

    然而,洛浅似乎连搭理他的心思都没有,推开他,直接上了车,系好了安全带,打火挂挡踩油门,动作一气呵成。

    虽然她只学了没多久,但车技娴熟的很。

    也不知是慕少教的好,还是她天赋使然。

    洛浅开车离去。

    保镖们不敢耽搁,也急忙开车追了上去。

    杜易恒愣在原地,眉头紧紧皱着,神色不太好。

    被美人这般拒绝,换做谁,心情不怎么样。

    “浅浅什么时候学会开车了,而且还这么厉害,真是让人惊讶啊。”

    陶小陶有些艳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杜易恒回过神来。

    若不是听到陶小陶的声音。

    他还真忘记有这么个人了。

    他转头,神色冷淡的看了陶小陶一眼,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径直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浅浅真是可怜啊。”

    陶小陶眸光一闪,轻叹一口气道:“居然不能怀孕,还以为慕少对她多好呢,就因为她不容易怀孕便骂人,怎么这样啊!”

    “该死的,浅浅也是死脑筋,难道世上男人就他一个了吗?”

    “大不了离开他单过啊,自己有才华怕什么!”

    陶小陶气氛的抱怨着,脸色冷的很。

    杜易恒皱眉,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说什么,浅浅怎么了?”

    怪不得她脸色那么难看,原来是因为孩子的事情。

    “哪,哪有怎么啊,你管那么多做什么,你跟浅浅又没什么关系。”

    陶小陶狠狠的瞪了杜易恒一眼。

    似乎对他的多管闲事很是厌恶。

    陆家的司机在旁边等着她。

    她拿了彩超单上车回去了。

    检查结果还不错,她跟陆莫寒喝酒,倒是都没影响到孩子。

    因此,她心情不错。

    杜易恒没有离开,转身进了医院,找到了洛浅之前看诊的那个医生。

    身为杜二少爷,到底是有些人脉的。

    所以那医生如实相告。

    “刚刚那个病人身子不好,流产的时候没好好养,所以体质差,宫寒很厉害,因此不易受孕。”

    “至少今年明年都不可能怀孕,以后怀孕的几率也相当低,可以说没有。”

    那医生叹了口气,似乎很为病人担忧的样子。

    “嗯,知道了。”

    杜易恒点了点头,确认陶小陶说的是真的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苏睿来办些事,清楚的目睹了这一切。

    陶小陶,杜易恒,洛浅?

    这三人还真是有意思。

    看样子这个洛浅也真是倒霉,身边一群豺狼虎豹。

    苏晴不再上学,安心创业,对家里人也越来越好。

    因此,苏睿也就没想苏家跟洛浅的恩恩怨怨。

    况且他虽然护着苏晴,但也知道妹妹做的那些有多荒唐。

    然而,苏睿走后,陶小陶去去而复返。

    她四周张望了下,匆匆忙忙跑去了医生办公室。

    “喏,这是我们事先讲好的。”

    陶小陶从包里拿出了一叠现金。

    看上去不是很多,大概三万块左右。

    医生收了钱,只对她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她不想转账,那是因为不想留下证据。

    这办公室没监控,她直接甩了现金,也没有字据什么的。

    只要她出了这个门,一切痕迹就没了。

    这样一来,她放心,那医生也放心的很。

    陶小陶匆匆而来,匆匆离去。

    洛浅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

    她甚至连工作室都没去。

    回去之后,一头扎进卧室,整整睡了一日。

    风姨叫她出来吃饭,她都没肯出来。

    慕云靳回来之后,她还在睡。

    风姨说了她的情况。

    慕云靳担心的很,让人去找备用钥匙。

    结果,钥匙却离奇般的找不到了。

    “把门撞开。”

    他皱了皱眉,面上俊逸的线条紧紧绷着。

    几个保镖一起上前,合力将门撞开。

    砰地一声巨响,异常刺耳。

    然而,这么刺耳的响声,都没能将洛浅吵醒。

    洛浅蜷缩在床上,捂着被子,沉沉的睡着。

    慕云靳快步走过去,见她脸色有些苍白,心中骤然一紧。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烫的很。

    “马上叫医生过来。”

    他的脸色骤然冷下来。

    怪不得她一天不出门,居然烧的这样厉害。

    风姨着急的打电话去叫医生,心中愧疚的很。

    她们这么多人在,居然没一个发现洛浅不舒服的。

    只以为她是心情不好。

    毕竟保证书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

    新闻撤的了,已经发生的事实却无法改变。

    医生很快到了,给洛浅挂了点滴。

    她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在外面吹了风,回来又没吃饭,也没喝水,所以才会引起高热。

    医生扎针的时候,洛浅醒了。

    “疼。”

    她眉头一皱,手腕一翻,刚刚扎好的针,瞬间出了问题,手上鼓起一个大包,疼的更厉害了。

    医生吓出了一身冷汗,忙道:“少奶奶,您可不能乱动。”

    万一再扎一针扎出了事,那就麻烦了。

    “浅浅,别动。”

    慕云靳弯腰,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腕。

    洛浅迷迷糊糊醒过来,抬头看到输液的袋子,顿时皱起了眉头,“我讨厌打针,为什么要打针!”

    她心情很不好。

    慕云靳摸了摸她的头,“你发烧了,烧的太厉害,必须打针。”

    洛浅:“”

    医生准备再次帮她扎针。

    洛浅眉头一皱,猛地躲开,摇了摇头,“我不扎针。”

    她态度坚决的很,眉头拧成了疙瘩,心中满是酸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