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15章  浅浅或许随了苏二少

    若不是那一侧身,肯定是要撞上洛浅的。

    这一幕,反转的漂亮。

    若非有超高车技的人,根本做不到这般。

    路过的人忍不住惊叹。

    开车的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厉害。

    洛浅下了车,转头望去,便见一着休闲装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戴着宽大的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

    虽然穿着休闲装,可一身的桀骜不驯,依然那么明显。

    男人一下车,瞬间吸引了无数目光。

    不止是他那炫的妖艳的车技,还有他一身的气势。

    似乎天生就能吸引人似的。

    洛浅愣了愣,虽然他戴着墨镜。

    可她还是一眼便认了出来,苏家二少爷苏睿。

    她已经很久都没跟苏晴产生过冲突了。

    对于这位苏二少爷也忘得差不多了。

    不过,苏睿的车技一向是公认的好。

    也不知道洛浅这开车不怕的性子,是不是随了她亲二哥。

    苏睿摘了墨镜,看了她一眼问道:“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并非故意,车子有些失控而已。

    也就他这技术,换做别人早不知撞成什么样子了。

    洛浅摇了摇头,神色冷淡,“没有。”

    “浅浅。”

    陶小陶的声音忽然传来。

    陆家的司机送她来的。

    “浅浅,你怎么了?”

    陶小陶提着袋子,不知道提了什么,着急的走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我们进去吧。”

    洛浅没说什么,拉了陶小陶进去。

    苏睿站在原地,神色复杂的看着洛浅。

    不知为何,他看到她从车上下来的时候,竟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洛浅挂了号,医院人实在太多。

    所以她跟陶小陶单单是排号,就排了一个半小时。

    陶小陶做孕检。

    洛浅趁着能挂上号,也让医生帮忙看了看。

    医生给她开了检查单。

    “浅浅,你也要检查啊。”

    出了办公室的门,陶小陶神秘兮兮的看着她,低声道:“可是你才流产几个月,你这么着急要孩子做什么?”

    “你不打算好好养养吗?”

    “我只是先看看身体恢复的如何了,看过再说吧。”

    洛浅伸手按了按胸口,脸色不太好看。

    她自从出门就心神不宁。

    感觉看的结果不会太理想。

    两人忙着排队去做检查。

    身后却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杜易恒皱眉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再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科室,写着妇科两个大字。

    他皱了皱眉,不知想了些什么,最终转身离开。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

    洛浅跟陶小陶总算做完了检查。

    做检查的时候,医生便对洛浅说了一些不好的话。

    等她回来,拿给了那个妇科医生。

    妇科医生看了看,又帮她把了脉,而后才道:“你先前流产,对身体伤害很大,而且你体质本就偏寒,小月子也没有好好坐。”

    “吃食上也没几个忌讳,使得你宫寒的症状越来越严重。”

    “所以短期内,想要怀孕不太容易。”

    医生没有隐瞒什么。

    先前洛浅伤了身子,而且她体质本来就弱。

    那时候她流产,都没怎么住院,便在外面打工,吃的也是咸菜馒头,还淋了雨。

    最难过的几天,在最糟糕的环境中她没爱惜自己的身体,落下一身的毛病。

    “可是我这几个月一直在调理。”

    洛浅心中一寒,脸色惨白的很。

    “治标不治本,你身子伤的太厉害,几个月哪里能调理的过来。”

    “那明年呢,明年我能要孩子吗?”

    洛浅咬了咬唇,一脸紧张的看着医生。

    说这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已经完全揪在一起了。

    今年不能要孩子,明年总可以吧。

    若是明年也不能,她就真的寒心了。

    然而,大夫还是给了她一个她最不想要的答案。

    “这样跟你说吧,按照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止是短期的问题,而是你这辈子都很难要孩子,不易受孕。”

    大夫到底是没隐瞒她。

    这种事还是跟病人讲清楚的好。

    洛浅这么瘦,身体差到这种程度,不能有孕,其实在意料之中。

    但她还是想给自己一个希望。

    然而,医生的话却粉碎了她所有的梦。

    洛浅猛地站了起来,小脸惨白,浑身发凉。

    此刻她脑中是没有任何意识的。

    “浅浅。”

    陶小陶急忙伸手扶住她,而后看着医生皱眉道:“一点希望也没有吗,她才二十岁,哪能就此失去做母亲的权力!”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疑是最无情的打击。

    谁不希望跟心爱的人,有个可爱的宝宝?

    “这个也说不准,现在医学很发达,会出现奇迹也不一定。”

    “但她的身体情况,目前是绝对不会受孕的,还是需要好好调养,吃点中药吧。”

    医生也没什么办法。

    建议洛浅吃中药调理。

    她是流产伤了身子,只能慢慢调。

    洛浅不知自己是怎么从医生办公室走出来的。

    总之,在医生那她是被判了死刑的,检查单也写的清清楚楚。

    刚刚出来,便碰到了杜易恒。

    她恍恍惚惚的跌到了杜易恒身上。

    “浅浅。”

    陶小陶着急的喊了一声。

    杜易恒伸手扶住了她,看她脸色难看至极,顿时皱眉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人知道这位杜二少去而复返是什么意思。

    洛浅精神恍惚,脸色差得很,甚至没认出眼前的人是谁来。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面露疑惑,眉头紧紧皱着。

    杜易恒查看着她的表情,不解道:“你不认识我了?”

    不至于忘的这么快吧。

    想当初,他可是用尽手段都想得到她呢。

    只不过没想到她最后成了慕家的人。

    洛浅傻乎乎的摇头,脑子里想的却是刚刚医生说的话。

    大概她这一辈子都不能要孩子了。

    慕家只有慕云靳一根独苗。

    万一她不能生育

    那么慕家岂不断了香火?

    “我是杜易恒,就是之前跟你相亲的那个。”

    杜二少仔细的看着她,神色复杂。

    相亲的事,好像还在昨天似的。

    那一幕,依然清晰的很。

    “哦。”

    洛浅却无心跟他说什么,推开他快步的向外走去。

    杜易恒微微一愣,看着她摇摇晃晃的样子,还是追了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