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10章      安家垮台

    洛浅没有犹豫,走了过去。

    慕严抬头看了她一眼,终究是叹了口气,“丫头,别跟你妈一般见识,她固执的很,有些事看不透,你别怪她。”

    “你进慕家,我是认可的。”

    “你对云靳的好,我也是看得到的,所以好好过好你们的小日子,其他的事情不必担心。”

    慕严以前便对洛浅印象不错。

    但也只是不错而已。

    不过自从大赛过后,他对这个儿媳便有些赞赏了。

    小小年纪,才华出众,有勇有谋,配得起他们家儿媳妇这个身份。

    所以,他现在是很欣赏洛浅的,不希望小两口闹什么别扭。

    “谢谢爸,我知道了。”

    洛浅点头,真心道谢。

    她感激老爷子跟慕严对她的好。

    在他们身上,她感觉到了温情。

    而且她今晚比较庆幸的是。

    奶奶跟弟弟都没受到什么伤害。

    “行了,你们回去吧。”

    慕严摆摆手,没有打算留下二人。

    儿子到底是长大了,理应有他自己的生活。

    “嗯,爷爷若是有事,随时打电话给我。”

    慕云靳最担心的还是老爷子。

    毕竟年纪大了,经不住如此折腾。

    他伸出手,看向了洛浅。

    洛浅淡淡一笑,回握住他的手。

    两人手牵手走了出去。

    慕云靳去开车。

    洛浅站在一旁等,思绪万千。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发现半个小时前温漓发了条消息:别怕,真被你老公赶出来了,我包养你!

    看到那条消息,洛浅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情好了不少。

    有朋友关心的感觉真好,而小陶

    车喇叭声响了起来。

    洛浅抬头,才发现慕云靳已经开车出来了。

    她急忙打开了车门,上了车。

    慕云靳伸手,一如既往的帮她系安全带,问道:“怎么了,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没有。”

    洛浅摇了摇头。

    慕云靳帮她系好安全带,收回了手,开车回了别墅。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心情有些低落。

    洛浅也没敢说。

    总觉得这件事是自己背着他做的。

    所以她很愧疚。

    回了别墅,她给他放了洗澡水,准备好了明天的衣服。

    他去书房处理了几个文件。

    回来的时候,她放好洗澡水,已经睡着了。

    慕云靳站在床前,看了她几眼,拿了浴巾进了浴室。

    洛浅累了一天,睡得很沉。

    迷糊中,忽然感觉有人压了上来。

    之后,她的衣服被剥掉。

    她心中一惊,猛地睁开了眼睛,便看到了他那双深邃的眸子。

    “老公。”

    她清醒过来,眼神微闪。

    “嗯。”

    慕云靳轻轻应了一声,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吻,低声道:“别多想,我没怪你。”

    虽然她瞒着他,揭穿了他的母亲。

    但是他并没怪她。

    他只是在反思,到底用什么办法,去平衡两人的关系。

    洛浅心尖一颤,她一直想等他说这话的。

    他再次吻上她的唇,什么都没说,动作渐渐急切起来。

    其实,他内心是慌乱的。

    所以,他不想等到明年。

    他想她能尽快怀上他的孩子。

    用孩子拴住她,目前是他唯一想到的办法。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动情的回应他的吻。

    她的心也很杂乱。

    所以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消解心中的恐慌。

    叶澜失魂落魄的回了别墅。

    杨沫沫不在。

    当她看到媒体冲进去的时候,便知道一切都败了。

    事实上,洛浅也没让人去别墅找**。

    她只是故意那样说,让叶澜承认自己做过的事罢了。

    不过这会子杨沫沫正开车在小道上溜达。

    车上还有一个人。

    “你比我还大两岁啊,真不像,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大呢。”

    江莫坐在副驾驶上,看向杨沫沫的目光,满是爱慕。

    “怎么,嫌弃我年纪大了?”

    杨沫沫嗔了他一眼,风情十足。

    还没二十岁的毛头小伙子,哪里能经得起这般撩拨,顿时脸颊一红,心猿意马,心砰砰跳个不停,“不是,不是,我是说你漂亮。”

    他跟纪珍出门不久,就碰到了杨沫沫。

    杨沫沫主动搭讪送他们回去。

    他又借口送杨沫沫出小区。

    然后,然后两人就开着车压马路,说说笑笑间杨沫沫拿下了江莫的少男心。

    安大小姐的丑事,传遍了大江南北。

    所有人都在津津乐道此事。

    还有人挖出安莹儿想要嫁给慕云靳的事。

    无数人纷纷怒骂安莹儿,这等德行居然还想嫁给慕少。

    有的媒体写她当时跟杨俊禹在一起的时候,要谋害洛浅的细节。

    于是,安莹儿恶女人的名声坐实。

    同时,安家公司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

    公司周转不足,安宗光拆了东墙补西墙,却还是补不上窟窿。

    再加上安莹儿突然出事,让他焦头烂额。

    安家的公司以最快的速度倒了下去。

    同时爆出一些黑暗的内幕,让同行唾弃不已。

    三天,只是短短的三天。

    安氏宣布破产。

    而接收安氏的不是别人正是慕云靳。

    慕少以最低的价格收购了安氏。

    安宗光垮台。

    安家由富庶之家,变成了穷光蛋。

    安莹儿也不是再是什么富家女。

    公司破产,女儿名声尽毁。

    钱静仪闹到了别墅。

    这几日,叶澜还恍惚着,不知到底该不该与慕严离婚。

    钱静仪不顾一切的闯了进来,拿起桌上的杯子,对着叶澜便砸了过去,骂道:“叶澜,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你居然指使你儿子毁我安家,指使你儿媳毁我女儿,我要杀了你!”

    叶澜匆忙躲过,心有余悸的看着她,“钱静仪,你发什么疯,你女儿不检点,与别的男人上了床,行为如此恶心,你还想让你女儿嫁给我儿子,你当我们慕家好欺负呢!”

    不说这事还好,说起这事叶澜便气的要死。

    什么温柔贤淑,知书达理,原来都是装的。

    跟别的男人开房,居然还想要嫁给自己的儿子,简直让人恶心!

    叶澜是不喜欢洛浅。

    但是她爱自己的儿子,如今安莹儿真面目暴露,她怎么可能还让安莹儿嫁给慕云靳?

    “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你以为我不知道!”

    钱静仪气的冲叶澜怒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