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09章      这婚离还是不离

    其余人的心情也都不美妙。

    尤其是揭穿了叶澜阴谋的洛浅,更是心中一片冰凉。

    她真的没想做那么绝的。

    洛浅垂眸,掩饰着悲痛的情绪。

    老爷子气的几乎昏厥。

    听到动静,洛浅抬起头来,见老爷子身子一直在颤。

    吓的她急忙上前扶住老爷子,愧疚道:“爷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不好,都是因为我,我们一家人才变成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我在慕家,你们一家人还会好好的,永远都不会闹出这种矛盾。”

    大概一切的不和谐,就是从她嫁入慕家开始吧。

    对此,洛浅真的很愧疚。

    老爷子本来身体只是有点小毛病,可却因为她的事,屡次被气的住院。

    若她没有来到这个家,一切就都不是这个样子了。

    她的确斗赢了叶澜,揭穿了叶澜的阴谋。

    让老爷子看清楚了叶澜的真面目。

    但是,那又怎样呢?

    一家子人终究是闹了太多的别扭与不和。

    原本好好的一个家,已经变得很乱了。

    “不怪你,不怪你,是我们慕家家规不严,家规不严啊。”

    老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

    老实说,对洛浅他实在愧疚。

    人家丫头嫁到慕家,遭受了多少委屈。

    而自己这个一家之主,竟然连儿媳妇都管不住。

    洛浅抬头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慕云靳。

    慕云靳什么都没说,静静的望着她,神色复杂。

    洛浅有些心虚,垂了眼眸。

    这件事,她是刻意瞒了他的。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怕他阻拦,其实才如此。

    她并没那么想。

    她只是不想让他出手揭穿他的母亲。

    但是,她这样做,受到伤害的不是她是叶澜。

    叶澜就算再错,也是他的母亲。

    他夹在中间,也实在为难。

    “丫头,扶我回去。”

    老爷子沉默许久开了口。

    他的情绪已经没之前那么激动了。

    洛浅回眸看了一眼温漓,“温漓,谢谢你,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没事。”

    温漓冲她淡淡一笑,先下了楼,开车走了。

    这是洛浅的家务事,她也就帮个忙而已,没什么多说的。

    洛浅扶着老爷子下楼。

    一家人坐车回了老宅。

    老爷子单独叫洛浅去了卧室。

    洛浅端了水,又拿了药给老爷子吃。

    老爷子吃了药,平复了下心情,才看着洛浅叹道:“孩子,是我们慕家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但是不管怎样,臭小子是喜欢你的,所以不要为了你婆婆做的那些事与他离婚。”

    “爷爷看到出来,你在臭小子心中的分量很重,你若是离开他,他就只能孤独一辈子了。”

    “这孩子以前我们也没怎么关心过他,才让他养成了这么一个清冷的性子,也就遇到了你,他有所改变,因此爷爷希望你不要离开他,可以一直陪在他身边。”

    老爷子心明眼亮,看透一切。

    所以他担心的是两人的婚姻。

    他明白物质是留不住洛浅的。

    而洛浅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

    这孩子从最初的单纯善良,变成现在精于算计,完全是被逼的。

    但是老爷子倒是希望她能这样。

    只有真正的成长起来,才不会被阴谋诡计所算计。

    叶澜毕竟是他们慕家的人,他还可以插手。

    若遇到别的人,洛浅不会算计,只怕会摔跟头。

    生活啊,总是这样的残忍。

    它喜欢用事实去抹杀你所有的天真与良善,让你变成一个满腹心计的人。

    这就是生活,生活教会人成长,也教会人残忍。

    洛浅没想到,事情闹到这一步,老爷子还这般维护她,心中难免有些酸涩。

    她点点头,轻声道:“爷爷,您放心,我不会离开云靳的,我会跟他好好过日子,然后生几个可爱的孩子,让他们整日围着您,缠着您。”

    听到这话,老爷子的情绪好了许多,笑着道:“好好好,爷爷最喜欢孩子了。”

    而慕严跟慕云靳父子两个也在楼下说话。

    父子两个大概有很多年没这样认真的坐在一起,去探讨一件事了。

    两人都有自己的主张,向来是彼此不干涉的。

    父子两人最先是沉默的。

    沉默许久,慕严开了口,“云靳,如果我跟你妈妈离婚,你会阻拦吗?”

    这么多年夫妻,相敬如宾,也算和睦。

    但是叶澜三番五次做出这样的事,搅的慕家不得安宁。

    还因为这些事跟他大闹,甚至气的老爷子住院。

    所以,慕严是越来越不待见叶澜。

    他想离婚,不是因为洛浅的事。

    而是觉得与叶澜无话可谈。

    叶澜也不给他好脸色。

    夫妻两人形同陌路。

    “您想好了?”

    慕云靳沉默片刻,看了父亲一眼,“我跟浅浅不会因为这些事离婚,我们之前已经沟通过了,我们有我们的生活,所以妈离开这家也好,不离开这个家也好,她都干涉不到我们。”

    “所以,我不希望您因为我们的事离婚。”

    那样他跟洛浅便是罪人了。

    “并不是为你们。”

    慕严摇头,无奈道:“你妈性子越来越偏激,她甚至去你那闹自杀,你派人将她送回来之后,我也试图跟她谈,结果她却以为我要害她,在家中整日与我吵架,我跟你妈实在是走不到一起了。”

    他感觉跟妻子已经无话可说了。

    所以,他想离婚,其实是因为夫妻关系已经出现裂痕了。

    有哪对夫妻是这样的?

    慕云靳点点头,“嗯,爸我只是不希望您因为我们的事情离婚,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不干涉,但是我妈在这个家这么多年,除了浅浅的事情以外,并没做过别的什么错事,所以我还是希望您能好好考虑。”

    为人子女的,哪能真的劝说父母离婚的。

    慕云靳是不希望他们离婚的。

    恰巧洛浅从楼上下来,听到了二人的对话。

    慕云靳抬头看了她一眼,对她招了招手,“浅浅,过来。”

    刚刚他跟她一直没有任何交流,来的路上也是。

    她心中有些疙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的缘故。

    总之,刚刚二人之间很奇怪,似乎有些冷淡。

    这次到底是慕少先开了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