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05章  准备围堵洛浅

    老爷子也出了院。

    虽然一家人在吃饭,但是谁都没跟谁说话,冷淡的很。

    尤其是叶澜跟慕严这对夫妻。

    两人现在就跟陌生人差不多。

    各人住各人的屋子,平常连句话都没有。

    慕严也不管她。

    她若是离婚,他就签字,没什么好说的。

    对于一个执迷不悟的人,说多了完全是浪费感情。

    叶澜随便吃了两口饭,放下筷子就要上楼。

    正在这时接到了杨沫沫的微信。

    她打开看了一眼,面色一变。

    飞速的走到一旁,打开了录音。

    当她听到洛浅嗯温漓约好去找鸭的时候,整个人都炸了。

    “贱人!”

    她气的怒骂一声,浑身颤抖。

    还在餐桌旁的慕严,神色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满是厌恶。

    他真不知以前那个知书达理,高贵端庄的妻子到底哪里去了。

    叶澜气了一会。

    忽然转身走到餐桌前,看着慕严与慕老爷子道:“爸,您的好孙媳,今晚要出去找鸭,您要去看吗?”

    她脸色一片冰冷,情绪紧绷着。

    她终于抓到那个女人的证据了。

    今日一定要那女人付出代价。

    正在吃饭的慕老爷子,在听了这话之后,骤然怒了,丢下筷子,猛地一拍桌子,喝道:“简直胡说八道!”

    “叶澜,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爸,是不是胡说,您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洛浅今晚连房间都定好了。”

    “她本性淫荡,喜欢到处勾引男人,我以前怎么说您都不信,但是今晚您去了,看到事实,不得不信!”

    叶澜硬气的很。

    满心以为自己终于抓住了洛浅的把柄。

    却不知道这根本就是一个局。

    她可以在洛浅身上装**。

    洛浅当然也可以反过来对付她。

    “你闹什么闹!”

    慕严脸色一变,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你别在这胡搅蛮缠丢人,赶紧回房间去。”

    老爷子身体都没好利索。

    怎么经得起这样的冲击。

    “慕严,我再说一遍,这次我有证据。”

    “你们跟我去看看,就知道洛浅到底是什么人了。”

    “你怎么知道的?”

    慕严皱着眉头,“叶澜,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不相信那个女人,自然派人盯着她,只要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现在她的尾巴已经露出来了。”

    叶澜当然不可能傻到说自己装**,那样听上去,实在太卑鄙。

    “我不信,浅浅不是那样的人。”

    然而,老爷子根本不相信她胡说八道。

    “爸,信不信您先去看看,若我说的是真的,洛浅必须滚出慕家,若我说的是假的,那么我就跟慕严离婚!”

    叶澜为了这事,已经豁出去了。

    “我不会去看的,我相信我孙媳,若我真的去看了,对浅浅那是不尊重。”

    老爷子摇了摇头,脸色铁青。

    他相信洛浅绝不是那样的人。

    所以,叶澜说什么也没用。

    “爸,您就算要我死,也得让我死的明白,这件事千真万确,您居然非要视而不见,难道您是默认了洛浅找鸭的做法不成?”

    叶澜脸色难看,气的要死。

    凭什么她说什么都是错的。

    “不然,您就这样让我离开慕家,我不服气。”

    “洛浅本来就是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所以我之前做的那些,根本是为我儿子好,为慕家好,我没错!”

    叶澜冲着老爷子怒吼。

    慕严沉思片刻,而后道:“爸,咱们去看看吧。”

    叶澜不可能傻到拿这事开玩笑。

    毕竟刻意的诬陷,没有实质证据,也是没用的。

    所以,慕严想去看看。

    “好好好,今日我就让你明白明白,谁对谁错,备车。”

    老爷子气的怒喝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步子虽然缓慢,但每走一步都铿锵有力,沉稳的很。

    叶澜急忙追了上去,吩咐司机往哪开。

    这次,她要慕家所有人都看清楚洛浅的真实面目。

    她没有给慕云靳打电话。

    却准备了相机,打算多拍些照片给她儿子看。

    事实上,这一切慕少都知道。

    虽然洛浅也没说。

    但那些保镖毕竟是他的人。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什么。

    他也明白,洛浅是不想让他横亘在她跟母亲中间为难。

    因此,也就没说什么。

    那四个保镖的确在浅滩没动。

    但是酒店外却埋伏了另外一批人。

    所以洛浅的安全绝对没问题。

    赶去的途中,洛浅有些抱歉的看着温漓道:“温漓,抱歉,这种事其实不该牵扯你进来。”

    “说什么傻话呢,你也知道,我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

    “再说了,我也要趁着自己没结婚,好好学习学习,免得结婚之后也被欺负。”

    “浅浅,看到没有,后面的狗腿子跟的还挺紧。”

    温漓的目光放在后视镜上。

    杨沫沫的人一直跟着。

    确实怕洛浅耍他们。

    而洛浅之前也调查过。

    杨沫沫跟杨俊禹关系并不怎么样。

    所以杨俊禹去找安莹儿,肯定不会跟杨沫沫说。

    “就让他们跟着吧,左右我们都安排好了,我的人已经在酒店里了,不怕他们。”

    洛浅懒得去看后面的狗腿子,靠在座椅上,有些疲惫。

    不知这次把安莹儿干掉之后。

    还有没有老公的青梅竹马冒出来。

    “浅浅,我发现你跟以前不一样了,变得更有气场了。”

    初见的时候,她大概还是那个有些懦弱的小姑娘。

    虽然谈论作品的时候,透着自信。

    然而处理事情上,性子还是太软。

    但是现在才一两个月,却完全变了样子。

    身上那种软软绵绵的气质没了,人变得尖锐起来。

    闻此,洛浅淡淡一笑,眼神复杂,“经历这么多事之后,再不改变,就真的是傻子了。”

    温漓愣了愣,轻轻叹息一声。

    这大概就是经历过事情之后,所演化出来的沧桑感吧。

    明明才二十岁的姑娘。

    想想她以前也挺单纯的。

    虽然骄纵,但心还真没那么黑。

    自从工作之后,看多了也经历多了那种尔虞我诈,便找不到自己最初的模样了。

    人呐,总会变得成熟冷漠。

    不是谁都有资格,有运气做一辈子无忧无虑的公主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