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503章  她要揭穿安莹儿

    慕云靳冷漠的看着叶澜,竟然没有任何同情的意思。

    “不签。”

    他薄薄的双唇,漠然的吐出这两个字,神色坚定。

    不签,他跟浅浅谁都不会签。

    经历过这么多事,两人早就变了。

    洛浅当初签过好几次离婚协议。

    但如今她已经不是那个柔弱的小姑娘了。

    她会努力的用尽所有力量,去守护自己的感情与婚姻。

    婚姻是相互的,她不能只让慕云靳抓着她不放。

    只有两人相扶相守,不离不弃,紧紧抓着彼此。

    他们的婚姻才能稳如磐石,谁都无法撼动。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夫妻同心吧。

    “你,你,你”

    叶澜连说三个你字,几乎被气出了心脏病,心中一片北凉。

    这就是她养大的儿子啊。

    倾注了全部心血养大的儿子,却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

    儿子这样绝情。

    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叶澜苦涩一笑,随后点了点头,“好,好,好啊!”

    “这就是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真是好啊。”

    声音悲凉,闻者叹息。

    叶澜闭上眼睛,右手用力,朝着自己的脖子,毫不犹豫的划了下去。

    洛浅愣愣的看着,面色苍白。

    她婆婆宁愿以死相逼,也不愿意让她留在慕家。

    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

    叶澜自杀,洛浅没有出手阻拦,慕云靳也没有出手阻拦。

    然而,即便如此,叶澜也没能成功。

    一枚小石子飞进来,砸在叶澜手腕上。

    叶澜手中的**应声落地。

    其实,刚刚保镖已经准备好了。

    洛浅跟慕云靳心中都有数。

    叶澜绝不会有事。

    所以他们没出手阻止。

    不然,慕少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身母亲出事。

    叶澜的手腕被打肿。

    她脸色一变,着急的想要去捡**。

    见此,洛浅急忙上前,弯腰将**先一步抢了过来。

    **上面还沾着叶澜的血,血腥味让人难受。

    洛浅拿着**连连退后,脸色难看的紧。

    “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啊。”

    风姨放下手中的事情,火急火燎的跑出来,拉住了叶澜,急道:“夫人,少爷可是您的亲生儿子,他跟少奶奶在一起,过的好好的,夫妻两个恩爱无比,您怎么非要拆散他们呢?”

    “你给我让开。”

    叶澜伸手推开了风姨,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老爷子的人,老爷子偏向洛浅,你自然也是。”

    “但是这个女人,谋夺慕家的财产,破坏我儿子原本的幸福,你们都眼瞎了看不到吗?”

    “云靳是应该娶莹儿的,像是我们这样的人家,压根就不该娶这样一个女人进门。”

    “她是孤儿出身,一直贫寒,所以对金钱的野心极大,她进慕家为的就是我们家的钱。”

    似乎在叶澜的认知里,只要缺钱的人,便一定会为了钱不择手段。

    而洛浅一直就是最缺钱的人。

    “少奶奶不是那样的人。”

    风姨着急的解释,叶澜却根本不听。

    她转头,一脸漠然的看着洛浅冷笑道:“怎么,这是不敢让我死了,你也怕了?”

    “但是我告诉你洛浅,只要你一日不离开我慕家,我就会逼你一日,总有一日,你会离开这,滚的远远的,不会祸害我儿子!”

    叶澜执念已成魔。

    势必要跟洛浅死磕到底。

    洛浅握着**的手微微一抖,感觉心脏像是针扎一般疼。

    即便她能反击,能辩驳,可看到叶澜这般,也实在是心累。

    “我不会跟她离婚。”

    慕云靳忽然上前一步,将洛浅挡在身后,避开了叶澜阴毒的目光。

    “妈,您不必费力气了,哪怕我死,她都是我太太。”

    这份爱,即便带到坟墓里,也绝不会改变。

    “送夫人回去!”

    慕云靳冷漠的吩咐了一声。

    保镖便将叶澜拽走了。

    小程送了叶澜回去。

    而叶澜还在震惊中无法回神。

    即便带到坟墓里,也无法改变。

    儿子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那个女人会邪术不成?

    “浅浅。”

    叶澜走后,慕云靳转身,将洛浅手中的**夺过来,扔了出去。

    他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拍拍她的背道:“让你受委屈了。”

    这种委屈不是一次两次,连他都很无力。

    可偏偏那人是他的母亲。

    若是别人,打一顿早就老实了。

    但是他母亲又能怎样呢?

    叶澜带来的离婚协议书,还静静的躺在床上。

    上面所写的内容,实在让人恶心。

    “我没事。”

    洛浅窝在他怀里,好大一会,方才回过神来。

    “我上楼去换衣服了。”

    她冲着他淡淡一笑,情绪已经恢复正常。

    但他知道她心里一定不好受。

    不过,经历这么多,洛浅已经很会调解自己的情绪了。

    她换过衣服,去了衣帽间,看着那些还没拆掉**的衣服,眯了眯眼睛。

    叶澜这么相信安莹儿,死也要把安莹儿弄进慕家来。

    那么她就设计一场好戏,让安莹儿的丑陋彻底曝光在众人视线下。

    她就不信,当安莹儿的丑事曝光在叶澜眼前时,叶澜还能若无其事的,将这女人弄到慕家来当儿媳妇。

    想通了这些,她心情好了不少。

    陶小陶发了微信来,拍了一张彩超单子。

    说孩子目前没看出有什么问题。

    因此她决定继续养胎,若是真没什么问题,便生下来。

    她现在住在自己家。

    陆莫寒会经常过去照顾她。

    两家也在商量两人结婚的事,一切都顺理成章。

    只是陶小陶跟洛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

    一周联系一次,说几句话罢了。

    这次却是话很多,“浅浅,看到彩超了吗,宝宝才一点点,但是我已经能幻想出他的样子了。”

    “虽然我吃了药,喝了酒,但是宝宝很顽强,真是幸福。”

    “对了,你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看样子我儿子要当哥哥了呢。”

    看到这些字眼,还有那张彩超单,洛浅的心忽然像是针扎一般疼。

    她垂眸,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如果,如果那个孩子还在的话,也有好几个月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她一直没有敢去想过这个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